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十章 四十年份

第十章 四十年份

    看这苗叶颜色深而有韧性,江源不禁地心头大喜,他却是可以确定,这定然也是一支至少二十年以上的老参,而且只怕还不止...

    小心地用竹枪从缝隙之中将这支山参采出,看着这支老山参,而且脑海中一排资料快速而又莫名地闪现了:“判定:四十一年份山参一株...主体完整,根须少量损伤,为中上品...”

    “四十年份...”江源惊喜至极,这支老参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四十年份的老参,自己也是运气了,这支老参要不是长在这石缝里,如此隐秘之地,那是绝对轮不到自己来采的;这次真是赚大了,这一支老参的药效,起码抵得三、四只二十年份的,而且药效更是强大而且持久,这对老李叔的病,恢复的作用那自然是更好的。

    当下江源赶紧小心地从山溪里采来两张野生芋头叶,将这支老参包好,然后才兴奋地快步下山去。

    下山到家的时候,老爷子正在院子里和小雨那妮子闲聊,看着江源肩上扛着的一堆野物,两人都不禁地是一愣。

    “小源...你这上山到底是采药还是打猎啊...”老爷子笑着上前帮江源接过肩上的那一串猎物,然后放到井台上。

    一旁的小妮子这会看着这一串猎物也不禁地是瞪圆了眼睛,虽说她知道村后边的深山老林里有不少野物,也常常可以看到村里的猎人扛枪上山后,一般都能打到两三只野物回来,但是这明明没见小源哥哥带枪啊,怎么打了这么多猎物?

    江源呵呵干笑道:“正好撞见了,就打了回来...”

    老爷子一边提着这些猎物搁到井台上,一边问道:“猎物不少,不过药采到没?最主要是采到老山参没?你李叔这几天可是咳得厉害,要是没有,就只能先用白参凑合先服两剂药!”

    随着老爷子的话,一旁的小雨这时也希冀地看着江源,她可是知道,小源哥哥大早就上山为了爸爸去采药了,明爷爷可是说过了,只要能够采到合用的药,调制几服药,爸爸的情况就会大大好转的。

    看着一旁小妮子那希冀的眼神,江源将背上的药篓取了下来,嘿嘿地笑道:“采到了,至少够五、六服药的。”

    “啊...真的,源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听得这话,小妮子那原本还有些担心的神色立马消失无踪,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都笑成了小月牙一般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真的?”老爷子在一旁听得江源这话,这倒是一惊,江源一次采到了够五、六服药的?这运气也太好了吧,要知道那野三七还好找,但是老山参,那可是极难寻的事物,毕竟这里可不是长白山那边,而且这几年老山参的价格蹭蹭地往上涨,那瞄着这玩意上山的采药人也是越来越多,导致有些年份的山参那是越来越少。

    现在的采药人,上山一趟能找到一、两支上年份山参已经是极好的运气了,许多时候上山七八趟找不到一支也是常事,就算是本地人采到一两支也是当宝贝藏着或者卖个不错的价钱;这也是这两年老李的旧伤只能一直慢慢调养的缘故,因为根本找到那么多的老山参来做主药。

    “来让我看看...年份够不够?”老爷子相信自家孙子应该不会说大话,但是只怕将一些年份不够的误认成老山参,要知道这老山参可不是那么容易碰得到的。

    倒是小妮子对于江源的话是一点不怀疑,这小源哥哥虽然比她才大两三岁,但那可是又帅又超有担当的,那天看他救人那气势,真是酷呆了。

    打开江源那用一堆树叶盖着竹篓,翻出了露出了里边的一堆野三七还有四个用大树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家伙;

    对于野三七老爷子倒是没怎么在意,这玩意只要耗费些时间总能找到的,江源也绝不至于认错,但看着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四个,老爷子这心头又是一颤,难不成真找到了四支老参?

    这小心地取出一个,然后打开那用来包裹的树叶,露出了里边一根长满了白须的山参;老爷子这细细一大量,上粗下细,瘦长而有纹,足足的有二十个年份。

    老爷子强抑住心头的高兴,又一一的小心打开另外两个树叶包,这时越看越欢喜,特别是到了最后一支芋头叶包着的,他估摸竟然差不多有四十个年份,当下是猛地一拍大腿,兴奋道:“好嘞,有了这支四十年份的老参,只要再多上几支二十年份的,老李最多再修养两个月,保管他恢复如初!”

