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十五章 庆元诊所

第十五章 庆元诊所

    家中没有电话,江源自然知晓老爷子是去村里小卖部,用电话给他那老朋友打了电话了

    果不其然的,老爷子这回来后便笑眯眯地交代江源整理好行李,第二天准备动身。

    面对如果赶鸭子一般赶他走的老爷子,江源也颇为无奈,自己这才回来几天?怎么这老爷子就嫌自己烦了,赶鸭子一样赶着自己走...

    不过老爷子严令,江源也没法,还好他也没有什么太多行李要整理的,就是两套衣服,一双鞋子,外加老爷子打发的两千块钱,这就是他走前要带的东西。

    继续在那个貌似可能是祖师爷的老头操练下,满脑子灌满了那些所谓的汤头歌诀,煎熬了一整夜,江源这第二日大早又迷迷糊糊地醒来;

    不舍地看了看熟悉的院子,然后又紧着练了一回的五禽戏,一边练,一边瞄了左边胳膊上的纹身几眼之后,现在江源已经可以确认,这个左胳膊上的那个小猫纹身,还真的跟五禽戏有关联;

    自己只要一练,那小猫的纹身便变得有些明显,而且江源这也注意了一番,自己从第一次看到这个纹身之后,现在这个小猫纹身似乎也比以前清晰了些许,而且...现在看起来,这小猫似乎有些模样有些怪异。

    现在清晰了一点,可以看出这小猫的嘴似乎尖了点,而那尾巴似乎也比普通猫尾巴大了那么一点点...嗯...是一点点,至少江源自家是这样认为的。

    大早吃过早饭,在老爷子的催促下,便很是有些不舍地惜别了老爷子准备上路了。

    “哎呦...我的宝贝孙子,这云江又不是很远,你想爷爷了,可以每个月回来一次,而且爷爷也没事了,也可以来看你啊...去吧去吧...记得在那边可别给爷爷丢脸!”老爷子仔细地叮嘱了两句,如同赶鸭子一般的,朝着江源挥了挥手,转身便自己回屋去了。

    看着老爷子那挺得笔直的身影消失在了屋内,江源这心头也是有些酸酸的,虽然老爷子似乎急着赶自己走,但是江源却是知晓,老爷子说不定这会是进屋抹眼睛去了,不想让自己看到。

    当下抿了抿嘴,深吸了口气,将心头的那股酸意压下,然后对着屋里喊了一声:“爷爷...我走了,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说罢,江源背着背包,大步地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听得这个声音,老爷子从门内转了出来,看着江源的背影消失在了院门之后,嘴唇抖了抖,然后又缓步地转身走回了房去,只是那背影却是再没有那么笔直了。

    楚南省省城云江,江源倒还真是没去过去几次,唯一有印象的还是三年前出发去藏地时,去云江火车站坐车;这再往前,江源还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对于去云江,其实江源并不是那么抗拒,因为他知道,他终究会要离开那个小村庄的,因为他每次在睡梦中醒来时,眼前都会浮现队长等人的脸孔,他深知...队长他们究竟有多爱这片土地,虽然他们漂流在外,四处奔波战斗,疲惫不堪,甚至随时可能失去生命;但是他们心头却是永远都有这么一份执念,为了这片深爱的热土,他们甘愿做这一切...

    甚至这次为了上头交下来这么一个秘密任务,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独力追逐那个小箱子达三年之久,横跨了几个大洲,一路不停损失人手,直到最后只剩下四个人,全队都没有后悔过。

    但是最后,历尽千辛万苦,任务完成,却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想着队长最后的言语,以及那一直支撑大家坚持下去的信念突然崩塌时的痛苦和绝望...江源知道,自己不可能忘记这一切,忘记那些从来流血不流泪,面对困境从不放弃希望的汉子们脸上,那突然冒出的绝望和无助以及迷茫...

