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九章 收获

第九章 收获

    当下江源也没有再注意眼前这颗黄柏树了,虽说黄柏树在这大山里有些少见,但是黄柏并不是什么珍贵又急用的药物,家里药柜里应当还有小半屉子才是,那小半屉子最多值上个十来二十块钱,不值得已经在整个村子大名鼎鼎的小江医师如此费神浪费时间了。

    如同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的,小江医师同志很是兴奋地不时地耸动着他那挺拔的鼻子,丝毫不顾忌这动作有些像老猎人身边的那些忠实伙伴追寻猎物时的模样,只顾着想借助这貌似很强大的特异功能来寻找一下今天的目标。

    不过他这又走了一大段路程,期间也偶尔借助这新发掘的鼻子的神奇功能,找到两三种新的药草或者药材,而这些药草和药材每种都发现有几处,但是却都并非他想要的山参或野三七;

    江源有些疑惑回头看了看自己走过的路,这一路过来走得十分的远,已经翻过了一两座山了,难道这附近都没有山参和野三七不成?还是自己的鼻子闻不到山参和野三七的味道?

    应该不会啊...山参和野三七虽然都是根茎入药,但是山参苗和三七苗都有些比较特殊的味道,不至于鼻子分辨不出吧?

    江源狐疑地摸着下巴,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完全依靠这玩意,谁知道它到底靠不靠谱,毕竟跑了这么远,也才发现四五种药材,还是自己仔细再找找比较靠谱。

    当下按照经验,每每路过那些阴凉的山坡之时,江源都仔细地翻找那些杂草或矮树从中,因为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山参生长得最多之地。

    如此般地一连找了两三个地方,江源终于从一处山坡之上发现了一株山参,如他所料,在他找到这株山参的时候,鼻子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特殊的作用。

    这让江源的心头不由地一黯,如果自己鼻子只能闻出小部分的药材所在,那么这种特殊功能的效果那就大打折扣了。

    不过这也并没有让他郁闷太久,很快他便想通了,反正鼻子的这种可以找到药的功能本就是凭空多出来的,能够帮助找到一部分药材已经是不小的好处了,人可不能太贪心。

    而且紧接着一个变故出现,当他扒开了所有杂草,完整看到这株山参,又凑过去闻了闻那味道之后,脑海中一排资料快速而又莫名的闪现了;

    “人参...性味:性平、味甘、微苦,微温。功效:大补元气,复脉固脱,补脾益肺,生津止渴,安神益智。主治:劳伤虚损、食少、倦怠、反胃吐食、大便滑泄、虚咳喘促、自汗暴脱、惊悸、健忘、眩晕头痛、阳痿、尿频、消渴、妇女崩漏、小儿慢惊及久虚不复,一切气血津液不足之症。”

    感觉着脑海中涌出的这些关于人参资料,江源轻吐了口气,他现在已经开始习惯了,自己的脑瓜子就像是一台中药资料存储器一般,似乎看到什么药都习惯性的会冒出这药的完整资料来。

    这次的运气似乎还不错,找到的这株山参根据徐泽判断,应该有差不多有二十年的年份,能找到这个可也算是很不错了,应该勉强合用,所以带着些庆幸的心情,江源小心地用竹枪将这颗山参给挖了出来。

    不过当他双手托着着挖出的山参的根部,欢喜地打量着这株有些年份的山参,这时却是又异变突生,脑海中一排资料快速而又莫名地闪现了。

    “判定:二十二年份山参一株...主体完整,根须少量损伤,为中上品...”

    随着脑海中的这一排排突然冒出来的资料,江源愣愣地瞪着手头的这株山参,那叫一个目瞪口呆的,愣了半响,这才满脸又喜又忧的憋出这么一句:“尼玛...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江源发了一阵的愣,愣是没有摸清自己是怎么个回事?不过还好,总而言之江源现在稍稍的惊愕了一把之后,也不觉得太奇怪了,自从他这莫名其妙在自爆之后突然穿越万里回到家中,似乎自己身体里的怪事一件一件发生,不过还好基本上都是好的事情。

    而且自家的身体除了周身皮肤变好了变白了,各处旧伤疤痕都如同到韩国美容整形了一回般的消失不见外,其他并无什么异常,这活动起来周身甚至还感觉比以前还要更加的有力顺畅了几分,同时比如最让让人紧张的晨勃之类的生理现象每早更是一柱擎天,并无任何异常。

    所以,江源也就懒得担心了,反正自己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既然都是好事,虽然有点怪异,但也勉为其难先接受着吧。

    自觉自家心胸很是豁达的小江医师这心情大好地将这株山参用几张大树叶包裹好,放到背篓里,继续地朝着眼前的山坡上爬去,这一边爬一边估摸着,既然能在这里找到一株二十年份的山参,那说不定附近还有呢...

