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六十七章 防范之心

第六十七章 防范之心

    听到狗脸彪这么恭敬地称呼陈书记,古昕古大所长吃惊得差点把筷子掉到桌上,少见,实在太少见了,在凤凰市,还有人能吃得住狗脸彪?

    狗脸彪在凤凰市的公安系统算得上是大名鼎鼎了,甚至很多警察都知道,宁可招惹常三、铁手这样的黑老大,也尽量别去招惹狗脸彪,那家伙是纯粹的疯狗,逮着人就咬。(www.moksos.com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

    这不,连古昕见了也不敢叫他“狗脸彪”,只能叫个“大彪”,既不落自家威风也不至于为此得罪对方,就这还遭了白眼呢。

    “你俩认识?”陈太忠的眉头皱皱,嗯,这事儿做得,有点失策啊,不过,古所长也不是外人,知道了也无所谓吧?

    “是啊,认识,”古所长笑嘻嘻地点点头,“要不一起吃点?”

    “不用了,”陈太忠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切,这狗脸彪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一起吃饭?他冷着脸伸出了手,“东西呢?给我拿过来!”

    狗脸彪看了古所长一眼,略微犹豫一下,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个信封,递给了陈太忠,赔着笑脸,“呵呵,陈哥,你要不要先看看?”

    你这说的是人话么?陈太忠不满意了,我这儿坐着个警察呢,你要我现场看你拍的栽赃的照片?“不用了,要是不合适,我回头找你吧。”

    狗脸彪听得,登时就是一个哆嗦,不合适还要再找我?天啦,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只是,想到未来还可能跟陈太忠这种非人的存在打交道,他真的有点不寒而栗,脸上的表情,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

    陈太忠揣起信封,转头看看他,眉头一皱,“没事儿了吧?那你快走啊,莫不成你还想帮我买单?”

    “那我就走了,”狗脸彪忙不迭弓弓身子,赔着笑脸倒退着离开了包间,“呵呵,这单肯定是我买了,陈哥,那个……古所,你们慢慢用哈。”

    古昕把一切都看到了眼里,他笑吟吟地冲着陈太忠举起了酒杯,心中却是有如刮起了十二级台风一般说不出的震撼,陈书记这架势,根本就没把狗脸彪当人看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再想想十七的暗示,所长大人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敢情,陈书记身后,真的隐藏了惊人的势力?

    还好,我一直对他都挺客气,想到这个,古所长不由得庆幸了起来,果然,小心才撑得万年船!

    就在古昕魂飞天外之际,一个声音传来,“老古,老古?”

    “啊,什么事儿?”所长大人这才反应了过来,陈书记在叫自己呢。

    “你刚才,说资金有点不够?”陈太忠倒是没想对方怎么会这副样子,他防人的心思一向不是很强,“要不要我支援你点儿?”

    这话,他问得有点儿晚了!

    要是在狗脸彪进来之前听到这话,古昕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资金有点缺口那是实情,而且,装修改造工程中,很是有些猫腻,得了陈书记支援的同时,自己还能落下点实惠,傻子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但是,看了狗脸彪那副惶恐的样子,就算再借给古昕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没头没脑地就应承下来了,他的考虑重点,登时就转移到了另一个问题上:这陈书记,是不是想借这个机会夺我的产业呢?

    天底下哪有不吃腥的猫?古所长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他投资歌城的两百万,就是在他就任副所长和所长这短短五年内捞到的,“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知道了陈书记的强势,他怎么还敢放这头老虎进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嗯,其实也不差多少,”他强行做出个笑脸,伪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便筹措筹措就有了,太忠你也别管那么多了,你的心意老哥我领了,这点钱还要你帮忙,你这不是小看我么?”

    听到这话,陈太忠有点微微的感动,不过,该争取的,他还是要争取的,“老古你少跟我废话,十七这家伙,我是帮定了,我可不想因为你缺钱,弄来几个不合适的股东,委屈了十七!”

    **,十七什么时候祖坟冒青烟了?能得到陈书记这么看重?古昕听得很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听说陈书记无意染指自己的歌城,他的心里又是一阵狂喜。

    仔细盘算一下,古所长开口了,“陈书记你这么说,那倒也简单,钱你随便出个千儿八百的就行了,到时候你和十七算三成股份,至于你俩怎么结算,我就不管了,至于说外人,你放心好了,有我古某人在,谁敢欺负我的老街坊?”

    他挺会算计,这么一来,人情也卖了,还不用因为陈太忠出钱多而可能插手歌城的事务,反正十七的股份,他是早就盘算好的,眼下多出一成来,能巴结住这个高深莫测的陈书记,很划得来。

    “最关键的,是得尽快开业,眼下机会难得,”他整天同这些特殊行业打交道,自然知道,眼下正是凤凰市的娱乐业即将大爆发的前夕,赶上这一波行情,那就什么都有了。

    “对了,分局消防科有个王洪,很不对我的眼,”陈太忠想起一件事来,“你说这家伙……会不会给你的歌城添什么乱?”

    古昕对“你的歌城”四个字非常敏感,这证明陈书记并没有染指歌城的计划,起码表面上没有,心里一高兴,他登时就是冷哼一声,狠狠地蔑视了自己的同僚一把,“切,他算什么东西?要是他敢断我的财路,回头收拾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