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三十一章 浮脉七像

第三十一章 浮脉七像

    回来的时候,李主任便没有再送,而是让司机送江源和胡老回诊所去。

    “江源…你觉得几率多大?”胡老坐在车上正闭目养神之间,突然缓声地道。

    江源自然明白胡老问这话的意思,当下便微笑着道:“不会超过五成…”

    “五成…”胡老的眼睛一亮,不管超不超过,但是有四、五成这便足够了,就算是没有能完全康复,但是恢复大半,那应该是绝对没问题的,想不到自己这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办法根治的罗省长这个病症,江源一来,结合他的推拿术之后,竟然有了希望。

    胡老医师转头看了江源一眼,微微地兴奋交代道(求推荐票):“好…我尽量把中药给调整好…推拿方面你就多用心!”

    “好的!”江源微微地一笑,点头应允。

    对于这位罗省长,江源还是蛮重视的,至少这会是一个好机会,他现在有些其他方面的力量,但是根本不敢动用;

    虽然整个小队都已经全军覆没,就连他也在最后自爆了,但是江源依然不敢确定是否还有人在注意着这边;

    所以…江源现在只能尽量的蓄积自己的力量,尽量地先让自己稳定下来,找到一些高层可以使用的关系,来一步一步地攒积可以触及到那个层面的力量,来寻找那个将整个小队覆灭的真相。

    虽说这位罗省长只是政界一系的,但是华夏国内关系错综复杂,就算是在这件事情上用不上,但是至少有希望可以通过他来接触到更高层面的存在,虽说希望不大,但是有一线希望和机会,江源都不会放弃。

    回到诊所,江源和胡老都没有谈起这事,而张岳同学很是想从江源的脸上看到些什么,但是他很快地失(求推荐票)望了。

    临傍晚下班前,趁得张岳先出办公室的机会,胡老医师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有些古旧的手抄书递给江源道:“江源…这本书好好用心看看…”

    江源接过书看了眼封面:“云江居士脉证笔录…”

    看到云江居士两字,江源一愣,立马便知道了这本手抄书的来历,他曾听老爷子说过,这云江居士乃是当年国内最为知名的老中医,他一位老友曾有幸拜在其门下。

    看来这似乎正是胡老当年的师父留下的脉象学笔记,这让江源对胡老医师更多了几丝的感激之意,这样的师传秘本,胡老医师愿意拿出来让自己学习,那可真是正式把自己当自家人看了。

    “谢谢胡老,请胡老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学习的!”江源感激地对着胡老点了点头。

    张岳回来后,并没有注意到这本书的存在,他只是一直不时地看看江源,对江源可是嫉妒的很,这样一个接近领导的机会,他等了许久,竟然便宜了江源。

    终于等了到晚上九点,值班的两人快要下班了,张岳终于忍不住对着江源好奇问道:“江源…今儿去罗省长那里,罗省长情况怎么样了?”

    正在细细品味这本脉学书的江源,微微地抬起头,看了张岳一眼,看着张岳眼底深藏着的那厮按耐不住的好奇,然后淡笑道:“没什么,似乎是腰痛的老毛病犯了,胡老给开了个方子!”

    “啊…哦…”张岳又是期待,又是失望地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情况,他是能猜到的。

    江源说罢这句,便又开始埋头看书了,让张岳是郁闷的紧。

    晚上十时,江源准时地进入了睡梦之中,在左侧肩膀处的那个红色纹身的闪烁之下,和提示声中,那位祖师爷同志再次地冒了出来,开始摇头晃脑地讲述着方剂组成等等。

    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凌晨三点左右,随着祖师爷讲完一个方剂之后,突然红色纹身再次加速的闪烁了起来,那个提示声第一次在半夜中突兀的响起:“精神能量分析吸收、方剂部完成,一共吸收方剂类讯息一万一千零九十六个;九尾第一尾能量饱和达百分之五十三…现启动脉学部…”

    随着提示声的消逝,这位祖师爷终于没有在摇头晃脑地在江源面前晃来晃去,而是出现在了一间静室之中。

    这静室之中,有古香古色的诊桌一张,桌上有陈旧脉枕一只,笔墨纸砚若干…

    最主要的是,在诊桌的旁边,还坐着一位脸色愁苦的古装老者,而祖师爷正垂眉低目地,伸手把脉。

    不过此时,江源的耳边突然浮现出了一阵苍劲而古韵的歌声:“脉理兮,用心细,三法四中要熟记。人脉难,需勤理,察形辨象非容易,浮沉迟数力为中,扩充各脉真消息,此理需明未诊前,免之新医,吃脉记,经为一贯用心机,指下回声诊妙记。”

    听得这阵歌声,江源只觉得心头一阵阵的通明,这些日子感觉到感受脉象中的艰难和无奈,似乎都被这阵歌声说得淋漓尽致一般。

    而且这一段似乎是脉学总决一般的歌声,其中有几句,却是让江源似乎心头大悟一般。

    “浮沉迟数力为中,扩充各脉真消息…”

    在江源对这两句真言一般的口诀在迷迷糊糊的感叹中,突然一阵血脉搏动之声在他耳边响起,然后一阵似乎自己正在把脉一般地,感受到指尖之处那一股细微但清晰的跳动,正从触感之处传来。

    再次一阵的歌声响起:“浮脉:轻寻有、按无有,浮脉漂然肉上游,水帆木浮未定向,浮脉中间仔细究,有力恶风见表实,无神无力指虚浮,浮脉里有七瓣,共分紧、缓、滑、数、迟、虚、洪,其中理性要经验。”

    听得这一阵歌声,江源迷迷糊糊地感受着那指尖处传来的细微跳动,心中一片恍然,这不就是早已经清楚明了的浮脉七像么…

    虽然江源早已经清楚这浮脉七像的情况,但是这指尖处的细微跳动,还有耳边持续传来的那血脉搏动之声,却是依然一丝不苟的,从七种浮脉中不停轮换,似乎很有一种不让江源弄得滚瓜烂熟,誓不甘休的模样。--周一,冲榜期间,求各位兄弟姐妹,推荐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