    虽然他到最后都没有能正式入编,但是他知道自己心头有这么一个责任,有这么一个为所有队员战友,讨回一个公道的责任,不能让他们的信念就这么崩塌,不能让他们的灵魂就这样绝望地飘荡在那异国他乡,而永不得安宁...

    他需要一个解释,一个承认,还有一些鲜血,来慰祭这些兄弟和战士们...

    虽然,要做到这一切很难,江源甚至无法确认自己将来要面对的是多么庞大的力量,甚至可能付出一辈子的时间和无法计量的代价,也不一定能有什么结果,但是江源知道,自己必须去做,否则...这一辈子,他都无法从自己的心灵束缚中解脱出来,他一定要去做...

    而走出小村,到达省城云江将是他的第一步,只有这样他才有些许的希望,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中途转了几次车,花费了几个小时,江源终于在下午到达了云江

    江源对云江的印象仅在于一座半新半旧的城市,然后有一个很有些破旧的火车站。

    不过这一次从汽车站下车后,按照老爷子给的地址,打了个车,朝着目的地而去时,一路上看着整个云江城,江源这才发现云江城似乎还算不错,至少比他印象中那个三年前很有些陈旧气息的云江城,要强上了许多。

    虽说还比不上像米兰那样的国际大都市繁华,但是也算像模像样,各种街道规划之类的还算不错,路两旁绿化用的树木一排排整整齐齐,让人看起来还算是很爽心悦目,就连路过火车站时,江源也清楚地可以看到,印象中那个很有些陈旧的火车站,不知何时早已经焕然一新...

    不得不说汽车站离那位胡老名医的诊所还真是够远的,的士一直朝前开了大半个小时,一路上过了穿城而过的云江,直接进入了河西。

    看着的士竟然过了云江一桥,江源这还真是有些愕然了,不是吧...文阁路竟然在河西这边?

    江源轻吐了口气,然后又靠回了座椅上,心头微微地苦笑了一声,倒是没有想到,这位胡老医师的诊所竟然在河西;河西最有名的是有一座岐山,然后还有个岐山书院,当然更重要的是,云江大学城正位于这里。

    而当年,江源与某人一起报考,并顺利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东原大学,正位于大学城中。

    伸手摸了摸鼻子,某人觉得既然纠结,那么还是问一问好,早点踏实了比较安心。

    所以,对着司机问道:“师傅...请问这个庆元诊所离东原大学有多远?”

    听得江源这话,那位的士司机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然后看了江源一眼之后,笑道:“帅哥以前没到过庆元诊所吧!”

    “嗯...”看着这司机脸上露出的那种怪异表情,江源突然觉得似乎不太妙,干着嗓子应了一声。

    听得江源这话,司机脸上才露出了明了之色,笑呵呵地道:“文阁路就在东原大学的后边,而庆元诊所刚好就在东原大学后门的旁边,你说远不远...”

    “那里可是美女多啊,帅哥要是去庆元堂的话,可是有眼福了,文阁路旁边有各种店面,旁边还有一些小街道,基本上那些美女最喜欢从后门出来,到这里逛街...”司机这话一出,笑呵呵地瞄了一眼后视镜中,打算看看这位小帅哥兴奋的模样;

    不过他这一眼看过去,却见的后视镜中的这位小帅哥,原本还一脸淡定的模样,现在却是脸色有些阴郁,期待中的兴奋,那是一点都木有。

    看着江源的模样,这位的士司机心头一阵阵的愕然,这别的年轻人听得这话,虽说不少都装得淡定的很,但是那眼神之中的兴奋却是跑不掉的,怎么眼前这位,听得这话,却是仿佛如同听得东原大学突然变成了男校一般。

    过了阳江,这河西便不算大了,不几分钟,江源提着包便从车上下来了,看了看自己眼前一个挂着庆元诊所招牌的大门脸,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街斜对面,那个挂着东原大学牌子的校门,然后苦笑了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江源轻叹了口气,然后又回头看了看眼前这个自己将要呆一阵子的庆元诊所。

    这个庆元诊所的门脸还真是不小,这临街四个门面都是庆元诊所的,诊所的大门在第三个门面,左边两个门面都用厚玻璃封着,玻璃上贴着:“内科、外科、妇科、儿科...中医、煎药、打粉、输液..."

