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十三章 夜饮

第十三章 夜饮

    “啊...”听得江源的话,小妮子一愣之后,却是明白了江源的意思,眼睛微微一亮之后,却是有些担心地低声道:“源哥哥...他们两个天天骑这条路,村里从来没人能够胜过他们...”

    江源嘴角微微地上翘,再次道:“抱紧!”

    听得江源那不容抗拒的言语,小妮子稍稍迟疑了一下之后,脸色微微地一红,然后伸手抱紧了江源的腰。

    而一旁的李虎这时却是也隐约听到了两人的言语,当下得意地一笑:“嘿...想跟我比摩托?哈...你这可是自不量力,我跟你说,你要是在这条路上跑赢了我,以后我就叫你爷爷...”

    面对李虎的挑衅,江源是理都不理会,只是感受着身后那股淡淡的好闻香味儿渐浓,一股淡淡甜甜的鼻息吹在了自家脖子上,还有那软软的身子贴近了自己的后背,心头不由得微微地一荡;

    不过,江源虽然被温香软玉抱满了怀,但是却赶紧收敛了心神,确认自己的腰被一双小手,紧紧地抱紧之后,脚下轻轻地一换挡,手头的油门猛地一紧,摩托便轰鸣着激射了出去。

    “呀嘿...还真来啊...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敢跟我玩,不要以为能上山打回几只兔子,就什么都能跟我比...”见得江源的摩托突然加速,后边的李虎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手头的油门也是一加,然后紧追而去。

    而前边的罗宝强这时也发现了江源开始加速,而李虎在后边追来,当下也是冷笑一声,明白了,这手头也是一紧,摩托开始加速,准备将江源拦住中间。

    山路不是很宽,也就是能够勉强过一辆皮卡车的样子,这罗宝强在前边开始一扭一扭带起满天黄土灰,阻拦着江源的去路,而后边的李虎也加速追来。

    看着眼前满天的黄土灰,江源这下真的是恼火了,手中的油门猛地往后一紧,然后便朝着前边猛地冲了过去,他可是做好了准备,如果这小子要是真敢强行拦,那么说不得要给他一下狠的了。

    这前边的罗宝强这正七扭八歪地骑着摩托,占着路,突然只听得身后一阵摩托的轰鸣声,然后一股疾风从自己的左侧猛地撞了过来;根本没有想到江源竟然敢强行突破的罗宝强,这心头大惊,他可不敢让江源这般撞上,这慌乱之间,猛地朝右一扭龙头,然后只听得“啷当”一声,前轮便撞到了路边的一颗大树上。

    江源瞬间地突破了黄土灰的笼罩,回头看了眼罗宝强的摩托只是倒地,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手中的油门不停,继续加速朝前驶去。

    而紧跟着后边的李虎见得罗宝强翻倒在地,这眼中怒色大冒,本来他和罗宝强便是来打算让江源丢脸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反而让罗宝强大丢了一脸,当下手中油门更是一紧,朝着江源狂追而去。

    江源抓紧了油门,在这蜿蜒的山路之上,不时地偏转车头,利落地越过一个个的山弯,而便后的李虎这时却是也跟在其后紧追不舍。

    不过,看着前边的江源载着一个人,还能在这山路上,如此利落快速的疾驰,李虎的脸色这时也渐渐地也有些变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在这样熟悉的山路上,竟然还会被一个印象中只会勉强算是会骑摩托的江源抛得这么远。

    江源看了眼后视镜中,那被笼罩在黄土灰烟中,但是却锲而不舍的李虎,嘴角微微上翘,他可没打算继续和对方纠缠下去了,然后转头对着小妮子大声问道:“怕不怕?”

    “不怕…”小妮子早已经是被江源的技术给震撼了一把,搂紧了江源的腰,顶着迎面而来的山风,转头看了一眼被甩在身后,一直在吃灰没有能超越的李虎,兴奋着小脸,大声应道。

    “好嘞…坐稳了!”随着江源手头油门再紧,只见得随着摩托车越来越厉害的轰鸣声,码表指针持续地往右增加,从七十、八十、九十、九十五一路往上跳跃。

    跟在后边的李虎,看着前边越来越远的车影,这牙一咬,也强行加速跟了一段,但是却终于被几次险险转弯不及,而差点撞进路边的树林里,而被吓得有些胆战心惊了起来。

    “疯子….真他/妈是疯子…在这样的路上,还敢飚一百码…”有一次险险地避过了一个弯道之后,李虎终于惨白着脸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前边的摩托车影消逝在远处,恨恨地将自家的摩托猛地一脚踹翻在地。

    李虎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当年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废物一样的江源,现在各方面都已经不是他能够比得上的了…

    摩托在这样的高速行驶下,三四十里的山路很快就到了镇上,不过江源载着小妮子到了街口,但是却没有看到往县城的车。

    见得没有车,小妮子有些无奈,不过也只得道:“源哥哥,我在这里等一会...应该等下就有车来了!”

