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网游之邪龙逆天 > 终章 最美丽的奇迹

终章 最美丽的奇迹



    距离地球的劫后余生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三年的时间足够人们淡去对那场并没有爆发的灾难的记忆。人们重建着被毁掉的家园,生活越来越趋于平静祥和,这场灾难,也让地球上的人们真正清醒的认知到他们只有一个家园,必须要全力全心的去呵护着它,不再放肆的向它索取。但,那些在最后时刻“辟谣”的元首们的记忆并没有被抹去,“叶天邪”这个名字被他们记入了国家最高保密级别的档案中,只有每一届的元首才有资格获知。也是因为这个名字,再无一国敢对华夏国有半分不敬。而那些在灾难来临之前丑态尽现,或者丢弃国家逃走的元首与官员,他们或者成为阶下之囚,或者成为了被唾弃的对象。

    一处乱世嶙峋的断崖之前。

    叶天邪和璃仙儿将抱在怀中的白色花束放在崖边的墓碑之前,互牵着手并肩跪下,默默的凝望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叶涯。

    “哥哥,我和仙儿来看你了。”叶天邪抿着嘴唇,对着墓碑轻轻的说道,脑中,浮现着叶涯生前的一颦一笑:“如果不是因为我,哥哥的一生一定很精彩。现在应该已经和心爱的女孩结婚,并有了可爱的小孩子。全部是因为我,哥哥却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生命也是为了我,哥哥受了那么多的苦楚”

    “而我,却无法为哥哥做些什么只希望,哥哥可以见证着我和仙儿的幸福,在另一个世界再无牵挂。”

    “无论我曾经是谁,现在的身份又是什么你都永远是我的亲人,我的哥哥。永远都是”

    叶天邪和璃仙儿闭上了眼睛,默默的跪在那里,用最虔诚的心为远在天堂的他祈福着一直到夕阳即将收回它的余晖。他们才从墓前站起。离开了这个他们今后每一年都会来的地方。

    “累了吗”带着叶天邪回到家门口,璃仙儿整理着他额前被山风吹乱的头发,关切的问道。

    叶天邪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可是有着神龙躯体,不过是力量没有恢复而已,哪会这么容易累。”

    璃仙儿莞尔一笑:“虽然是这么说,但她们现在可把你当刚出生的小宝宝一样保护着,这次还是偷偷出来的,进去的时候,可别怪我不帮着你哦。”

    叶天邪:“”

    叶天邪的手刚放到门上,门已经忽然被从里面打开,苏菲菲那张明媚无双,但挂着焦急和些许怒意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叶天邪稍稍缩了下脖子,讪讪笑道:“菲菲,我回来了。”

    “天邪你,你怎么又不听话的随便乱动,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苏菲菲上前扶住叶天邪的身体,又是心疼,又是责怪,眸子甚至有眼泪在打转。

    叶天邪连忙说道:“我的身体真的没事的,只不过是有点脱力,又没有其他的状况”

    “还说没事,难道一定要有事了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过姐姐,想过小希她们你如果再像几年前那样出了事,你让我们该怎么办。”

    叶天邪立即收声,乖乖的顺从苏菲菲,在她的搀扶下躺倒了客厅的沙发上。不一会,司徒落雨、慕小妖、辰心辰雪全部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半担心半责怪的询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自从三年前误以为叶天邪已经在元素劫中灭亡后,她们全部崩溃等他如在梦境中那般归来时,她们将他如婴儿般呵护着,再也不要看到他受到任何的伤害,再也不允许他去做任何危险的事,

    其实,叶天邪很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真的只是暂时性的力量亏空而已,并没有什么外在或内在的实质性伤害,修养几年,就可以完全恢复最巅峰时的状态。

    被辰雪扶着回到房间,又被她拉着躺下,众女这才放心的离开让他安静的休息。叶天邪闭上眼睛,又一次回想起了三年之前

    在元素劫的世界里,他们奇迹一般的合力将核心完全粉碎。虽然没能让元素劫消散,但让不可毁灭的元素劫因失去核心而变成了可毁灭状态。六万公里的区域,刚好可以被命运之刻的最终毁灭技所完全笼罩,于是,他以命运之刻,释放出了最后的禁忌之芒他本以为,那会是他和仙儿所看到的最后的色彩。

    天戮之后,他的意识全无。但三年前的一天,他却醒来,醒来之后,他看到了仙儿,看到了夭夭和小贝也看到了日夜陪伴着他的女孩们。

    他竟然没有死没有被天戮的力量所毁灭。

    但是,直到今天,他依然不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被天戮所毁灭,不知道最后是什么将他、仙儿,以及四个伙伴送到摆脱灾难的地球之上还是他的家中。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答案,那么,只有可能是“奇迹”。

