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六十一章 拳打脚踢

第六十一章 拳打脚踢

    传说中的爆发开始了,每天最少三更,持续最少一周,希望能坚持更久,嗯,大家看着办吧。(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Www.Moksos.Com)

    *********

    交通才中断了不到十分钟,但东市街口已经排起了汽车的长龙,不过,大家看着眼前不但有交警堵路,还有便装的男男女女在忙碌,倒也没人敢多说什么,只是私下里悄悄嘀咕:这是又有什么大人物光临咱们凤凰市了?

    可陈太忠的身边,还是围了一帮人,多是行人,纷纷开口相询,“我们只是走路啊,横穿一下马路,很快的,你看,建设路上根本没车嘛。”

    “没车也不许走!”陈太忠心情不好,工作态度很生硬,倒是一旁三十多岁的女综治办主任笑嘻嘻地解释,“不好意思,一会儿,就等一会儿,马上车队就过去了。”

    “那到底要等多久呢?”有人不耐烦了,“我等了快十分钟了!”

    这个问题,正是让陈太忠不爽的地方,才十分钟,我身边就围了这么多人,再等十来分钟,唉,这些人还不得吵吵死我啊?

    这问题的答案,综治办主任也知道,但她没办法按实情回答,只能笑嘻嘻地糊弄大家,“呵呵,马上,马上就好了,三五分钟的事儿,不好意思啊。”

    “五分钟前,你就说过‘三五分钟’了……”有人大声嚷嚷着直斥其非,看来,有时候工作态度好,反倒是容易惹出些事端。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发现那辆警车居然闯着逆行,一路警报过来,心里越发地不爽了起来,警车就大啊?

    没错,警车还真就大,逆行线上,本来有些骑自行车的人在那里堵塞着,见到有警车风驰电掣一般地驶来,顿时飞速地散开,做鸟兽状飞奔逃逸。

    警车司机开得正爽,忽见前面“蹭”地蹿出个人来,正正地站在路中央,慌不迭猛踩刹车,“吱”,一声刺耳的长音,车轱辘在公路上划出长长的两条刹车印。

    在堪堪地撞住陈太忠的时候,2020吉普车站住了,司机不分青红皂白,探出头就骂,“**的,小子你想死啊?”

    陈太忠登时就火了,也懒得考虑这警车是不是负有什么任务或者使命,两步就迈上前去,冲着出言不逊的司机就是一个大耳光,“啪”地一声脆响,打得那司机两眼直冒金星。

    看着那司机眼神迷茫半天,他才开口发问,“警官证,临时通行证,特级出警证呢?拿出来!”

    这一巴掌还是比较过瘾的,陈太忠阴着呢,他先动手打人小小地惩治一下,不打白不打,等到对方出示证件,他就算想打也来不及了。

    副驾驶位置上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比较机灵,“东子,快,拿出来行车证啊。”

    他肯这么说,这车的行车证,肯定是挂在某个公安局的交安委名下的,不过,陈太忠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冲着这句话,他就听出了名堂,这辆警车,绝对是套牌的,最起码也是公车私用!

    “少跟我扯那些,我不看行车证,把警官证通行证和出警证拿出来,要不我可不客气了。”

    随便想想就知道,黄老这种级别的人物出动,真正的公安系统的人,绝对都得到消息了,要没有临时通行证和特级出警手续,谁有胆子拉着警报去冲车队?

    司机反应过来自己挨打了,却是没想更多,死死地瞪着陈太忠,开了车门就跳了下来,“**,老子就不给你,你敢打人?”

    一边说着,他抡起拳头就砸向了陈太忠,“**的,袭警?你小子胆子不小!”

    副驾驶上的那位着急了,因为他这时看到,东市街的街口已经交通管制了,这说明,打人者绝对是有一定身份的!

    要出事了!副驾驶上的人反应过来了,忙不迭也跳下了车,“东子,东子!别动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别动手?晚了!陈太忠这臭脾气,对上真的警察都不怕,更何况是这种假警察?三拳两脚,他就把叫东子的司机打得躺倒在地。

    “怎么回事?”有交警看到这里乱做一团,匆忙地跑了过来,脸上的汗都快下来了,“停手,停手,有话好好说,别打架!”

    综治办的女副主任也跑了过来,脸都吓白了,这场景要是让黄老看见,谁担当得起啊?尖声叫着,“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

    陈太忠得了便宜,自然是住手了,那交警拦着爬起来的司机,“你,行车证、警官证、驾驶本,拿出来!”

    叫东子的司机挺横的,虽然鼻子里鲜血直淌,却兀自指着陈太忠叫嚣,“小子,这事儿,我跟你没完……驾驶本儿?你一边呆着去,没你事儿!”

    这厮的语气真的很冲,搁在平时,交警肯定就要考虑一下分寸,明摆着的,人家跟系统里面的一些人有点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敢放松。

    追究对方责任倒在其次,交警眼下的任务,是调解开打人者和被打者的纠纷,所以,他必须引开这个被打者的思路,“是无证驾驶?那把车留下!”

    把车留下,就是人可以走了,眼下最当紧的,是疏散开围观的群众,其他的事儿,可以慢慢地来。

    那司机还想说什么,却被同伴一把拉住,几句耳语过后,东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骂骂咧咧地转身走开。

    想走?没那么容易!陈太忠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你给我站住!想冲车队?哼,知道乔四是为什么死的吗?”

    这话里,涉及了一点以讹传讹的典故,这典故知道的人不多,而且并不合适他这个政府工作人员说,不过,性子上头,他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小子,今天不把你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我还就不放手了!

    那叫东子的家伙,听到这话,却是勃然大怒,他知道这典故,一转头怒视陈太忠,“小子,你怎么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