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十九章 二十八秒

第十九章 二十八秒

    江源脸上的笑容笑得极为舒畅自然,张开双臂就这么站着在道路一旁,阳光散落在那俊秀的脸庞上,真正的一脸阳光灿烂。

    他就这么沉浸在了其中,沉寂在这这种温暖和放松之中,没有戒备,没有身体的绷紧,彻底地放松了下来。

    旁边的人流川流不息的走过,不时有人停驻下脚步来,看着这个状态有些脱线但是笑得一脸阳光而又有些傻乎乎的大男生,然后掏出手机“咔嚓”一下之后,捂嘴偷笑而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自行车载着一盆高高的小树从江源的身边呼啸而过,那一闪而过的树影从江源的脸上一掠而去,终于将沉寂在阳(求推荐票)光中的江源唤醒了过来。

    江源睁开眼睛,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才想起,刚才自己觉得很舒服,似乎伸了一个懒腰,只是...这个懒腰伸得有些长了...

    江源走进诊所的时候,正好撞见了胡老医师出来;看见江源还有他手里提着的东西,胡老医师笑道:“江源...先回房把东西放好,等下就下来吃晚饭...”

    “哎...知道了,胡老...”江源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赶紧回房放东西去了。

    看着江源的背影,胡老医师眼中突然冒出了一丝疑虑,突然觉得现在的江源似乎跟首先接触的江源有些不一样了。

    首先的江源,谦恭淡然中带着一丝丝难以让人发觉的阴郁气息,这种阴郁气息在他这个年纪的人是极少出现的;但是这才多久,那丝深藏在江源身上的这种阴郁气息却是仿佛瞬间消失无踪一般,让江源真正开始出现了一种年轻人该有的阳光气息。

    不过,胡老医师倒是也没有多想,笑了笑,便出门去了(求推荐票)。

    晚饭时,江源终于见到了诊所的全体人员。

    看着这满满的一桌,江源才真正确认,胡老医师的这个诊所,简直就是一个小医院一样。

    药房的吴姐、黄哥;护士张姐、刘姐、小晴、小丽、小美;外科李医生、妇科刘医生、儿科张医生;保姆罗阿姨;加上胡老医师和张岳一共是十一个,现在再加上江源那就整整凑足了一打。

    “大家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江源,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庆元诊所的一员了...”

    这在座的一些同事们,不少下午都见过江源的,当然,就算是没有见到,但也知道江源的名字,知道他今儿下午做的那台手术...

    “二十八秒...除去麻醉的时间,真正做这台深层血管结扎术,只用了二十八秒...”当时在小手术室帮忙的护士张姐记得很清楚,而且下午她不时感叹地和其他的护士和同事说起这事,一个连附一医院急诊科罗医生都不敢做的手术,这位小江医生只用了二十八秒,她当时可计算得很清楚。

    所以,这没有见过江源的同事们,都纷纷用极为好奇地目光打量着江源,看着这个年纪似乎还很小的年轻人。

    “大家好,我是江源...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江源满脸的微笑,朝着众人客气的点了点头;

    “哎哎...欢迎欢迎...江医生,以后大家互相关照互相关照...哈哈...”李医生打着哈哈,极为热情地呼应着。

    “对对...江医生就别客气了...大家以后就是同事了...”其余等人也纷纷地应道。

    一顿饭下来,江源渐渐地便与众人相熟了起来,吃过饭,在诊所里随意逛了逛也算是熟悉了一下环境。

    不过,江源却是发现,诊所的生意还真不错,就算是晚上,依然不时地有病人过来看病。

    对于自己接下来要大多数时间呆着的内科,江源渐渐地也开始熟悉起来,张岳名义上是跟着胡老学习,但实际上他有独立的处方权,而且负责协助胡老进行西医方面的用药等等,同时对于中医方面进行初步的诊治。

    而胡老主要是对中医方面进行处方,对于张岳开出来的西药大多数时候,只是看一看,偶尔删减一下;然后对张岳的中医处方倒是要严格的多。

    这让江源有些奇怪,一个拥有执业医生证的医生跑到胡老这里来学中医,还真是有些怪异的。

    不过,这是人家的事情,江源也没有去想太多,他只是穿着工作服在一旁看着,然后仔细地听着胡老对病人的问诊,以及看看病人的脉象,最后看张岳和胡老的处方。

    江源的中医基础说起来还是不错的,虽然他没有真正学过中医,但是从小老爷子便对他进行中医方面的教导,同时许多看病的时候,都会让江源在一旁看着,并讲解一些病情给江源听,所以对于胡老医师所看的病以及所开的药,江源大多数还是能够看出道理来的。

    至于西医方面,江源这时却是有些犯傻×了,小时候老爷子没教过,张大之后,也就是这三年里被队长他们逼着看了一肚子的书,除了有些理论之外,内科其他方面简直是一塌糊涂,就连听个心肺,也只能勉强听出谁呼吸粗一些,谁呼吸弱一些,什么啰音杂音什么,根本就不太懂。

    这样江源突然对自己有些纠结了起来,看来这纸上谈兵大多数时候还是不太靠谱的...