    “啊...真的么?明爷爷,我爸这回真能治好了?”一旁的向来文静的小妮子,听得老爷子这话,这只差没欢喜得蹦起来。

    看着这兴奋的小妮子,老爷子呵呵地点头笑着道:“你爸运气不错,嗯嗯...有了这支四十年份的老参做引子配合这几支二十年份的,这些药足够他用半个月的,明儿再让你小源哥哥再上山几趟,只要能多找到今儿这么几支老参,喝上两月差不多就够让你爸完全恢复了!”

    说罢,老爷子这便宝贝地提着江源的药篓,起身道:“好嘞...小源,你就把这几只野物先收拾一下,回头给小雨带两只回去,我先把这几支老参处理一下,可莫要让它走了药性...”

    “哎...行...爷爷你去忙,这野物就交给我!”看着老爷子和小妮子这高兴的模样,江源深深觉得自己这一趟山上得真值,赶忙答应着,处理野物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可是比炮制老参要简单的多。

    一旁的小妮子本来忍不住地就要跑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爸,不过看着源哥哥要一人收拾这么多野味,又看了看江源,终于还是红着脸低声问道:“源哥哥...我帮你烧水吧?”

    “啊...哎...好,记得烧开一点哦,小心别烫着...”有人帮忙自然是好事,而且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这样漂亮可爱的小妮子帮着做事,江源也觉得可比自己一人瞎忙活好多了。

    小妮子进去里边烧水,江源便开始先处理不需要过拔毛的野兔了,他这次一共打到了三只野兔两只山鸡,除了两只山鸡是要用开水褪毛之外,处理野兔可不需要。

    所以,他从厨房提了把菜刀便开始对着三只兔子利落地进行开膛破肚加剥皮,等小妮子从厨房里烧了一锅开水出来,江源已经将三只兔子处理的干干净净了。

    看着小妮子熟门熟路地这么快就烧着一桶开水出来了,江源眼中却是更多了一丝的暖意,看来这小妮子这两年怕是来这里不少,连厨房里都这么熟悉了;

    当下快步走了过去,接过她手中的水桶笑道:“来来...我提,别烫着!”

    江源将桶搁到井台上,然后随手将两只山鸡丢进水桶里,然后看了看一旁的这清纯漂亮的小妮子,突然心头却是一黯,眼前浮现了一个有些相似的身影,这个身影这几年不时地会浮现在他的梦里,现在他依然深刻的记得那张秀丽的脸庞,记得他冲出去救人时,那张脸庞上露出的惊恐之色。

    不过这种心头的黯然只是一闪而过,然后看着小妮子笑道:“小雨...你现在上大学了吧?”

    “嗯...我现在在东原大学上大一!”小妮子那修长的睫毛微微的低垂着,含羞低声答道。

    “东原大学?”这个名字让江源微微地有些失神,轻吐了口气后,又笑道:“东原大学可不错,临床医学系、土木工程系以及广播艺术系在全国都是排名前列的...”

    听得江源这话,小妮子却是微微有些惊讶了,然后抬头看着江源,一双眼睛亮晶晶地道:“源哥哥,你也对东原大学这么清楚啊?”

    “我当然清楚...”江源深深地藏着心头的那一丝涩意,然后笑道:“东原大学可是咱们楚南最有名的大学,我当然会清楚啊,小雨你上的哪个系?”

    “当然是临床医学系...”小妮子微撅着可爱的粉红小嘴唇,脸上露出了一丝光亮,很是有些神圣地道:“自从我爸爸受伤一直没有治好,经常很痛苦,如果不是遇上明爷爷,现在都还不能下床,所以那时候就决定要上医科大学,以后做一个像明爷爷这样的好医生!”

    看着小妮子脸上那种很有些神圣的模样,江源微微地笑了,点头道:“嗯...好好加油,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医生的!”

    随意聊得几句,江源看着两只山鸡烫得差不多了,这才伸手提起一只开始拔毛了。

    旁边的小妮子见得这边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自己能够帮得上忙了,急着回去告诉老爸好消息,便道:“源哥哥...我先回去了,我爸知道你帮他采到了药,一定很高兴...”

    “小雨,等下…”江源利落地挥刀剖开这只已经拔完毛山鸡,挖掉内脏之后,又在水龙头下冲了冲,这才又提起一只处理干净的野兔,一块递给小雨笑道:“拿着回去给李叔煲个汤…”

    ps:老话,求推荐票...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