    “宝儿,是你又一次的救了我吗”握着手中七种色彩全部暗淡,三百年后才会恢复的命运之刻,叶天邪呢喃道。他伸出手指,抚摸着紫色的天心所有的命运之核中,天心暗淡的最为彻底,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色彩,昏暗几乎辨识不出那是紫色。

    收回命运之刻,叶天邪翻转过身体,看向了床边挂着的那个小小的床,里面,一个不到半米长的小巧女孩正香甜的睡着。三年前,他昏迷了半个月便已苏醒,但起码需要休息四五年力量才能开始恢复,而果果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

    “果果,早点醒来,听不到你的声音,我真的好不习惯。”叶天邪柔柔的说着,然后伸出小指,在她小巧的鼻尖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而就在他的手指即将离开的时候,他看到那两扇蝶翼般的羽睫轻轻颤动了一下,随之,一双如星钻般的眼眸缓缓的张开。

    “果果你,你醒了”叶天邪几乎听到了自己内心融化的声音,他看着那双释放着迷蒙目光的眼眸,激动的轻喊着。

    “唔啊呜”果果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从小床上坐起身来,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揉了好一会自己的眼睛,这才看向叶天邪:“主人,果果好饿”

    “想吃什么我马上去给你拿。”睡了三年终于醒来,醒来后不激动不兴奋不问发生了什么,张口就喊饿果然是果果的风格。

    “当然是要吃主人的龙精”

    “这个,刚醒来就吃这个可能会太不好。而且你主人我现在的身体有那么一点点”

    “咿呀不管不管主人那时候明明说过回家之后果果要什么都会给的主人不可以说话不算数,就要吃龙精就要吃龙精”果果不依的扭动着身体,抓着叶天邪的手指一顿发脾气。

    居然还记得我当时说过的话,那就是没忘记那时候的事叶天邪顿时一头黑线,难道她就不想问问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好吧”叶天邪只能无奈的答应,捧起果果的身体,将她塞到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下面。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就被解开,“啾啾”的吮吸声从毯子下来传来。叶天邪舒爽的不断吸气,双手枕在脑后,半眯着眼睛享受着。“唔轻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咬小心不要像以前那样被忽然呛到”

    “咚”的一声,门被推开,小丫丫抱着他的手机飞来进来;“大哥哥,有你的电话是破军大哥哥的啊呀,丫丫的蛋糕还没吃完,就不陪大哥哥了哦。”

    说完,丫丫很不负责任把手机丢到床上,又“嗖”的飞了回去,还不忘记带上房门。

    叶天邪的眼睛睁开一条缝,顺手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屏幕便接通:“破军,什么事”

    “二哥听菲菲说你今天又不听话的跑出去了,你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电话那边传来左破军的声音。

    叶天邪嘴角一阵抽动,强忍着大吼的冲动说道:“我的身体一点事都没有啊”

    果果你给我轻点叶天邪身前向前一动,差点没强行顶入果果那小巧的嘴巴里,引来果果一阵“呜呜”的抗议声。

    “呃,二哥你怎么了”左破军连忙问道,

    “没事,就是有个小丫头咬我,说你的事吧。”

    “哦哦,我这边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东瀛那个岛国进来经济被打压的很惨,最近终于扛不住,腆着脸说要依附我华夏,成为我华夏的附属国。我老爸说这事最好过问下你的意见,二哥你看”

    叶天邪想也没想,漫不经心的说道:“附属他大爷,给他两个选择,要么成为我华夏的东瀛省额不,东瀛市算了,还是东瀛村吧,要么成为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二选一,没有第三个选择。”

    “这样啊好嘞,二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要是让那个首相知道是二哥你亲自发的话,还不吓得屁滚尿流,不但要答应,还得装出笑的比鲜花还灿烂的样子。”

    “这些破事你随便处理就行了。对了,好些天没见秋水他们了,都去哪里了”叶天邪问道。

    “秋水一个月前说随着身体里黑色力量的越来越强,脑子里出现了很多陌生的画面,还莫名其妙的说他有可能上辈子就和你认识。貌似还说自己可能还有个名字叫妖劫,然后说要闭关修行,说不定出来的时候,可以想起很多东西。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反正是到现在都还没出来。小杰现在要接管凌家家主之位了,因为凌云主动退让,说他更适合成为家主,虽然凌杰年纪最小,那凌家之中。包括凌云在内已经没有人能在他剑下走过十招。刹那、无情还有逍遥目前正在环球旅行,号称要徒步走遍全世界,认识各国的妹子不过,游戏里,他们都已经很少去了。”

    叶天邪默然。三年过去,命运依然和人类的生活紧密相连,不可或缺。但无论是“邪天”,还是“天魂”,都已经成为了命运的传说。叶天邪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达成了进入命运的目的,天魂在里面也已再无敌手,无敌自然寂寞,他们越来越少了进入命运世界的理由。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在命运世界公开出现,都会引起长时间的轩然大波。