    对于这个,江源也是明白的,到县城的班车,怕是已经客满走了,现在要去县城的话,那么就得等路过的班车了。

    稍稍地想了想,江源便笑道:“没事...我送你去县城吧,正好我也想去买点衣服,现在的衣服都有些小了!”

    “啊...好奥,只是太麻烦源哥哥了?”这进了镇子就微红着脸松了手的小妮子,听得这话,迟疑了一下之后,点头道,然后再次用手轻轻地按住了江源腰的两侧。

    镇上去县城的路还不错,标准的国道,江源将这辆钱江飙出了一百四,这才觉得有点点感觉,话说当年,为了追一个线人,他骑着一辆越野,在那荒郊野岭生生地飙出了一百三,现如今载着小妮子,这标准国道他愣是没敢飙出一百四去。

    不过,这种速度,也足以让小妮子再次地又搂紧了江源的腰,感觉着后边软软的身子贴着自己的后背,江源这也不禁地是有些意马心猿的,暗道:“难怪以前李虎这些小子喜欢载着女孩子们狂飙车,原来是这样...”

    镇上到县城倒是不远,也不过是四十里,所以以一百四的速度,江源没花多少时间便进了城。

    送着小妮子去了车站,看她上了去省城的车之后,江源这才去了一趟步行街。

    话说当年这步行街可是他们来的颇多之地,这转眼三年过去了,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唯一有变化的是,多了几个稍稍过眼一点的男装品牌。

    原本江源还打算进男装里边去看一看,突然摸了摸额头之后却是轻叹了口气,他差点忘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口袋里有着几张高额度信用卡的上帝之手了,而是一个口袋里只装着一千块的乡下小子了。

    随意地转进了旁边的一家休闲服饰店,十几分钟之后,便穿了一身t恤加牛仔裤再提了一个纸袋出来,另外又去旁边一家二线品牌的运动鞋店,买了双合脚的球鞋,然后拍了拍口袋里还剩下的两百块钱,满足地驾着摩托车回家去了。

    然后在家花了一下午,帮着老爷子将昨日打到的那些野物进一步加工成风鸡风兔,挂到了屋檐下。

    晚饭的菜很丰盛,江源这些天打回来的野物,老爷子大部分是挂到了屋檐下做风鸡风兔,但是还有一些新鲜的却是依然在每天的餐桌上出现。

    今儿老爷子很罕见地提了一瓶老酒放到了桌上,江源瞄得一眼,竟然还是一瓶八几年的陈年茅台,看着老爷子似乎打算就这么喝掉的想法,江源也没做声,虽然这瓶玩意貌似现在外边已经炒得价格相当的不菲,一瓶就足够普通一大家子人过一两年了,不过酒就是拿来喝的,这两年比这个价格更高的酒江源也喝得不少了,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么一瓶茅台的。

    当然,要是老爷子知晓了这瓶酒的价格,只怕是打死也不会喝了,江源可没这个坏老爷子兴致的想法。

    老爷子拧开瓶盖,给自己倒了一杯之后,却是又看看江源,笑道:“喝不?”

    江源笑了笑,点了点头。

    见得江源点头,老爷子也笑了,给另外一个杯子也倒了一杯,一边倒一边感叹道:“我想你也应该会喝酒了...”

    “来...咱爷俩喝一杯...”老爷子端起酒杯,朝着江源示意道。

    江源双手端起杯子,轻轻地和老人碰了碰,然后陪着老人一干而尽,只是心头有些疑惑。

    看着老爷子将杯子放下,江源提起酒瓶给老爷子满上,然后又给自己也倒上一杯。

    老爷子伸手夹了两口菜,嚼了嚼,然后才看着江源,眼中露出一丝伤感,道:“小源...你去年就已经过了二十了吧?”

    “对...爷爷!”知晓老爷子今儿怕是有什么话要说,江源很正经地点了点头。

    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端起酒杯。

    江源也忙不迭地端起酒杯,又与老爷子碰了碰,然后仰头干下。

    看着江源利落干脆地连喝两杯,丝毫没有任何勉强的模样,老爷子颇感欣慰,点头道:“小源...当年...你若不是坚持要去藏地,那么现在你应该在东原大学读大四了...”

    江源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提起酒瓶给老爷子和自己满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