笔趣楼 > 网游之邪龙逆天 > 第9章 萝莉果果 上

第9章 萝莉果果 上



    在《命运》世界,为了众多玩家的感官承受,在攻击时所造成的血腥效果都被完全屏蔽,不会出现断首断肢之类让人无法承受的血腥场面。躲过了三只狼的攻击,叶天邪的反击转瞬而至,在第二只野狼身上连刺两剑后,它们才终于从狼狈中回转身体扑了回来,而这次三只野狼几乎是同一时间撕咬向了他的身体,叶天邪眼睛一眯,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前冲,险而又险的从两只狼的身体中间一穿而过,而移动的过程中顺便在第二只狼的身上划了一剑,停身之时,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它们的背后,又是连续两剑。他攻击的目标毫无例外都是第二只狼。

    -13,-15,miss。

    在连续遭受五次攻击后,第二只野狼的血槽已经空了近三分之一,它感觉到了痛,嚎叫着转身再次扑咬,但那个身影仿佛又一次预知到了它们的动作,身体一矮,右脚一蹬地面,竟保持着一个极矮的姿势平平前滑了近两米的距离,一反身又是随意两剑。

    如果此时有别的玩家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一个等级0级,全身新手装备的玩家竟**对战着三只五级的怪物,而在他连续攻出十几次后,三只行动力很强的怪物却连碰到没有碰到他。

    甚至,他连技能都没有使用过。

    即使是0级的玩家,也会自带一个见习职业的见习技能。而全世界只有叶天邪一个例外,他没有技能,没有职业,只能以新手剑并不华丽的砍、劈、刺……

    叶天邪的身体如一晃动的鬼影般在三只野狼的攻击下游走,挥舞的新手剑不时带起野狼的嚎叫声。不足半分钟的时间,在一声无力的狼嚎中,那被叶天邪定为唯一攻击目标的野狼终于倒了下去,并爆出一个光芒黯淡,形似钱币的东西。

    两只。叶天邪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几分,变被动为主动,直接冲向前去,一剑割喉。如果这是现实世界,那么他的这一剑毫无疑问会带起一个洒血而飞的狼首。

    -12,-12,-14,-13,-12……

    一个武林高手即使拿着一根树枝也能战胜持有神兵利器的庸手。

    叶天邪那超出常人数倍的反应力、感知力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而这也同时是他纵横游戏世界的最大资本之一。在那没有任何华丽光芒的新手剑下,又是一只野狼很快在哀吼中倒下。叶天邪带着一脸得意的笑,不紧不慢的蹂躏着最后一只野狼……没错,一个0级全身新手装备的玩家在蹂躏一个5级的怪物。

    -15,-14……

    在最后一只野狼血槽被清空的那一刻,叶天邪动作缓了一缓,任由那狼爪拍在他的身上。

    -21!

    一丝微微的痛感从被狼爪抓到的地方传来,叶天邪瞥了一眼头上的伤害,随手一剑将它解决。

    三只野狼全部毙命,叶天邪小舒了一口气,目光扫了一下地面。三只野狼的尸体旁边,除了第一只被他杀死的野狼爆出的那钱币状物体外,别说狼的眼睛,连根狼毛都没有。他为0的幸运让在他手下死亡的怪物爆率全部取最低值。

    叶天邪蹲下身来捡起那个钱币,无语的看着上面标注的字样,冒着巨大的危险拼死拼活越五级杀了三只怪物,竟然就得到了一个铜板……换算成现实货币,也就是一分钱、

    【命运世界,一金币=10银币=100铜币。按照官方宣传,开通货币兑换后,1金币=1华夏币。】

    将这在命运世界里得到的第一份收入放入背包,叶天邪翻|弄了一下野狼的身体,然后猛的一拍脑袋……狼的眼睛,从怪物的尸体上取东西需要“采集术”才能做到,自己竟硬是给忘记了。

    照以往的经验,这些基础的生活技能一般可以在新手村的村长那里所学到。

    叶天邪起身,正准备考虑要不要先回新手村一趟时,胸前传来的熟悉触感让他顿时呆鄂了一下。他试探着将手伸向脖颈,然后在那里摸到了一根熟悉的细线。

    这是……

    他拽了一下那根细线,顿时,那个他每天都戴在身上,连睡觉都不离身的黑色挂饰被他拉出了新手衣。将它握在手里,叶天邪怔怔的看着这个全身镶嵌着七个不同形状的孔洞,周身释放着妖异黑光的饰品,目光呈现着一种复杂的呆滞。

    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是命运世界吗?

    之前有着新手衣的阻隔,他并没有注意到什么。而从他从蹲姿站起时,那耷拉下来的挂饰瞬时贴到了他的胸前,略显冰冷的触感终于让他察觉到了异样。手中的东西和在现实世界时一模一样,就连孔洞和形状和独属它的微弱七彩暗光都没有丝毫的区别。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实中的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这完全是一个违背常理的事实!

    在他发愣间,被他握在手中的黑色挂饰忽然闪烁过一瞬间的白光,那骤起的光芒有些强烈,闪了一下叶天邪的眼睛,当他的目光再次转回时,那白色的光芒竟缓缓从上面脱离,在叶天邪错愕的目光中慢慢飘向上空,如一个小型的白色太阳般漂浮在了他的眼前。

    “哦啦啦……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自由啦,终于自由啦,哦啦啦啦啦!”

    叶天邪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稚嫩甜美悦耳,却又张狂的让人想捂上耳朵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和他整整纠缠了一辈子,让他又爱又无奈又头疼又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打屁股。

    白色的光芒变淡,消散,一个娇俏的人影出现在了叶天邪面前,这是一个头发漆黑,目如星钻,皮肤和衣裙又纯白无暇的小女孩……这的确是一个“小”女孩,不仅仅是她看上去最多十二三岁的年纪,就连她的身体,粗看只看也不过三十公分的高度。

    叶天邪眼睛瞪大,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任谁看到这样的一个小女孩伴随着如此猖狂的声音出现,都无怪乎两种反应——一种目瞪口呆,另一种是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没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