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二十章 胡老的考究

第二十章 胡老的考究

    东原大学女生宿舍五号楼306寝室,李小雨正躺在被窝里,随意地用手机刷着微/博,突然看到了一位同学转播了一条名为“文阁路惊现失恋哥...”的微/博,而且上边还附着一张照片。

    李小雨好奇地点开来看了一眼,然后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瞬间地便瞪圆了。

    “小源哥哥?!”小雨惊愕地看着手机上的照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终于确认这个照片上的人,确实是那位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小源哥哥...

    “小源哥哥怎么跑到云江来了?还在文阁路?”看着照片,小雨好奇地自言自语着。

    在小雨宿舍对面的四号楼6(第二更求票)02寝室,也有一个身穿着粉色睡衣的女生,正一边看着电脑,一边用电吹风吹着一头柔润的秀发,随着她不时抖起的秀发,露出了一张极为秀丽的侧脸。

    将头发吹干之后,女生放下电吹风,随手拿起一把梳子开始捋顺自己的长发,然后顺便开始随手用鼠标点开了一个网页。

    网页之上的几个大字极为的醒目:“东原大学论坛...”

    随意地浏览的几条帖子之后,女生正打算关掉网页,突然看到了一个发帖者为“紫月猫猫”的id所发的帖子:“随拍到的可爱脱线帅哥...呜啊,皮肤好到想亲一口...”

    “这个小花痴...”看着这个帖子,女生的嘴角微微上弯,露出了一抹诱人的微笑,然后随手点开了这个帖子。

    随着帖子里的那张照片缓缓地打开,女生随意地瞄了一眼照片,突然之间那诱人的微笑僵住了...

    “机体即将苏醒,异种精神能量吸收暂停...由于机体精神进入空明状态,精神状态得到(第二更求票)净化,脑细胞活跃,精神能量吸收分析加速,效率提高百分之九十三,此次休眠吸收方剂类讯息约一千零三十五条,剩余精神能量吸收分析将在下次休眠时继续...”

    清晨五时半,例行出现的讯息再次冒出,却是并没有因为江源进入休眠的时间推后一小时,而推迟早上清醒的时间,江源在六点时,准时地醒来。

    摸着依然如同往日一般有些昏痛的脑袋,江源穿上一身宽松的衣服,洗漱了一下之后,走出了诊所的大门,只是看着已经有些早起的人路过文阁路,江源轻叹了口气,这大城市可比不得自家的院子,想要找个可以练功的地方可不容易。

    江源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要找到这样一个地方,只有一个选择了。看着东原大学的那块招牌,轻轻地苦笑了一声之后,便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走进了东原大学的后校门,看着里边那幽静的林荫小道,还有那清新的空气,江源那有些困倦的精神无由来地一振,然后快速地张望了几眼,朝着一处林木较为密集之处快步小跑而去。

    这时,时间尚早,虽然不时有早起晨练的学生经过,但江源绕了一圈之后,还是找到了一块安静地方。

    这块地方是一片小树林,有一条小道从小树林中经过,而在小树林中,却是有着一块小水泥坪,旁边还有几个小石凳,貌似是男女约会的好地方。

    不过这大清早的,自然是不会有人来约会的,而且晨练的人也不大可能跑到这边来,水泥坪也极为的干净,而且旁边还有大树分丫,让江源极为的满意,看来以后练功的地,有着落了。

    缓缓舒展身姿,江源慢慢地伏下身去,开始了五禽戏第一戏:虎戏...

    “呼…吼…呼…吼…”

    江源双腿双手撑地,身体极有韵律地全力前倾和后退着,在前倾的同时,那胸腹喉间不住地发出“哈”的声音,而在后退的时候,胸腹喉间的快速地收缩,开始如同风车一般的沉闷“呼”声...

    继而两手先左后右问前挪移,同时两脚向后退移,以极力拉伸腰身;按着抬头面朝天,再低头向前平视;仿若懒虎伸腰,腰身脊柱之间的关节不住发出,如同炒豆一般的“啪啪”声...

    如此般的,虎、鹿、熊、猿、鹤...五戏连环,时而如猛虎啸山,时而如牡鹿闲步、时而如肥熊趟地,时而如灵猿挂枝,又而如白鹤展翅...

    一套套路下来,江源周身细汗微出...