    同时,“邪天”这个名字也注定被迷失大陆所永记,成为人人世代朝拜的最高英雄。他消弭了迷失大陆的灾难,让魔族再不入侵。同时还集齐了五圣兽的最后残魂,并在两年前让它们分别重生。自此,迷失大陆再次出现了曾被灭亡的五大守护圣兽,迷失大陆为之欢腾了很久很久

    不过,直到现在,依然没有玩家知道命运世界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着的希耀之星或许到了命运世界“关闭”的那一天,也不会有人知道。

    挂掉电话,叶天邪闭上眼睛,回想着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内心一阵唏嘘。血魄轮回不会完全消抹记忆和力量,看来,慕容秋水也已经快要觉醒当年的回忆了。当年,万钧、妖劫、风鬼是他身边的最强三战将,也是他生死相交的兄弟,也是他们,纵然与整个天域为敌也要挡在他的身前。再世为人,他们成为破军、秋水、逍遥,依然全部在他的身边,这是命运的安排,也是一种无法切割的羁绊。不知道他们全部觉醒记忆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番感慨。

    “叮铃”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叶天邪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下身越来越强烈的温热湿滑感让他再次吸了吸气,这才接起电话:“哪位”

    “圣主大人好,是我,璃恨。”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冷硬的声音。

    “哦,葬天哦嗯这么时髦,居然用起手机来了。用灵魂传音不是更方便么还有,不要再喊我什么圣主,我现在还不是什么圣”

    “你是圣子大人的主人,自然就是圣主。你和圣子大人总有一天会结合,到时候自然会成为圣。”葬天用一成不变的声音说道。

    “好吧,你喊我什么事”叶天邪无奈道。

    “我父王让我传话给你,父王说”一向干净利落的葬天难得的憋了半天,才把后面的话说下去:“说现在破灭神族人丁凋零,需要大量新血脉诞生,但破灭神族女性本就极少,又不能和非神的人类结合,所以父亲问你什么时候把星儿娶了,然后多生几个小破灭之神。”

    叶天邪:“”

    “就就这件事,那么祝愿圣主早日安康,早日成圣。”

    砰

    不用想,是那边的葬天不知道怎么挂手机,直接给捏爆了。

    话说,自己和星璃爱爱的次数也不少了,怎么就一直没动静

    嗯嗯难道真的是自己不行

    叶天邪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想法掐灭,男人,在任何时候都千万别说自己不行。

    毯子下面的小果果吸咬的动作越来越快,甚至有很多次分明在很努力的想用自己小巧的唇瓣将他吞没下去,但失败是肯定的。每次做这种事的时候,果果都会表现出最强的耐心,不管多久,不吸出来绝不罢休。

    紧闭的房门被一下子推开,小希带着清新的空气如一只快乐的小鸟般小跑了进来。

    “哥哥,我回来了”小希雀跃着跳上床,一下子扑到叶天邪的怀中,然后用她那双美丽无瑕的星眸注视着他。现在的小希已经不再是那个无法睁开眼睛的小希。那场元素劫虽然给地球带来了一场小灾难,但也不是没有带来好处。叶天邪的最后一击毁灭了元素劫,也毁灭了地球周围的很多浊气,让地球上的太阳射线更加的纯净,甚至已不会再对天域之人造成影响。另一方面讲,有创世神族和破灭神族的同时保护,这个世界也根本没有谁能伤的了叶天邪,她也不再需要闭合着眼睛。于是,三年前,普洛斯解除了她身上的诅咒,让她回归了最美丽的状态。她的性情,也在这几年变得越来越活泼,让叶天邪逐渐开始看到当年那个龙希的影子。

    “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要好多天呢。妈妈一定很舍不得吧”叶天邪搂过小希的腰身,笑着说道。

    “嘻,因为人家想哥哥了嘛。”龙希搂着他的脖子,开心的说道。兴奋之中,她并没有注意到毯子下来传来的不正常的吮吸声。

    “妈妈她最近怎么样身体完全康复了吗有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妈妈的身体很好,心情也一直很好。我有喊妈妈一起来的,但妈妈说她习惯了天域的生活,并不想离开,让我们想她的时候,多回去看看就可以了。”

    “那他呢”想到那个人,叶天邪的神情微微变得复杂。

    “哥哥是说天帝吗天帝现在也已经完全康复,也不再寻死,他当年做下的事虽然差点葬送天域,但天域众人也都知道缘由,再加上哥哥有两神族臣服的关系,并没有谁有胆量责怪他,依然尊他为天帝。天帝他曾找过妈妈说过话,他说他并不奢望哥哥有一天会喊他父亲,能得到哥哥的原谅,他已经无限的满足,死而无憾。他说他会努力的活着,为哥哥管理好天域。”

    叶天邪:“”

