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十一章 方剂

第十一章 方剂

    “啊…不用不用…”小妮子红着脸连连摇头道:“小源哥哥,我们家自己养着鸡,这个你和明爷爷留着自己吃…”

    “哎…客气什么,我这可不是给你的,是给李叔补身体的,他血气亏虚,可需要多补补,这山鸡可比自家养得鸡补多了...”江源微微地笑着,两句话便说的小妮子无法推脱,提着两只野物回家去了。

    临出门,老爷子从屋里伸出头来,呵呵笑道:“小雨...让你爸晚上九点前过来一趟,我给他煎好药,这临睡之前喝一碗效果最好...”

    “啊...好的,谢谢明爷爷...”小妮子欢喜地点着头道。

    对于江源晚饭前,端着一碗山鸡一碗兔子肉要去再次拜谢祖师爷的护佑,老爷子是极为赞同的,自家这个宝贝孙子能够平安回来,而且这上山采药竟然能有如此多的收获,这只能说是祖师爷护佑了,孙儿能有这等尊师重道之心,那自然是好的。

    江源仔细地看了几眼祖师爷的神像,看那衣着打扮,和印象中那个有些模糊的影像,似乎是还真有几分相似。

    不过江源现在也不会真当是祖师爷降临指点,毕竟这几年他经历的事情太多,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太过相信,现在他最疑虑的还是身上的那个小猫似的纹身,似乎一切都与这个有关。

    晚上八时半,李家父女准时地过来了,李叔对江源表示了万分的感激,其实这两年在得知江老医师替他准备好了药方,但是却缺少了老山参和野三七这两味主药的时候,他自己也四处打听了,想要购买一些老山参合药。

    不过,他托人打听的价格,却是吓死人,一支刚够十年份的正宗山参这药贩子收的价格都是上千块,而他需要的那二十年份左右的老山参价格都是四五千块。

    而这药一服,就得两三个月,一支老山参最多能合三、四份药,也就是三、四天的药量,这一算下来,单这老山参一味药就得花到近十万块,根本负担不起;所以,他这也一直是用些普通的药物疗养着,只想能稍稍缓解一些便好。

    但是这回,听得小雨说,江源上山给他采了几支年份足够的老山参,而且其中还有一支足四十年份的老参,李父这可是激动的很,他这伤病,现在每天最多也就是能活动一下,稍稍用点力气就肺腑闷痛,甚至还咳嗽得厉害,根本每天就只能在家闲养着,这要是养好了,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他希冀已久的事情。

    老爷子小心翼翼地将配好的其他辅药倒进了小瓦罐中,小煤炉子早已经是生得旺旺的,将小瓦罐内的泉水蒸得不住翻滚沸腾,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将这些药放进瓦罐中之后,老爷子便端出了一个小砧板,将两枚野三七放到砧板上,拿着小切刀,仔细地将两枚野三七切成了细末,然后用一个小碗将这些细末装了起来;

    最后才拿出了两根江源白天采来的老山参,小心地将其中那根小一些的老山参切下五分之一,细细切成片,看了看里边沸腾了许久,已经呈棕黑色的药汤,然后将这几片切下的山参丢入其中。

    另外将那根稍大些的也小心地切下约十分之一的一小节,细细的开始剁成药末,旁边的李父这时一看便也知,这支稍大一点的老山参,怕就是那支极为珍贵的四十年份的老参了。

    渐渐地,随着药汤的沸腾,小瓦罐里开始飘出了一阵阵的药香味,老爷子凑过去闻了闻,点头笑道:“火候差不多了,当下将那剁成细末的老山参药末也撒入其中;随着这一小撮药末丢入其中,很快地那药香味便显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待得小瓦罐中药汤又翻滚了两番之后,老爷子手脚利落地端起小瓦罐将其中的药汤倒那装着野三七末的碗中,待得稍凉,然后放到李父面前,呵呵笑道:“老李快趁热喝,喝完回去躺着,莫乱动了气血;明儿早上我再把这药煎一次,配一枚野三七吞服;如此喝得最多两月,我保管你到时候又能活泼乱跳的。”

    听得老爷子如此笃定的言语,李父这时也是颇有些激动,这重伤两年来,一直未能得愈,这突然听得痊愈的希望就在眼前,实在是兴奋,端着那还很是滚烫的药汤,“咕咚、咕咚”几口便吞了下去。

    感觉着那药汤在肚子里滚烫滚烫的升腾着,李父兴奋地摸了摸肚子,然后从口袋里却是摸出了一只信封,看了看,然后递给老爷子道:“江老,这里是一万块钱药钱...虽然很是不够,不过等过年的时候,我会再把剩下的补过来的...”