    而里边便是一排排的输液床位和座椅,三、四个护士在里边来回穿梭。

    而右边那个门面便是贴着斗大的一个药房二字。

    “这位胡老名医,看来还真是比咱老爷子混得好多了,单这四个门面可得不少钱...”

    江源这紧了紧背上的背包,正打算进去,这后边却是急冲冲地冲过来四五个人,有男有女,其中一人身上还背着一个,心急火燎地冲进诊所去。

    “胡教授...胡教授...快来救人...快...”这一群人,在里边一阵惊慌的喊叫,然后便听得里边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

    闻着鼻端处那淡淡的血腥味儿,江源眯着眼睛,看了看地上,微微地皱了皱眉毛,然后朝着顺着地上的血迹来路一直看了过去。

    这些血迹是一直从对面东原大学的后门口延伸过来的,一直到诊所的里边。

    “东原大学果然名不虚传...”想起刚才那一票人的模样,似乎都是年轻人,江源不禁地是感叹了一声,这东原大学在楚南是排名第一的学校,在全国也是前几,不知培养出了多少人才,乃是各地学子踊跃报考的学校。

    不过,看刚才的情况,东原大学不止是学术了得,这学风也是彪悍的紧,刚才那伤者,脸上青紫了一大块,这脚上还不住流血,明显是打架打的,而且应该还有人动了家伙。

    “只是情况不太妙啊!”看着地上那一路过来明显血量不小的血迹,还有诊所里边嘈杂紧张的气氛,江源轻吐了口气。

    虽然江源不打算在里边插一手,但是这会站在外边晒太阳也不是那么回事,这虽说刚过了中秋,但是这下午的太阳可是还烈的紧。

    走进诊所,这时门口已经没有人了,只有药房还有两个人在忙碌,而其他人都用到了里边的一间珍视里边。

    里边一个苍老的声音这时正沉声叫道:“李医师哪里去了?”

    “胡老...李医生刚出去买烟去了...”一个年轻的女声,这时惊慌地答道。

    “一时不抽烟会死啊!”那个苍老的声音怒骂了一声,然后便沉默了下来,过得一两秒之后,那苍老的声音沉声道:“打电话要他赶紧回来,拿绷带和纱布...先扎住,加压止血...再打医院电话,让他们出急诊接人!”

    听得里边传出的声音,江源眉头一皱,然后朝着诊室走了过去。

    这时,五六个人挤在门口,都在紧张地朝着里边张望着,其中一个身材姣好的女生听得身后的脚步声,这时露出了一丝喜色,转头望了过来,不过再看得走过来的是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生的时候,那秀美娇艳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然后又转回了头去,继续紧张地看着诊室内。

    看见这位漂亮女生脸上露出的失望之色,江源苦笑了一声,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让这位女生误会了,让对方以为是那位李医生;不过江源的脚步并没有停止,直到走到门口才停下来。

    这时,那位女生又回过头来,看了江源一眼,不过这时那眼中却是并没有什么好颜色,而是对于江源的靠近,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哥真不是来看热闹的...”看着女生那不悦的表情,江源暗暗地嘀咕了一声,然后伸头透过前边几人露出的空隙,朝诊疗室内望去。

    江源便见得一个花白着头发的老医师,正领着一个年轻医生和一个护士在里边手忙脚乱的。

    而那个受伤的年轻人脸色惨白地躺在那治疗床上,大腿之上的鲜血,这时却是依然在不停地冒出。

    看着这模样,江源的眉头一挑,知晓不妙了,这年轻人出血不少,这样下去只怕要休克了。ps:感谢marso07;牛神、静夜神、浪漫银月、深刻出发的打赏,还有各位在书评区和悬赏区留言支持天南的兄弟姐妹们...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