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五十四章 师出有名

第五十四章 师出有名

    十七怎么可能愿意去?越是聪明人,就越怕受那皮肉之苦。(WwW.MoksoS.CoM百度搜求魔)

    可是,他不敢不去,陈太忠虽然不动声色,但郝老三的前车之鉴不远,一个人浑身的骨头全部碎掉,先别说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只说动手者心肠的冷酷,离恶魔也不远了。

    仙人眼中,凡人几十年的寿命,实在是蝼蚁,更何况是作恶的蝼蚁?

    “没有,我去,我下午就去,”十七勉力堆起了笑脸,“现在是早晨,他们没上班呢。”

    这是实话,不过,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去派出所跟古所长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俩警察陪着一起去。

    可惜的是,古所长不答应,“现在,我倒是能派人跟你去,可万一那个陈书记抗不住郝家的后台,你这不是祸害我么?道上的事儿,最好按道上的规矩办,不是我说你啊十七,不就挨顿打么?想挣钱还怕挨打?”

    其实,要把郝家兄弟算成道儿上的人,还真是高看了他们。

    混混也分三六九等,也是金字塔结构,真正混得好的,未必能办多少扰民的事儿,他们的目标,不是掠夺那些差点的混混,就是其他什么大老板之类的,骚扰市井百姓,有点划不来,有那工夫,还不如绑个富豪之类的,多赚多少钱?

    那些平日撩猫逗狗的家伙,不过就是小蟊贼而已,甚至连混混都未必算得上,而郝家兄弟,本来就是这样的小蟊贼。

    不过,这两年,靠着一些歪门邪道,他们发了点小财,有了钱财的帮衬,勉强算得上是金字塔中上游了而已。

    十七走到凯旋门门口的时候,郝老大正跟郝老2嘀咕呢,“你说,这是哪路仇家干的?”

    “屁的仇家,”郝老2嗤之以鼻,他跟老大一向不怎么合得来,“你不过就是打个要饭的,欺负欺负收破烂的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混黑道的了?”

    老大有点恼了,“老2你怎么说话呢?老三不行了,我看你挺高兴啊?”

    “你才高兴呢,”老2狠狠地瞪他一眼,“条子只认老三,这次这事……唉,该怎么弄啊?”

    两人正抬杠呢,昨天那大堂经理进来了,“大哥二哥,外面有个叫十七的家伙,说是帮街道办收租子来了。”

    “十七?”老大老2交换一下眼色,他俩都知道这人,而且他们还知道,老三撬过十七的马子,跟那厮有点不对眼。

    “他倒是会捡时候,”老2怒吼一声,“操的,我现在就出去收拾他!”

    “慢着,老2,”老大的脑瓜比老2够用点,“你说会不会是这家伙,找人阴了老三?”

    “管他是不是呢,”老2性子急,撸胳膊挽袖子就往门口走,“这时候来,丫肯定没安好心眼,街道办的租子,什么时候轮他收了?”

    “二哥,”大堂发话了,“昨天,街道办的就来过人,不过,让三哥架出去了,这个十七,是不是想借这个机会要债,抽街道办的头?”

    “那就更该打了,”老大老2异口同声地回答,现在这种关键时刻,郝家的牌子,不能倒啊。

    于是,很不幸,油光粉面的十七,被迪厅的小保安们打得满地找牙,最后还是抽了一个冷子,趁人不备,爬起来没命地跑了,直跑到派出所门口,才软绵绵地坐下了,那速度绝对可以媲美鲍威尔。

    这家伙脑子有点不够数,陈太忠还在出租车里坐着呢,这一幕看得他直摇头,你说你跑过来不就完了?有我在,谁伤得了你?

    天可怜见,十七可是好心来的,他哪里知道,陈书记拥有非人的战斗力?关键时刻,还是警察可靠嘛。

    陈太忠回去不多时,十七打了电话过来,话里鼻音奇重,却是因为鼻梁被打塌了,“陈哥,你看到了,出师的名义,我给你找到了啊,下面,可就是你的事儿了。”

    “没有人能欺负了我的人以后,还安然无恙,”陈太忠冷哼一声,随即话音放缓,“十七,这次你吃苦了,说吧,想要我怎么收拾郝家那俩?”

    没有人能欺负了我的人以后,还安然无恙——这句话听得十七差点哭出声来,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么暖心窝子的话了?

    能行非常事,自是非常人,他做事能做到眼下这种八面玲珑、滑不溜手的境界,固然同他的天性有关,但同他后天的遭遇也密不可分——他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头了!

    他还算机灵,大亏吃得不多,可就算是小亏,几十年的钉子碰下来,哪怕是铁人,也碰成铁球了,遗憾的是,十七还是没成就了什么大出息,人的际遇,有时候还真的很难说。

    别人,都把我当小丑看的!十七心里,啥都明白,或者,有些人还想利用一下他的见识,不过如此而已。

    所以,听到陈太忠的话,一向冷静的十七,居然莫名其妙地有些狂躁了,可算找到组织了,“杀了他俩,陈哥,帮我杀了他俩!”

    说实话,今天他的亏,吃得确实也有点大了。

    “嗯,没问题,”陈太忠根本没考虑杀人要偿命这种“小事”,人心散了的话,队伍可就没法带了啊,俩人渣嘛,直接把他俩烧成灰就完了呗,“要不要当着你的面儿杀?”

    “别介,陈哥,”十七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是提了怎样一个荒谬的要求,瓮声瓮气地解释,“气话,我那是气话。”

    “你玩儿我呢?”陈太忠不爽了,“我跟你说啊十七,这辈子我还没杀过人呢,好不容易才下了决心呢,杀他俩或者杀你,你自己选吧。”

    没错,这是实话,他“这辈子”确实还没杀过人,杀人杀仙的,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