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五十三章 以德服人

第五十三章 以德服人

    “动手?”郝老三沉吟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算了,他要不走,直接架出去,别打人了。(WwW.MoksoS.CoM百度搜求魔)”

    没错,他也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反正他是不打算给钱,那么动手打人……还是等等看吧,万一这家伙身后有人,可不就不占理了?

    杨新刚跟那又高又壮的大堂说硬话的时候,腿肚子都是抖的,可是,陈书记这么安排了,还问自己想不想上进,他敢不这么说么?

    为了上进,付出点代价,实在在所难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官场又何尝不是?他都快三十了,升副科还遥遥无期,说不得,也只能博一下了!

    大堂倒是没怎么难为他,从办公区转悠出来,冲着把门的四个小后生一扬手,“三哥说了,把这家伙架出去,再敢来就打!”

    按说,大堂的话说得是不错的,没打人还加了点恐吓的语调,也算是还击刚才杨新刚的硬话,显得凯旋门是非常不含糊的。

    可惜的是,那四个小子下手没轻重,说是“架出去”还不如说他们是“扔出去”杨新刚的,可怜的司法助理员重重地从水泥台阶上滚下来,门牙登时被磕了半个。

    见血了!杨新刚也恼了,“**,你们这帮小子,好好给我等着,还有郝老三,这事儿没完!”

    那四个小子一听,登时就翻脸了,慢慢地晃了过来,杨新刚眼见不妙,拔腿就跑。

    “陈书记,你看到了,”杨新刚跑过马路,上了等在路边的出租车,手捂嘴巴,鲜血不断地从手指缝滴落,“他们打我……”

    “嗯,”陈太忠一直坐在这里看呢,他冷着脸点点头,“新刚,这仇我给你报,就这四个小子,是吧?”

    “还有郝老三,”杨新刚心里的委屈,可是大了去啦。

    “**,你放心,最少弄他们半身不遂,”陈太忠一转头,对着司机一瞪眼,“看个毛的看,还不快开车?”

    **,这年头,黑道里也有书记这职务了?司机心里愤愤不平,脸上却是一脸平静,娴熟地打着火起步。

    原本,陈太忠是打算自己上门的,可一想,这不太合自己的身份,我一个堂堂的政法委书记找混混要钱,是不是有点跌份儿啊?

    恰好,他开始组建自己的小势力了,这“驭下之道”总也该学习学习吧?万一将来,哥们儿当了国务院总理呢?总不能事必躬亲吧?

    于是,才有了杨新刚的出面,陈书记话说得很重,“新刚啊,怕危险你可以不去,本来呢,我是很看好你的。”

    带伤回来了?这好说,陈太忠早把几缕神识放了出去,动手扔人的,是三个小子,有一个小子,只狠狠地推了新刚一把,要区别对待,区别对待啊。

    是的,区别对待,当天晚上,动手的三个,就在凯旋门附近,被人打断了四肢,躺在地上哀嚎,没动手的那个,则是被打昏在迪厅的厕所内,头就浸在马桶里。

    没人看到是谁动的手!

    迪厅的员工发现异常,来向郝老大汇报的时候,郝家老大刚接到老2打来的电话,老三……被人害了。

    郝老三下午在迪厅想好了路子,才说出去散散心呢,结果,他姑娘下学回家,就发现老爹躺在家里人事不省了。

    郝老三身上的骨骼,被人一寸寸弄得粉碎,人也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奇怪的是,体表没发现什么伤痕,也不知道凶手是如何做到的!

    做完这些事,陈太忠居然心情很愉快,或许,他在这一世里憋得太久了,小小活动一下,居然有点不过瘾的感觉,“嗯,十七,明天可以去找十七,再弄点事儿出来。”

    事实上,十七的消息,比陈太忠想像中的要灵通好多,凯旋门第一天出事,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又来街道办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陈书记,听说了么?凯旋门昨天,出大事了!”

    “这用得着你通知我么?”陈太忠冲他撇撇嘴,“我自己做的,我不知道啊?”

    “你自己做的?”难得,十七这么精明的人,也有傻眼的时候,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打人这事,绝对不可能是陈书记亲自出手,不过,亲自策划这件事,已经可以称得上“亲手”了,殊不知,他完全弄拧了。

    原来,陈书记除了官场上有后台,黑道上也有兄弟啊?十七越来越佩服他了,看来,跟陈书记混,也许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怎么只干掉了郝老三?郝家老大老2放出风了,二十万买凶手的脑袋!”

    “啧,啥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陈太忠有点不满意,做小弟你不得有个做小弟的样子啊,嗯,驭下这个问题,还是要抓紧,不能放松啊。

    十七登时哑口无言,他能说什么?他敢说什么?

    看到他惶惶然的样子,书记大人略微满意了点,“嗯,昨天,我叫小杨去要钱,他们把小杨扔了出来,牙也磕掉了,所以,我这不能叫心狠手辣,是他们罪有应得,是吧?”

    “是,是,陈哥您本来……本来打算以德服人来的,”十七忙不迭地点头,心里却是腹诽不已,**,怎么这些人,全是做了biao子还要立牌坊的?

    “哈,没错,我是要以德服人来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他越看十七,越觉得顺眼,有这么个小弟,确实是让人心怀大慰的,“所以,既然当时只有郝老三在,我就只能找郝老三的麻烦,至于说郝家老大老2嘛……”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斜眼看看十七,“十七啊,今天可就轮到你出场要钱去了,嗯,我是讲道理的,要以德服人,要师出有名!”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放心,我绝对给你找回场子来。”

    十七听得,登时就开始哆嗦了,你要师出有名弄那个虚名,关我什么事儿?再说,这事也不可能让别人知道,装给谁看啊?“那个……要不陈哥,还是派小杨去?”

    “小杨已经去过了,昨天你没去,今天轮也轮到你了,你想想我这是给谁办事呢?嗯?”陈太忠的脸刷地就变了,“怎么,看起来,你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