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二十一章 文化用品

第二十一章 文化用品

    那年轻男子也愣了一下,看向了陈太忠,显然,他也觉得这位有点面熟。(www.moksos.com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

    不过,下一刻,他就很不屑地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了一个服务生,“要最新的,最好是跟广州香港同步的,我的女朋友,年初才从美国回来……”

    年初才回来,那自然是眼界很高的。

    听到这话,陈太忠同旁人一样,眼光扫向了那名女子,好看,确实好看,不过不管怎么看,陈太忠都觉得,她同店里其他的客人都有一个相似的地方:身上隐约带点风尘女子的气息。

    或许,这就是媚意吧?他也没怎么在意,别人的女人,关我什么事?早点开票走人才是正经,反正这女人,也算不得倾国倾城,甚至连那仙人跳的黑寡妇,似乎都胜她一筹。

    这票也不知道能不能报?他的思路,转了回来,看看那为难的服务生,“怎么?不能开办公用品?”

    “不能,”服务生摇摇头,低声解释,“能开文化用品,行不行?”

    情趣内衣,那好像……确实是一种文化,陈太忠点点头,“好吧,就这个吧。”

    两人正在商量,那边的服务生发问了,“请问这位女士,你穿多大的尺码?”

    女人还没回答,她的男伴发话了,听起来很是有些得意,“哦,她的胸罩嘛,是34D的……”

    陈太忠听到这话,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他才买完内衣上完内衣扫盲课,自然知道这胸罩编码的来历。

    前面的数字,是女人的下胸围,ABCD什么的,那是罩杯大小,像他买的,就是80、85、90胸围的C、D和E的罩杯,他认为,任娇的胸真的不小,反正这东西,只能买大不能买小。

    可他一听说对方的下胸围才34厘米,就忍不住了,他可不知道,人家说的那是英寸,换算成厘米也是86厘米。

    “你笑什么?”那男人本来颇有些自傲的感觉,听到这种明显带了不屑的笑声,登时恼怒了起来,总算他还记得,那厮似乎有点面熟,所以没说太过分的话,“没见过男人买女人内衣?”

    陈太忠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不高兴,只是,他没有心情跟他唧歪,只当没听到,伸手去柜台里取发票。

    “真不好意思……34D的,没货了,这是最新款,卖得太俏了,”服务生怯怯地解释,“刚才那个人买了很多,最后一件也被他买走了。”

    这对男女看上的,正是那银色丝网的,一百二十八元一套的,陈太忠买的是不少,但34D的,也只买了一件,这服务员的陈述能力,有点问题。

    “是他?”男人的手愕然地一指陈太忠,见那服务生点头,两步就走了过去,一拍陈太忠的肩膀,“我说,你等等再走。”

    “你是谁啊?”陈太忠心里,本来就有几分不爽呢,皱着眉头看看这位,“哥们儿的肩膀,是你拍的么?”

    “你!”男人的眼睛登时瞪大不少,手一指陈太忠,脸上的肉都气得哆嗦了起来,“小子,想死你直接说,**,哥哥我想跟你匀件衣服,那是看得起你!”

    陈太忠本来就是个操蛋脾气,听到有人给自己当哥哥,还什么瞧得起瞧不起的,面皮也翻转了过来,“孙子,你给谁当哥哥呢?”

    他的身材高大,身体也还算壮实,那位虽然略微肥胖,也勉强称得上大块头,但比起他来,还是差了一点半点。

    可这男人,还真的是不含糊,手一抬,冲着陈太忠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来,“操,敢跟我这么说话?”

    哈,有点意思啊,很久不见这么不知道死活的主儿了,陈太忠心里不怒反喜,笑吟吟地一抬手,狠狠地迎向了那条手臂。

    “喀喇”一声,隐约中,有骨折的声音传出,那男子登时就抱着右臂,痛苦地尖叫了起来,“啊~”声音之高,简直可以说响彻云霄。

    “什么时候,这男人们,也能唱女高音了?”陈太忠极其疑惑地看着他,不解地摇摇头,“你说你个34的,跟我85的得瑟什么啊?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嘛。”

    “你混蛋!”那娇艳女子却是忍不住了,陈太忠不但打伤了人,口齿间隐隐也有些轻薄,实在太阴损了,她暴喝一声,伸出十个染得幽蓝的指甲,狠狠地抓向他的面门。

    陈太忠哪里容得她如此嚣张?抬腿就是一脚,虽然说姿势不是特别好看,但力道十足,一脚就将对方踢出了三米开外。

    “本来呢,我是不打女人的,”陈太忠微笑着向周围目瞪口呆的服务生和女客们解释,“只是,她刚才的样子,我认为,不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你们说是不是?”

    这些人哪里敢开口回答?本来他不问的话,倒还有个别人在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现在好了,整个店子里,鸦雀无声。

    略胖者咬着牙挺直身子,死死地盯着他,脸上露出无尽的歹毒之色,“你有种,是条汉子的话,敢不敢呆在这里别走?”

    说话间,他伸出左手,从放在一旁的手包里,艰难地摸出了一部手机。

    “切,我是不是汉子,你说了不算啊,”陈太忠斜眼看看他,一脸的不屑,旋即拎起一旁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转头向门外走去,“我还是给你家省点医药费吧。”

    这个人,我怎么会觉得这么面熟呢?陈太忠一边走,一边在考虑这个问题。

    “小子,你等着吧,不收拾得你哭爹喊娘,我赵字儿倒着写!”

    姓赵?陈太忠猛然一个激灵,这不就是……不就是那个赵茂斌么?我公务员考试死死压丫一头,最后却是没进去人事局,这厮是元凶啊。

    赵茂斌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猛然间也愣在了那里,这个背影,他异常熟悉,对着这个背影,他咬牙切齿了多日来的,“啊,陈太忠!”

    “我跟你没完!”赵茂斌直着嗓子喊了起来,先是阻我上进,现在又殴打我,咱们这仇是结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