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五十一章 组织班底儿

第五十一章 组织班底儿

    “这块地我租来,打算搞娱乐业,”十七语出惊人,不知道的人还当他腰里有多少钱呢,“陈书记你昨天也看到了,娱乐行业,那简直是一只会生金蛋的鸡啊。(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Www.Moksos.Com)”

    “那是你开,又不是我开,”陈太忠白他一眼,“它就算会生钻石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得利的是你和街道办。”

    他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不过,这正符合十七的期望:陈书记果然有点门路啊,根本不想怎么撵人,倒开始考虑得利的问题,看来,老古他们还真没猜错!

    古昕所长跟十七是老街坊邻居了,小时候大家就熟惯得很,他早就知道十七有吞掉凯旋门的想法,不过,郝家兄弟势大,不是他一个区区的派出所所长能掀翻的。

    古所长对凯旋门心生不满已经很久了,郝家玩儿的,最少都是分局一级的领导,根本不卖他面子,作为片儿区的派出所所长,他享有的权力,不过也就是能免费带几个人进场,顺便弄点免费的矿泉水喝喝而已。

    所以,他是坚决支持十七干掉凯旋门的,而且,十七说了,一旦干掉郝家,将来那块地儿,就是古所长说了算,他石红旗不过就是为老古干活的打工仔。

    十七没钱,但古昕有,古昕作为警察,不合适开娱乐场所,可十七能顶到前面去装门面,正是一个互利互惠的结构,大家又是多年的老街坊,谁还能坑了谁?

    一旦这场子营业,在开发区的地盘上,还不是由着古所长的性子来?说你没嫖~娼,双方脱了内裤都是没嫖,说你吸毒,胳膊上没针眼也能给你扎几个!

    可眼下的问题是,扳不倒郝家兄弟不是?

    陈太忠的出现,让大家都看到了希望,古昕在昨天晚上,甚至连夜打听了陈书记的来历,不过,听了那些匪夷所思、不知所云的东西后,古大所长的判断就是:这人,十有**是个能人!

    反正,试试又死不了人,十七也深明“富贵险中求”的道理,这不,今天一大早就来街道办,找潘主任提建议了?

    潘主任跟十七只是认识而已,一听说十七打算租凯旋门的地皮,心里登时就翻腾开了,很明显,人家这是打算动手收拾郝家兄弟了。

    收拾郝家兄弟,这绝对是好事,潘主任早就被这三兄弟折腾得虚火上升了,不过,他可不想把自己搭进去,为了公家的事情,同那些混混结仇,太没必要了。

    所以,他先把套话说了出来,“合同没到期呢,历史遗留问题,我们是要认账的,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小石你要清楚。”

    十七精明着呢,笑嘻嘻地点点头,“可是,我听说他们不交租金?”

    “唉,他们也困难,这个我们知道,”潘主任点点头,回答得滴水不漏,“可毕竟有合同在,我们总不合适赶他们走吧?”

    十七知道,这是主任大人不想干脏活,对于这点,他早有思想准备,“我要是能把他们请走呢?”

    “这个啊,那我们自然要考虑优先跟你定合同的,”潘主任笑笑,眼中带点异样的神色,“不过,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可不能学凯旋门的做法哦。”

    “那是那是,”十七连连点头,心里想的却是不照着做才怪呢,我傻的啊?你们对付不了郝家兄弟,我能把他们弄走,你还指望我老实交钱?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眼下当紧的,是要把那个陈太忠拉进来,“对了,潘主任,你们这里新来了一个政法委书记,这事要不要跟他说一声?”

    “这事,是得跟他说说,”潘主任沉吟一下,点点头,眼中浮上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政法委……可不就是管这个的么?”

    听十七解释完,陈太忠看看他,嘴角冷笑,“十七,你这是看着我年轻,好糊弄?”

    “我哪儿敢啊?我都想好了,陈书记要是肯伸手,我绝对不能让您白忙不是?以后那摊子,您就坐收一成红利,算是我十七的一点意思,”十七哪里敢惹他?忙不迭砸出了空头支票。

    可是,陈太忠并不怎么在乎钱,他已经想明白了,做这事儿,他混不到什么政绩,“这事儿我没兴趣,也不想管,那点钱,呵呵,我不稀罕。”

    不稀罕钱?这就对了!十七对这样的拒绝早有准备,丫要是稀罕钱倒是怪事了,“呵呵,陈书记,十七冒昧地说一句,您在这里,又呆不了多长时间,您总还是要上进的吧?”

    进步?那肯定啦,做官的谁不求进步啊?陈太忠瞥他一眼,“我还年轻,莫不成,你以为我要在街道办等退休?”

    十七没在意这话里的刺儿,浑然不觉地点点头,“那就对了嘛,说句掏心窝子的话,那现在,您就得组织班底儿了,政府里您得有靠山,也得有贴心人儿,社会上,也得有帮子人帮衬才成。”

    这话,有道理!陈太忠点点头,在仙界里,他一直就是孤魂野鬼地一个人混,实力倒是强,还不是被人算计了?可见,要想活得好,就得有自己的势力!

    十七见他不言语了,就明白这话说对了,迅速地开始火上浇油,“我知道,靠山您不缺,可还缺办事儿的不是?您刚才也见了,就那满脸疙瘩的小鬼,都敢跟您龇牙,这是为什么?因为您少人帮衬啊,要是街道办的人都买您的帐,再给他俩胆子他也不敢啊。”

    想起刚才十七硬扛赵璞,陈太忠情不自禁地点点头,十七这家伙,还是挺懂事的嘛。

    “要人情走动,要笼络人心,您手上那点钱就未必够看了,再说,当官当到交际都得从自己口袋里往外拿钱的话,那这官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看到陈太忠心动了,十七终于破釜沉舟了,“当然,这事儿陈书记不管,我也得办,不过,郝家兄弟都不是什么好鸟,我们一旦卯上了,没准事儿会弄大,到时候,不还得是劳动您?”

    那是,片区里要是出现什么恶**件,陈太忠这政法委书记是脱不了干系的,十七这是将他军呢,不过这家伙会说话,说出来的话,也不让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