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五章 急诊抢救 下

第五章 急诊抢救 下


  
      所谓人多力量大,这时明显的体现出来了,听得江源的命令,几个男人动作利落地帮着将已经开始恢复神智的孕妇抬进了诊室里去,而几个邻居婆娘都纷纷地跑回家去提着自家的开水瓶过来。
  
      旁边围观的小雨,这时听得父亲的提醒,也赶紧去江家的厨房里,帮着烧开水去了。
  
      诊室里,接生婆小心翼翼地将接生用具拿了出来摆到一旁的桌子上,转头看了看正在低声安慰着刚刚清醒过来媳妇的张大炮,小心地对着一旁的江源问道:“小江医师...你...会接生吧?”
  
      “嗯?”看着这明显被吓怕了的接生婆,江源哼声道:“你说呢?”
  
      看着江源那模样,接生婆不由地一愣,是啊...这小江医师才多大?这搁别人身上,只怕大学都还没读完,现在他已经不但医术了得,如果要是还会接生?只怕真是神仙一般的全才了。
  
      话说江源也确实是不会接生,这两年什么外伤都见过,绝大部分的各科医书也都看过,但是说接生,这还真是没机会试过;不过还好,这接生婆虽然刚差点被吓破了胆,但总算是接生经验还是丰富的。
  
      在江源的逼迫下,加上江老医师在一旁帮着坐镇,给这孕妇打了两针催生针,总算是又将这孕妇原本已经终止的产程继续了下来。
  
      只是花了大半个小时,等这婴儿终于顺利生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没了啥气息,一旁的张大炮看着接生婆倒提着孩子,把个脚底板拍得啪啪作响,但是却依然丝毫反应都没有,这不禁地是又慌了神,惊声叫道:“这...孩子...孩子是不是没了?”
  
      这外边一直聚集在那地等着里边消息的众人们,听得屋里张大炮的惊叫声,这心头都是一凉,刚明明听得接生婆欢喜的声音说出来了,但是一直没听到娃娃哭,难不成这小江医师费了这么大的劲,救了这张大炮媳妇,但肚子里这孩子还是没有保住?
  
      这屋里的江源看着那哭丧着一张脸的张大炮,以及那投过来救助目光的接生婆,这会也是傻了眼;刚救了这个孕妇,也算是凑巧,以前他见过类似的病人,而且对看过某临床医学书上的相关资料有些印象;但是眼前这抢救婴儿他可真没见过。
  
      见得江源这似乎不打算接手抢救的模样,那早已经视江源为再世神仙一般的张大炮这又是一把跪倒了江源面前,抱着江源的大腿又是哭嚎道:“小江医师...你好人做到底,这可是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我代表全家给你磕头啊...”
  
      江源郁闷地看着抱着自家大腿的张大炮,愣是没有想到,这张大炮这么大一条汉子,怎么就这么喜欢抱人大腿呢?
  
      看着那边接生婆托着那娃娃一脸求助地看着自己,还有那躺在门板上一脸苍白无力留着眼泪默默看着自家的那个张大炮媳妇,江源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像割肉饲鹰的那位佛祖呢?不管能不能管,都要插一手?
  
      话说,这两年各种临床医书,能弄来的都被队长他们弄来,填鸭子似的让自家看遍了,但是除了随队参战时,处理各种外伤战伤最是熟练之外,其他内科病都难得接触机会,更别说是这样的新生儿抢救了。
  
      这当年儿科临床的书是看过几本...但也是一掠而过,而且似乎还是一年半前看过一次,那书便在一次追击作战被丢弃了,便在怎么可能记...
  
      “呃?!”这刚想到这里,江源突然一愣,因为...他刚想到新生儿窒息抢救这几个字,突然脑海深处,便有一副图像从脑海冒了出来。
  
      这副图像图兼备,正是当初他看过的那本新生儿临床诊疗手册上记载的新生儿窒息复苏术那一个章节,那些字和图像清晰地一幕幕掠过他的脑海,仿佛这个章节就如同正是他昨日刚刚用心学习过,并详细的记忆下来的一般。
  
      江源愣愣地站在那地很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明明是不可能记得,而且就算当年印象或许比较深刻,但是当时只是翻阅了一两遍而已,怎么可能现在一下冒出来,还这么清楚全面,连用个什么药的剂量都记得这么清晰?
  
      江源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之间很深刻地认识到,自己这次自爆未遂而且突然带着那个怪异纹身穿越万里回到家,这其怕是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某种很奇妙的事情,否则怎么事情能够这么诡异?
  
