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五十一章 这啥那啥

第五十一章 这啥那啥

    在一众男同学们复杂的眼神中,江源回答了女同学们的几个问题,终于无奈笑问道:“怎么都是女同学,这次有没有男同学?难道各位男同学都没有问题吗?”

    这众同学现在都明白的很了,胡教授似乎对这位江老师那是放心的很,以后只怕很多时候都会是这位江老师来讲课,而且以后打分什么的,很有可能这位江老师的意见会是相当的重要,所以没有人愿意给这位江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这见得江老师一脸不虞的模样,当下立马便有两三位男同学举手了。

    见得终于有男同学举手了,江源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可不愿意自己的课堂变成了女生专场,这不单会影响自己的课堂气氛,而且只怕也会造成其他学生认为自己这人人品有问题,只关注女同学,这也太不像话了。

    所以,他必须扭转这种气氛,以免给以后的教学带来麻烦...

    将几个男同学的问题一一仔细解答之后,下课铃声适时地响起,江源点了点头,道:“好,今儿就到这里,下课...”

    只是江源这下课了,却是依然还有两位女同学围了过来了,愣是拉着江源,说还有两个问题要问。

    江源无奈,只得耐心站着,回答了两人的问题。

    “膈以上为上焦,横隔以下到脐为中焦,脐以下至二阴为下焦...至于包含哪些脏腑,你们解剖学里边可都学过的,.我就不一一复述了!”江源耐心解释完,然后笑道:“还有问题吗?”

    这两位女同学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女孩子终于羞涩地看着江源笑了笑,道:“江老师...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想...想请教一下!”

    看着两位女同学那有些诡异的表情,江源突然觉得只怕不是什么好问题,当下只得无奈道:“还有什么问题?”

    “江老师...您皮肤为什么这么好啊,请问您平时到底用的什么护肤品啊,有什么秘诀吗?”两位女同学满脸希冀地看着江源,好奇请教道。

    “呃...”江源的额头直冒黑线,他皮肤好,他也想知道是为什么,自家当初可是一身的小麦加古铜色...

    “那个...天生的...咳...这个是天生的...”面对两个女同学那希冀的目光,江源干着嗓子,应着道,逃也似的跑了。

    好不容易跑回诊所,江源这头疼地揉着自己的额头,这皮肤颜色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啊,难不成真的要天天跑太阳底下去晒不成?可这哪里有时间...

    第二日,又是大四的中医深化课...

    对于去大四上课,江源是相当抗拒的,但是面对胡老医师那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江源退让了。

    “上课就上课...谁怕谁...”江源给自己打着气,这一辈子啥妞没见过?这两年往自己身边凑过来的妞还少?细腰的长腿的巨胸的...咱怕过谁?还怕看见你个小妞?

    江源昂首挺胸地跟着胡老医师后边走的是虎虎生威...

    “你干啥呢?又不是让你上战场...”听着身边那特别沉重的脚步,胡老医师终于忍不住了,转过头满脸古怪地看了江源一眼,话说自家这徒弟往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家伙,上次去都一点问题没,怎么这回这么不对劲?

    江源老脸一红,赶紧干笑道:“没事...没事...今儿午饭吃多了点,撑的...嘿嘿...撑的...”

    走在胡老医师身后,江源轻轻地吐了口气,这有些紧张的心绪终于慢慢地平缓了下来,说实话他很有些不懂,不懂自己这是为什么...都三年多了,当年本也没什么,现在更应该早已经没有什么了,为什么自己会紧张呢?

    江源暗自苦笑了笑,定了定神,然后随着胡老医师走进教室去。

    这次注意到他的人可不少,毕竟这位年轻的江老师可比前边那位老同志要吸引人的多。

    走进教室之后,江源没有乱看,只是自己又在那个角落地坐下,看得胡老医师的是一脸的无奈,这小子...

    “各位同学...咱们今儿继续复习...中医基础之气血津液...”

    徐青灵依然坐在那个位置,很认真地在听着课,手头还不时地记一下笔记,只是偶尔不经意之间,她的视线还是会忍不住地瞄上一眼,那个角落里的身影。

    话说好奇是人类最大的原罪...

    也有话说,好奇心害死猫...

    女人的好奇心就更是如此了...特别是在对于男人,女人的好奇心就更甚了。

    原本如同江源所想,没啥吗...这有啥...老同学见面,虽然那啥...但那有啥?一点啥都没有...

    这徐青灵也是如此想的,但是这江源为什么三年这么大的变化,当年在尼泊尔,他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会这么大变化?为什么短短三年,会让当初那样一个有些瘦弱的小男生,变成现如今...现如今这般...这般成熟而...甚至有些异样的魅力...

    作为原罪级别的好奇心,不时地扰乱着她的心绪...

    江源这会倒是淡定的很,早已经稳定了心绪,这坐在下边,坐的笔直,仿佛是在很认真地听着胡老医师的讲课,但是这斜对面讲台上的胡老医师却是看得真切...这厮又睡着了...

    这下意识地伸手摸起一支粉笔,就要抖手丢过去,突然才想起,这小子可不是学生,是自己拉来讲课的,而且等下还要拉他上台讲课呢。

    当下这才又郁闷地随手将粉笔丢下,继续念道:“气之分类有元气、宗气、营气、卫气......”

    讲完气这一节之后,看了看手表,胡老医师只觉得跟这些大四讲课对他来说,还真是一种挑战,原本计划着这一个小时,要将这气血津液三节都讲完,但是这讲着讲着一看手表,才发现自己讲个气这一节便耗费了这整一小时。

    每次他讲着讲着,讲顺口了,就会将这理论继续深入,讲得是畅快淋漓,但是却总会忘记了,因为课时关系,这些都只要浅浅一讲的...

    实在是纠结的胡老医师,只得道:“好了,各位同学休息一下...”

    下得台来,胡老医师伸手将江源推醒,一脸挫败地道:“醒了...等下你接着讲血和津液...”

    江源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时间,猛地一醒过神来,愕然地看着胡老医师半响,才苦着脸道:“不是吧...老湿...您一个小时才讲了第一节?”

    听得江源这话,胡老医师老脸一红,羞怒道:“怎么?不满意啊...以后,所有课都你讲...”

    。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