    这还刚在想着突然鼻端之处却是又嗅到了一股极淡的清香,然后一个念头猛地从脑海中冒出来:“人参...距离应在三点钟方向十米内...”

    感觉这个念头,江某人这身体猛地一僵,默默不语,良久后才两眼冒光,缓声道:“嗯...不错,看来这回还是赚了,等下再找个别的药试试...”

    是的...江源这次真赚了,虽然他遇到了这次山参是年份不够的小山参,但是随着他仔细地寻找了几条小溪,然后终于在小溪旁找到了另一个目标两颗野三七,如同他所想的,

    在看清楚这野三七的模样,脑海中冒出了野三七的详细资料之后,他循着这小溪边走了数百米,终于闻到了野三七那股有些微微刺鼻的气息,然后收到了数次的提示。

    顺着提示的方向和范围小心查找,在几处山溪隐秘之地,江源终于顺利找到几颗野三七,加上首先采到的两枚,一共十颗中上品的野三七,足足可以给李叔配上三四副药。

    有了这十颗野三七加上一株二十年份的老山参,这今儿的目标就完成一大半了,江源摸了摸自己开始有些咕咕叫的肚子,又抬头看了看天,阳光正从头顶大树的枝叶间直接的洒落下来,看来是正午了,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应该足够找到更多合用的药材了。

    随手将老爷子放在竹篓的煮鸡蛋剥了填进肚子里,又从山溪里捧了两捧清凉的泉水喝下,很是满意地拍了拍肚子,又继续去找药了,看今儿这情况,估摸着给李叔凑上几天的药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有了鼻子的神奇功能,这能确定药物的大致范围,那要找药就轻松简单多了,不再是单靠经验和运气。

    等得太阳西斜,靠着还算不错的运气,还有那鼻子莫名的特殊寻药功能,江源已经是收获了三支足有二十年份的山参,另外野三七更是足足找到了十五、六枚。

    而且一路上还遇见几只山鸡野兔之类的,对于这样的吃食,江源同志是向来抱着有杀错无放过的原则,通通一竹枪子抛过去,

    结果等他下山的时候,背上篓子里的药没多少,但是肩头扛着的山鸡野兔,愣是有二三十斤。

    一天能够找到三支老山参还有这么多的野三七以及打到这么多的野物,江源心情是极佳的,至少按照这个情况,只要自家多多辛苦几天,那么总能帮李叔将需要的药都采齐的。

    江源哼着小曲,背着猎物,顺着一条山溪快步地朝前下山,话说中午就吃了几颗煮鸡蛋还真是有些饿了,早些下山,将野物整治一番,今儿晚饭可是能多吃几碗。

    不过江源这走着走着,突然一股微风袭过,这脚下却是猛地一顿。

    因为他突然闻到了一股相当特殊的淡淡清香味,然后脑海中一个提示冒出:“人参...距离应在十一点钟方向二十米内。”

    “嗯?”江源挑了挑眉,倒是没有想到了,这临下山了,竟然还会遇到山参。

    江源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放下了肩头的野物,开始朝着十一点钟的方向,搜寻而去,虽说今儿收获已经是完全超出意料之外了,而且这次发现的也九成可能是没到年份的小山参,但江源还是忍不住的想碰碰运气。

    这山溪边上,而且是十一点钟的方向,距离二十米内,应该不会太费神的,所以江源便认准了方向,然后小心翼翼地一路寻了过去。

    不过他寻了一阵,却是怎么也没有看到人参的影子,这却是不禁地有些疑惑了。

    只是江源现在对自己脑海里的那个提示还是极为信任的,既然说二十米内,那么应该就一定会有,所以这越发地是激发了他的好奇感,这支山参到底躲在哪里?

    江源这倒过来又仔细地寻找了一番,而且鼻子也不停地嗅着,终于,他再次地在一块溪边巨石的位置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而香味的来源似乎是在那巨石之后。

    江源转到那巨石之后,小心朝前寻找,终于在那巨石与山岩的缝隙之中,看到了伸出的一支苗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