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四章 宝物送佳人

第四章 宝物送佳人

    这件事,我好像做得有点不太妥当!陈太忠并没有远离,而是呆呆地站在报名处门外发着愣,隐约中,他觉得,用装聋作哑和缩地成寸处理刚才的事情,并不是最好的选择。(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Www.Moksos.Com)

    他的情商是低,但智商却不低,刚才,我是不是应该选择一下立场,支持其中的一方呢?这样一来,虽然是得罪了一方,但毫无疑问,会博得另一方极大的好感。

    当然,如果不得不选择一方的话,他铁定会选择矮胖者这一方,人家都能代表组织说话,他聪明着呢。

    不知道谁曾经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现在,陈太忠就陷入了偏执的状态中,努力想考虑清楚,刚才是不是能有更好的处理手段。

    算了,不想了,想来想去,他还是没怎么整明白,总觉得这么做也有这么做的好处,反正——哥们我能意识到这个问题,情商一定是有了长进!

    既然想通了,他就想拔脚走人了,冷不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陈太忠,你也报名参加考试了?”

    陈太忠转头一看,身后这位眼睛极大,睫毛长得可以扫地,认识,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他毕业于凤凰城重点中学十三中,每个班最少有七十个人。

    不过,人再多,打招呼的这位,他也能记得,班里的宣传委员杨倩倩,相貌姣好,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她能歌善舞,是每次班里活动,出名的活跃分子。

    “哦,是你呀,”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你也是来参加考试的?”

    他心里有点犯嘀咕,这个杨倩倩,以前在一个班的时候,她也没跟我说过几句话啊,今天怎么会……看起来比较热情?

    他这个反应很正常,虽然痛定思痛地决心提高情商,也在学校里注意跟同学友好相处,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坏毛病养成几百年了,指望一下改过来,那是不现实的。

    尤其在他走神的时候,虽然那种时候不是很多,但是他下意识说出的话,都是很呛人的,所以,在大部分同学的眼中,他还是一个性格比较怪癖的人,再加上大家都是天之骄子,学习任务也都很重,没人愿意跟他多来往,那也是很正常的。

    “是啊,”杨倩倩认真地点点头,她是班里少有的几个没考上大学的,不是因为分数不够,她的分数过了线,但偏低,无法进入喜欢的学校,打算念一年高四。

    看到公务员考试通知,她也发现了其中的“漏洞”,就想来试试,眼见自己的同学出现,以为对方也没考上学校,才好意思出声打个招呼。

    女人当官?陈太忠有点傻眼,不过,他没说出来,情商提高了嘛。

    “怎么样,你有信心没有?”刚出学校的中学生,还是比较质朴的,杨倩倩好心发问。

    “有啊,资料发得这么晚,我更有信心了,”陈太忠实话实说,倒也没觉得这话里有什么不妥。

    “小心啊,听说内定了不少人呢,”杨倩倩凑过身子来,轻声向他嘀咕,少女身上的青春气息,毫无遮挡地向他涌来。

    “你也要努力啊,”陈太忠悄声说,心里却是有些不爽,嗯?居然有内定一说?这么不公平的事儿也能发生?

    “没事,里面有个考官,对我可好了,”杨倩倩的脸一红,她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个考官要我晚上去他家接受辅导呢。

    “考官?”陈太忠有点傻眼,问题严重了啊,那个矮胖,万一要是考官的话,这可是提前惹人了,“这里不是报名处么?怎么会有考官出现?”

    “谁知道?”杨倩倩也考虑到了,那人未必是真的考官,可是,这次高考落榜,对她的打击也很大,虽然明知道,晚上辅导,这估计不是什么好路子,但是……万一事情没有想像得那么糟糕呢?

    那岂不是错失了一个机会?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陈太忠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已然知道贸然离开大学是不对的,自己这次若是坐视别人“内定”,他一个高中生,想当官,怕是得再读一年高四,上完大学再说看了。

    能让我陈太忠吃亏的,这个世界还没谁有这个资格,他一时狂性大发,内定?哼哼,咱们走着瞧,扰人修炼,可是比断人财路严重多了!

    想明白这个问题,他一抬眼,杨倩倩已经不见了踪影,四下一扫射,才发现,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正在渐行渐远。

    有人照顾她,估计不用**心了,这一刻,他又没心没肺了起来,转头就想回家。

    不对!他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人家告诉自己这么重要的信息,要是没有点什么报答,似乎,似乎又是情商不够了。

    “杨倩倩,等我一下,”他一边喊着一边追了过去,路边一个眼镜男的眼镜,“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这不是刚才那个聋哑人么?”

    “什么事啊?”杨倩倩是看他在那里魂不守舍,喂了好几声才离开的,眼见他追了过来,有点不解。

    “这些考官,未必是好东西,”陈太忠已经想好了说辞,“这次资料你拿得这么晚,复习得过来么?”

    “那有什么办法?”杨倩倩长叹一声,经此一问,她愈发坚定了晚上去接受“辅导”的念头,“大家都一样啊。”

    “我送你,哦不,借你一个好东西,”陈太忠看看四下无人,把那个小小的须弥戒自手上摘了下来,“这个东西,应该这么用……”

    杨倩倩看着他的示范,愣了足足有十分钟才反应过来,她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小嘴,这个陈太忠,果然是个怪人啊,还有这种……这种离谱的东西?

    下一刻,她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嗯,很严重,心里也顿时地警惕了起来,“你借给我这么贵重的东西……为什么?”

    “你是我的同学啊,”陈太忠向她坦然地笑笑,“同学之间不帮忙,天理不容吧?”

    “那你呢,你怎么办?”这一刻,杨倩倩真的感到了来自同学间的暖意。

    “我嘛,我自然复习得过来,”陈太忠的小尾巴又翘了起来,这虽然属于情商,但跟他的性格也不无关系。

    “这次高考,我考了六百四十多分呢……”丢下这一句话,这厮昂然地走了。

    “六百四十多分,不上大学,来考公务员?”杨倩倩更傻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