    看着李父递过来的信封,老爷子一愣,然后脸色就是一变,看着李父沉声道:“老李...你这是做什么,把这个收回去...你要不收回去,明天你就自己找药去!”

    看着老爷子那恼火的模样,李父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老爷子的脾性,然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将信封收了回来,放回口袋里...

    江源在一旁坐着,这时突然觉得是一阵阵的困意袭来,打了个哈欠,起身跟老爷子和李父打了个招呼,便去洗澡,准备上床睡觉了。

    虽然时间还尚早,不过众人倒是也不奇怪,想想江源这在山上跑了一天,还采到这么多药,铁定不知道是跑了多少个山头,这不累才奇怪。

    倒是一旁的小妮子听得后边澡房里传来的“哗哗”水声,这脸色不知何时却是莫名地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

    感觉着自己的脸颊似乎开始有些发热,小妮子这不动声色地将椅子往身后移了移,稍稍地退入了黑暗一点的地方这心里才稍稍地松了口气,只是那耳边水“哗啦啦”地响着,却总是让她眼前浮现出那日院中某人裸露着半身的情景。

    小妮子脸颊微微泛红,想起学校那一群打球时也喜欢半裸的学长,这不禁地暗啐了一口:“比起这位源哥哥来,你们那一身排骨还好意思露...”

    江源这会可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妮子正在怀着一丝特殊的意味在挂念着自家,他现在只觉得头晕乎乎的,这瞌睡虫似乎一下一下的袭来,就算是有些冰凉的井水也没法驱散这种困意。

    所以,他急急忙忙地用香皂擦了擦,然后又冲了两次水之后,便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回房去了,只是他却没有发现到,左肩处的那个纹身似乎一直在忽隐忽现的闪个不停。

    “尼玛...怎么回事?哥难道中昏睡剂了咩?”刚回到房间,江源便觉得自己的脑子开始迷糊了起来,赶紧一头栽倒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便睡了过去。

    “宿主进入休眠状态,精神能量分析吸收再次启动...”

    刚刚入睡,随着这条莫名的讯息出现,一幅幅的影像再次地在江源的脑海中出现,还是那个老头,背着个药篓提这个药锄,又开始挖掘新的药物;

    “金银花,性味甘......”

    “黄芪...”

    江源似乎是半睡半醒地在这样的梦境里,静静地看着那老头采到的那些药,然后随着老头的动作,去闻那些药物的味道,看清楚那些药物的形状特征,然后还要听着这老头对这些药物的介绍,实在是觉得如同噩梦一般的。

    只是他这时却是并没有太多的自主意识,只能是被动的接受着这些资料,然后这些资料被灌入了他的记忆深处之中,就这么深深的沉寂在哪里。

    而左肩处的那个纹身依然在静静地闪烁着,似乎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

    转眼,江源便已经回来几日了,这几日他几乎天天泡在深山老林里,为李叔找老山参和野三七。

    不过随着江源跑的地方越多,这些东西是越来越不好找,虽然有鼻子的帮助,但江源还是耗费了三四天的时间,才算是帮李叔找齐了足够服用的老山参和野三七。

    而江源每天都梦境似乎这时也得到了一些改变,这日梦醒之前,一缕新的讯息终于出现:“精神能量分析吸收,药物部分完成,总共一千八百九十二种;九尾第一尾能量饱和达百分之二十五...机体即将复苏,精神能量分析吸收暂停,待机体再次休眠时,开始进行方药部分的分析和吸收...”

    拍了拍有些闷痛的脑袋,虽然早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如同宿醉一般的醒来,江源依然忍不住微皱了皱眉,话说虽然鼻子的功能和特殊效果很是不错,但是这每天晚上一到九点多就发困,而且一整宿脑瓜子里边更放电影似的,听着那老头念紧箍咒,实在是纠结死人了。

    这几天江源都已经不再去给祖师爷上供了,但是看来这位祖师爷还真是不打算放过他,当然江源也知晓,这只怕不一定是祖师爷的意愿,摸着左边胳膊上的那个似乎稍微清晰了一点的小猫纹身,江源扁了扁嘴,无奈地道:“我说猫啊猫,你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ps:感谢飘零幻、傲邪云,呛呛咚咚呛,老树,老何,孤雁=死,尽欢无忧,丑到灵魂深,虹子,cd-baby,无上天君,等新老兄弟朋友们的打赏,感谢大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