    “其实,天帝他也很可怜的,而且当年为了哥哥,他不惜毁掉四天门,还差点自杀谢罪。哥哥就原谅他好吗”小希软软的说道。

    叶天邪微微一笑:“我早就已经原谅他了。算了,不说这些事了对了,你去找小梦和祈梦了没她们还不肯回来”

    小希眨了眨眼睛:“祈梦姐姐在进行神力觉醒的最后仪式,短时间内还不能回来。小梦她说害怕哥哥像上次那样当着很多姐姐的面打她屁股,所以不敢回来。”

    叶天邪“呼”的从床上坐起,一阵气恼:“这个不乖的婆罗做错事当然要打屁股把仙儿关了那么久打她屁股还是轻的居然还不敢回来看我下次不把她和她姐姐而不对,是女儿绑在一块一起惩罚”

    “惩罚要怎么惩罚呢小梦当年关仙儿姐姐也是为了她好呢,哥哥就不要生小梦的气了嘛。”小希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然后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其实,我骗哥哥的哦,祈梦姐姐和小梦是和我一起的回来的,现在就在客厅里呢。只是怕被哥哥打屁股,才不敢进来”

    “回来了”叶天邪“嗖”的把身上的毯子掀掉,跳下床冲向客厅:“这么久才舍得回来一趟,看我不打的她屁股开花”

    “啊啊啊果果的龙精果果还没有吸出来呢”

    果果尖声大喊的同时,房门也已经被无知无觉的叶天邪一把拉开。

    两秒之后,客厅里顿时响起女孩们的惊声尖叫

    “啊天邪,你你你你怎么不穿裤子”

    “呜不要看”

    “上面还沾着口水哥哥是不是又对小希做坏事了。”

    “天邪哥哥,今天好直接哦你是要一次把我们全部吃掉吗”

    “天邪弟弟,需要姐姐脱衣服么咯咯”

    叶天邪:“#”

    一年之后。

    “你这个浑小子”

    叶天邪以最快的速度将话筒远离耳边半米之远,好一会儿才转移回去,慢悠悠的说道:“苏伯伯,是谁惹您老生这么大的气。”

    “除了你这个混小子还能有谁”苏洛又是一声狮吼般的咆哮:“当年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那时说三年之内和菲菲成婚,现在呢已经五年了之前你身体不好也就罢了,我看你现在还能找出什么借口。”

    “额,苏伯伯息怒,我这不是”

    “你怎么处理你身边那一大堆女人我不管,但菲菲的事绝对不能再拖了。好吧,你们不想成婚也没什么,你身边的女人来头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天漂亮,倒也不能厚此薄彼,但你们能不能先把我外孙生下来我三年前把我外孙的名字都想好了,你们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们就不能理解一下我们老人的心情吗”

    “咳咳,苏伯伯息怒,您今年还不到五十,一点都不老”

    “一年之后要是再不给我生个外孙,我我我我我”

    “啪”,电话挂了。

    叶天邪:“”

    “噗嗤”,一直在旁边听着他们电话的苏菲菲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笑”叶天邪一手将手机丢开,然后神情一变,露出了色迷迷的表情,他一屁股坐到苏菲菲身边,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在她柔滑修长的大腿上摸索起来:“你看,你老爸都这么着急着抱外孙了,我们是不是要更努力一些呢”

    “不不许乱摸你个大色狼”

    “在床上呢,你要多学学你的仙儿姐姐,你仙儿姐姐可是什么姿势都愿意做的哦。对了,今晚你们姐妹就一起好了,记得到时候多向你的姐姐学习”叶天邪坏坏的笑了起来。

    “不不理你了”苏菲菲喘息着挣脱,红着脸颊跑回自己房间里。

    “又欺负沫儿。”璃仙儿端着一杯刚酿好的果酒放在叶天邪面前。叶天邪“嘿嘿”一笑,拿起来杯子轻轻饮了一口,然后一脸享受的咽了下去:“呼仙儿酿的果酒一次比一次美味,我都不忍心喝下去了。”

    叮铃

    耳边传来了门铃声。璃仙儿转身:“可能是破军他们来了,我去开门。”

    打开门,璃仙儿稍稍的怔了一子,因为门外站着的是一个是一个陌生的女孩,也因为,这个女孩长的太过漂亮,让她都有些微微失神。

    “小妹妹,你找谁呢”璃仙儿微笑着说道。除了熟悉的人,这里一般不会有外人踏足,面对这个陌生的女孩,她在怀疑着她是不是认错了门。但这个女孩真的很美,十五六岁的年纪,却生着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而且,她和小梦长的很像,只是要比小梦的表面年龄大一些。

    “仙儿姐姐,你笑起来好漂亮哦。我找老大,他在家吗”面对着她的微笑,女孩弯起纤眉,笑了起来。她的笑颜同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