    而江源不经意之间又瞄了左肩的红色纹身一眼,便又瞧见这红色纹身依然在隐隐闪烁;

    练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江源终于缓缓地停了下来,伸手抹去了额头的一丝汗意之后,江源又仔细地看了那红色纹身一眼,却见得这纹身在自己停止练习五禽戏之后,便不再闪现,但是现在虽然处于黯淡状态,但是较之以前却是明显的多,这只要稍稍仔细看一看,便能看清楚这纹身的模样了。

    江源微皱了皱眉头,伸手用力地抹了抹左肩的纹身处,但是那红色纹身却是不为所动,一点反应都没有;江源无奈地轻吐了口气,然后便没有再注意这个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回诊所去了。

    回到诊所,洗了个澡,换上套干净的衣服之后,刚好七点半,下楼打开诊所的大门,很快地,同事们便陆续地开始来到诊所上班了,而江源也开始了正式的第一天上班。

    胡老医师的诊室不小,诊桌也是很大,张岳坐在胡老医师的对面,而江源自然就是坐在胡老医师的旁边了。

    上午这刚开门,前来看病的病人就不少,当然,这大清早的多是一些老年人,进来之后,很快地便分了流,那些单纯开西药的,直接便坐到张岳那边去了,而一些要开中药或者看中医的,便都坐在了胡老医师这边。

    胡老医师病人不少,不过看病的速度却是也不慢,一边把脉一边对病人进行问诊还有望诊等等。

    江源这便小意地在一旁看着,同时听着病人的一些对病情的自述还有胡老医师进行一些针对性问诊的情况。

    看着胡老医师的那些问诊,江源这暗暗地点头,发现这胡老医师的问题,都极为的有针对性,通过这些问题和病人的回答,江源甚至没有把脉,都能大致确认病人的病症。

    胡老医师问完之后,便收回了把脉的手,朝着江源示意了一下。

    江源点了点头,便也伸出右手的食中和无名三指,轻轻地扣在病人的腕间,开始静静地感受起病人的脉象来。

    看着江源的动作,胡老医师也暗暗点头,这江源虽然在外边呆了几年,也没读大学,没正式学过中医,但是这基础还真是不错的,至少这动作和规矩方面还是极为的熟练,看来自己那位老友,可没少费心力。

    感受着手指之下,那条腕脉正在快速地跳动,江源轻轻地吐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因为他这时感觉自己对那腕脉的细微波动,感觉得相当清晰,似乎手指的触感较之以前要敏锐了不少一般。

    不过江源也没有太去在意,毕竟这次回来之后,全身各处似乎都发生了变化,鼻子更是灵敏的可怕,这点点情况,并不值得太过惊讶。

    当下微微地把了十数秒钟脉之后,便示意病人换一只手。

    看着江源只略微把了十数米钟的脉,便换了一只手,胡老医师这眉头微微地一皱,而对面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张岳,看着这情况,那眼中却是也闪过了一丝冷笑。

    不过江源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将心神都投注在了感受病人的脉象上,这次又是略微十余秒钟之后,江源便松开了手,对病人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了。

    “江源...你刚才把的脉象如何?”胡老医师似是随意地对着江源考究道。

    看着胡老医师果然对江源发问了,张岳这眼中隐藏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他跟了胡老医师已经有了大半年了,自然知晓胡老医师对任何事都极为严谨,特别是对待学生方面,更是极为严格,江源刚才似乎是漫不经心的模样,现在肯定是惹恼了胡老医师了。

    中医的把脉,那可是一门极为复杂的学问,许多中医师研究毕生,也只能算是粗通其道,这把脉除了胡老这样经验老道的老医师,谁能把脉把个十几秒钟,便能大致判定出其脉象情况?江源这不是自找不自在么?

    所以,张岳这一边给病人开处方,一边两耳支起,偷笑着注意对面的情况,打算看看江源的笑话。

    江源点头道:“脉象浮而紧...结合起舌苔薄白,且表现为咳嗽、头疼、畏寒,应为风寒在表之证!”

    对于眼前这个病人的病症情况,江源可是熟悉的紧,当年跟着老爷子看病,就这个看得最多,而且对于这种脉象也是熟悉的很,加上当初看书不少有印象,所以他顺口便将整个病症的情况给报了出来。

    听得江源这话,胡老医师抚须微笑点头,暗道难怪自己老友前日打电话给自己时,言语之间满是自信,江源这小子果然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不但外科了得,竟然连中医也没丢下,这浮紧之脉,虽然易于辨认,但是能够在短短十几秒便判断出来,这确实是不错。

    一旁支着耳朵的张岳,听得胡老医师没有做声,忍不住抬头瞄了一眼,见得胡老医师那抚须微笑的模样,这心头便是一凉,心头很是不忿道:“这小子狗屎运竟然蒙中了...”

    ---第二更已到,请各位兄弟推荐票支持...

    另感谢暗黑血狼兄弟的打赏。

    。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