      “小源...你想想办法,看还有什么法子救没?”这时一旁的江老爷子看着这模样,也是不忍地道,对于自家这个孙子,江老爷子突然越来越觉得看不透了,只觉得自家这个孙子似乎有些无所不能的模样。
  
      江老爷子这话一出,将正沙发发愣的江源给弄回神来。
  
      看着那婴儿躺在接生婆手里悄无声息的模样,江源心头一软,也不再犹豫了,伸手接过婴儿,然后放到一旁早已经准备好的小被子上,拿起一旁的听诊器听了一听,心头微微一紧,果然...这婴儿在母体内停留过久,已经完全窒息了,基本上没有了心跳。
  
      当下江源不敢怠慢,脑海浮现出了那幅抢救的标示图片,伸出一个手指插入那婴儿的口,将口的羊水之类的清理了一下,再双手拢握住婴儿的胸部,以拇指轻压住婴儿胸部心脏处,然后开始有节律的慢慢按压了起来,同时转头对着那接生婆道:“快...肾上腺素0.1毫克...”
  
      原本按照书上的新生儿复苏术,还需要用到纳洛酮、多巴胺等多种药物,但是江源清楚的很,这样的药物可是需要通过输液注入,而且接生婆和自己爷爷这里也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药物的;接生婆哪里唯一有的定然只是常备用的抢救药肾上腺素。
  
      果然听得江源的这话,接生婆连忙地从随身的小箱子里拿出了一盒肾上腺素,然后打开给江源抽了0.1毫克,送了上来。
  
      江源也不客气,伸手接过,用酒精棉签在婴儿的胳膊上轻轻涂了一涂之后,便一阵扎了进去,将那0.1毫克的肾上腺素注入了进去,然后继续进行心外按压...
  
      江源一边给婴儿坐着心外按压,一边不时地用听诊器听上一听,只是按着按着,突然感觉手指头似乎有什么在轻轻地一颤。
  
      “咦...”江源猛地一愣,虽然刚才那一下轻微,但是自己的感觉似乎没错,正当他惊疑的时候,手指头下再次轻轻地一颤,这次比刚才那一次明显强了不少,江源再次地一愣,暗道:“难不成有了?”
  
      虽然惊疑,但是江源还是脸露喜色地赶紧拿过听诊器,放到婴儿的心脏处开始听,果不其然,听诊器内传来“砰、砰、砰”的心跳声。
  
      “好嘞...有了!”这三年磨炼得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江源,在感觉到这样一个生命复苏的情况,还是忍不住地猛地一挥拳,欢呼了一声。
  
      不得不说张大炮一家子运气实在是极好的,这个婴儿在这样简陋的抢救措施之下,竟然也恢复了心跳,这让江源也是暗暗庆幸,他刚才的抢救,可是仅仅只做到了整套新生儿窒息复苏术的三分之一措施,但是这婴儿却是神奇般的心跳恢复了过来,甚至以不怎么洪亮的声音哇哇大哭了起来。
  
      而这会,镇上医院的救护车也总算是赶来了,在众人嘘唏庆幸的目光张大炮千恩万谢地向江源致谢之后,这才送着媳妇和孩子坐上了救护车,去准备接受后续的恢复治疗了。
  
      前来接病人的那个镇医院的年轻医生,原本还脸色倨傲和不耐烦地向江源问了一些病情,结果在江源做了一些简单的病情介绍后,这一脸的倨傲之色愣愣地消失不见,只是很是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源,如果不是一旁张大炮不时频频点头还补充两句,他只怕定然是会认为眼前这毛头小子是在夸大其词。
  
      这样严重的情况,这毛头小子竟然也能把大人小孩一起救回来?
  
      当下听完之后,这年轻医生也不敢怠慢了,急急忙忙地跟江源握了握手,立马上了车,给那母子俩上了氧气,交代司机加回医院去了。
  
      送走了救护车,这围观的众人们才开始陆续散去,只是这临走之前,看着江源,眼却是多了几分如同对江老爷子一般的敬重神色;
  
      而旁边的小雨父女,看着江源的眼,却是更多了几分的好奇之色,李父很是有些才学和见识的人,知晓江源这能够一下连续救治好这一对病危母子,那绝对不是什么偶然,但是江源这才多大?就算是失踪之前也不过是刚刚高三毕业的学生,这三年里,江源到底在外边经历了一些什么,竟然连这样危重的病都能治好?
  
      倒是小雨单纯多了,只是睁大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时好奇地盯着看着,似乎想从这位源哥哥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端倪来一般;原本她以为这小源哥哥这几年多半怕是在外边打混,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小源哥哥还会看这么严重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