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六十八章 该集中了

第六十八章 该集中了

    两人来饭店的时间比较晚,不知不觉,一瓶白酒就被俩人干掉了,时间也近九点了,古所长越喝越兴起,觉得街道办这次总算来了一个好政法委书记,多年的霉运终于要离自己而去了,“哈,太忠,咱俩一定要精诚合作,把开发区这一亩三分地儿掌握住!”

    他正白活呢,手机响起,他漫不经心地接起电话,没说两句,脸上的神情就逐渐凝重了起来,到最后只是“嗯嗯”地应答,不再发话了。(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Www.Moksos.Com)

    陈太忠本不想问这个电话的来历,可眼见古昕的神色越来越沉重,好奇心不由得大起,古昕脸上的沉重,落入他的眼中,逐渐地演化为两个大字——政绩!

    好不容易等古昕挂断了电话,陈太忠再也按捺不住了,“老古,什么事儿?有**烦了?需要帮忙不?”

    不需要——古昕差点就把这三个字说出来了,可是转念一想,眼前这位不但是政法委书记,还是有通天手段的主儿,万一将来……将来人家从别的渠道知道了这事,自己可不是凭空就得罪人了?

    “有点儿麻烦,”古所长先是叹了一口气,才硬着头皮直视陈太忠,“嗯,嗯……我的人捉了一个小偷。”

    我x……陈太忠有点想骂人,他盯着古昕的脸看了半天,确定对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仔细想了半天,才缓缓发问,“那小偷……被你的人打死了?”

    警察抓小偷,实在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若不是出了麻烦,怎么会有电话在下班后打给古所长?还弄得所长大人一脸郑重?

    警察们的工作作风,陈太忠听说过一些,他们对罪犯刑讯逼供以期掏出更多的案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警察也是人,他们也想上进,这一点,他充分能理解,不过,作为政法委书记,他还是强调过要“人性化审讯”的,这种高调,是个人就会唱。

    所以,见到古昕这副为难样,他直觉地认为,八成那小偷捱不过毒打,挂了!

    这事真的不小,万一被捅出去的话,他这个政法委书记都要跟着倒霉,这是发生在开发区派出所的事儿!

    谁想,古所长苦笑一声,“小偷倒是没死,不过,今天是老李值班,你知道,那家伙没事就爱喝两口,今天他喝了不少,所以……”

    “我说,你给我说重点!”陈太忠火了,狠狠一拍酒桌,直震得桌上的杯盏碗碟跳个不停,**,吊胃口也不是你这么个吊法吧?哥们儿担心的是我政法委书记的位子!

    李副所长喝高了,偏偏地,那小偷极是油滑,除了被抓了现行的这次公车盗窃,其他的一概不予回答,死死咬住自己是初次作案。

    李所长生气了,后果当然很严重,小偷被打得死去活来。

    人们说的贼骨头,一般是指贱骨头,不打不招,不过这个小偷的骨头,却是极硬的,骨头都要被打断了,兀自不肯招出其他事情。

    “好样的,你千万要挺住啊,”酒意上头的李副所长不怒反喜,他的玩兴正浓着呢,小偷的嘴越紧,他就越兴奋,于是,许多多年不用的手段,被老干警想了起来,“燕一起飞”、“嫦娥奔月”、“小鸡过河”……

    终于,在玩到“向我开炮”的时候,小偷忍不住了,“不要开炮了,不要开炮了,我说,我说……”

    这小偷也是个狠角儿,由于心里不忿李所长的种种阴险手段,一张嘴就是天大的案子,“好吧,我交待,十天前,我偷了六百多万……”

    李所长怎么可能相信这话?有六百多万的人,会去公共汽车上割包么?“哈,小子,算你狠,咱们接着玩儿!”

    “我说的是实话啊!”小偷尖叫一声,凄厉得有若寒蝉悲鸣,“真的,是存折,我把放存折地方说给你们,你们可以去拿啊……”

    李所长的酒意在瞬间不翼而飞,我x,大案子!这下……发达了啊,“存折你放哪里了?”

    由于被“破大案”的兴奋劲儿催着,开发区派出所的干警们不到二十分钟就取回了物证,十来张存折,每张都是六位数!

    存款实名化是2000年才颁布的,所以,一帮警察看着一堆存折有点犯难,“**,这都是些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个都没听说过?”

    97年能拥有六位数身家的人,在凤凰市并不算很多,关键的是在场的六个警察,没有听说过其中任何一人,这事里,透着蹊跷!

    有个老警察拿过审讯纪录来一看,登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啥,这不是……这不是邝书记的房子么?”

    邝舒城是红山区的区委书记,年仅32岁,算得上是年轻一代里出类拔萃的干部,有传言说,他很快就会升任市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这是由区委迈向市委或者市政府的台阶。

    年轻有为的干部——这并不是什么要紧事,要紧的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邝书记的父亲,是天南省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邝天林!

    李所长登时就傻眼了,抬起脚没命地踹了那小偷一脚,“我草你大爷,居然敢阴我?”

    显然,小偷确实在阴人,他是外地人,并不知道自己偷了哪了一家,可是贼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被偷的那家,居室的布置非常简陋,家里也没什么贵重的物品,偏偏就有这么多的存折,主人的身份,那还用问么?人民公仆,这绝对是人民公仆!

    在邝书记身份被戳穿的那一刻起,大案子,登时变成了烫手山药,李所长思来想去,死活是拿不定主意,说不得只好打电话请示一下正职了,“老古,这事我们得听你的,民主集中制嘛,该集中的时候,得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