    不过,胡老医师对江源却是颇为满意,至少偶尔问上江源两句中医方面的问题,江源都还答得十分得体。

    晚上的病人并不太多,原本医生和护士们大多在旁晚六点便下班了,不过今儿由于江源的到来,所以都一块吃过晚饭,然后没事呆上一两个小时,便都纷纷下班了;

    胡老医师这时也在八点钟左右便离开了诊所,剩下张岳和一个护士小美还有药房的黄哥值班。

    江源这时早已经得知诊所会在晚上九点半关门,只是他这眼见得到九点,这便如同往日一般开始一阵阵的困意袭来。

    不过没法,江源只得是强自撑着,总不好意思诊所还没关门,便自个上去睡觉去了。

    还好这到了九点基本上也没病人了,偶尔来一个也是买药的客人,江源坐在那地,半瞌睡半清醒的,总算是没有昏睡过去。

    倒是坐在对面的张岳,看着江源是一脸的古怪之色,这才几点,怎么对面那小子就打瞌睡了么?坐在那地一身僵硬的坐得笔直,但是那两只眼睛那眼皮就眼见着直往下边掉?

    “那个...江源,你要是困了就去睡吧...等下我走的时候,不会反锁大门的...”

    “啊...没事,没事...”江源强撑着答了的张岳一句,愣是没起身,他觉得自己这回可不能再像在家一样了,可一定得撑住,得把九点就犯困的习惯扭转过来,明儿可是胡老晚上值班,这要是天天这样下去,没等得诊所关门,就瞌睡那可不好意思。

    亏得他这三年来,意志力磨炼的还不错,这泡了一杯浓茶,坐在那地,强撑了半个小时,虽然有些迷糊,但愣是没睡过去;

    这正迷糊间,突然脑海中莫名地一条讯息冒出:“机体强烈抗拒休眠...休眠时间推迟一个小时...”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江源突然之间精神却是一振,然后猛地睁开眼来,发现自己什么瞌睡都没有了,似乎如同刚睡醒一般的精神。

    这对面正一边看书,一边不时好笑地看着江源,等着看江源什么时候会一头栽到桌上的张岳,这时却是被江源那猛地一下睁开双眼,给吓了一跳。

    看着江源那一直有些迷糊的眼睛,瞬时一片清明,张岳这会还真是被弄得一脸的惊疑,这小子这到底玩什么...

    而江源这时,也摸着后脑勺满心的疑惑,弄不懂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撑着撑着就一点都不困了。

    九点半,诊所准时的打烊了,待得众人都离去之后,江源将大门锁好,然后便回房间去了,只是他这一边洗澡一边疑虑,愣是想不明白今儿这到底是咋回事。

    既然没有了困意,江源这洗完澡便有些兴奋地坐到床上,开了电视机,打算看会电视,要知道他这回来之后,由于九点准时犯困的原因,这还真没怎么熬过夜...不过这才看了没几分钟,突然又是一阵困意袭来...

    “尼玛...怎么又来了...”发觉不对的江源暗骂了一声,立马按下了电视的遥控器关了机,然后伸手关掉灯,躺倒在上床。

    果然,江源没有了强制抵制困意的想法了之后,这倒在床上之后,便立马昏睡了过去...

    然后一条讯息再次冒了出来:“机体进入休眠状态...异种精神能量吸收分析开始...”

    随着这条讯息的出现,江源眼前一亮,然后那位让他纠结的祖师爷再次地出现了,又开始摇头晃脑地讲解新的方剂了...

    “参苏饮内用陈皮,枳壳前胡半夏齐,干葛木香甘桔茯,气虚外感最相宜。参苏饮:益气解表,理气化痰;主治:虚人外感风寒,内有痰饮...”

    江源的思维再次迷糊地陷入了那怪异的环境中去,对外界的一切丝毫没有任何感知;胡老医师原本因为这诊所晚上终于有个人守夜了而感到高兴,这要是知道江源现在睡得这般死,就算是有人将整个诊所搬空了,江源也不会醒来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晕了去。

    江源这般静静地躺着,却是不知道,在他窗户对面的东原大学,一些关于他的讯息,却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求各位兄弟姐妹们推荐票支持...另感谢无道仙尊兄弟的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