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七十一章 穿墙水羲生

第七十一章 穿墙水羲生

    推荐友人夜色大大的好书《网游之一枪爆头》,夜色是风笑很佩服的作者,也追看过他的作品,文笔和情节控制能力都很强,书号:1005211

    *****************

    听到陈太忠这话,古所长差点就泪流满面了:太忠,好人哪……

    陈书记是打着组织的旗号来的,他所有的负担在这一刻烟消云散,移交了,案子移交了,所有的一切,不关我的事儿了。(www.moksos.com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

    是的,没事儿了,最多最多,将来陈书记在这场斗争中败北的话,他古昕不过背一个失察的罪名——不是所有人都能空口白牙地代表组织的!

    但是,那又如何?只要能远离风暴中心,普通的倾轧,古所长还是扛得起的,大不了就是一个渎职而已,那是公事,总比私下惹了人强太多了!

    看着众人一一离去,古昕心中突生不忍,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陈太忠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他一直在合计这东西带来的政绩该怎么衡量呢,会不会让我再升一级?“很简单的吧?我让人把邝舒城弄出来,想活就全交待,想死……哼,我给他死亡!”

    怎么听,这话怎么都是充满了血呼呼的味道,不过古昕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里,他登时惊叫了起来,“太忠你没搞错吧?那些人,你断了他的前程,跟杀了他没两样,指望他自己说出来?你别做梦了!”

    “不管怎么说,我得先去趟他家,看看还能翻出什么东西来不能,”陈太忠是行动派,说到这里已经有点蠢蠢欲动了,“老古,你这里有谁是抄家的老手?”

    “这个,你还真不能指望警察,警察抄家响动太大,想找出东西来,你得用小偷,”古昕很认真地提出了建议,“要不,我把街道上有案底的几个穿墙给你介绍一下?”

    穿墙是暗语,特指小偷中那种专门玩入户盗窃的。

    “不用了,就刚才那个小偷吧,”陈太忠听不太懂这样的话,不过他不想耽误时间,“我提走他,你不会不放心吧?”

    “看你这话说得,咱俩谁跟谁啊?”古昕脸色一绷,“想提直接提走,不还回来都无所谓!”

    不还回来,那还是做掉小偷的意思,不过,这话他没法点得太透,陈太忠自然无法领会。

    那小偷确实被打得挺惨,陈太忠进审讯室的时候,他想抬头看看来人的,但是很遗憾,他做不到!

    陈太忠皱皱眉头,手一抬,一股仙灵之气直奔那小偷而去,“你给我抬起头来!”

    小偷只觉得浑身一凉,全身的痛楚在一瞬间不翼而飞,禁不住猛地一抬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说道:“龙……你是……龙组的人?”

    “**,你玄幻小说看太多了吧?”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97年,大陆的玄幻小说还不怎么流行吧?“好了,你跟我走!”

    陈太忠带人走,这个叫水羲生的小偷自然不能有任何的反抗,但是负责卷宗的小马有点微词,“古所,带走原始记录和物证,这……这不符合规定。”

    “规定那也是人定的,”古所长阴森森地回了一句,“赶紧移交,我是你的领导,还是你是我的领导?再唧歪,信不信我让你干联防队去?”

    邝舒城的住宅在哪儿,陈太忠已经搞明白了,找块布一蒙那小偷的脸,封闭了这家伙的六识,运起仙灵之气,捏个“万里闲庭”的法诀,一眨眼就到了地方。

    运起天眼,陈太忠仔细观察了半天,微微有点失望,这家里怎么没有人呢?说不得,他只好解开对小偷的禁制,掀起蒙面巾,压低了声音发问,“辨认一下,你偷的是不是三楼那家?”

    水羲生年约四十出头,胖胖的身子,一脸忠厚相,只有那双眸子里偶尔闪过的狡黠,才能让人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不过他那胖胖的手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想到这是一个开锁高手、钻穴逾墙之辈。

    事实上,自打他偷了这一家,很快就发现自己撞正大板了,慌乱之下,他都放弃了穿墙的行当,改行干起了“开槽”——就是割包,原因很简单,他实在没胆子在近期穿墙了。

    人不可貌相,水羲生其实是个极机灵的主儿,也是穿墙这一行当里有名的高手,这次若不是李副所长所用的手段太过歹毒,他怎么会供出这天大的案子来?

    案子是供出来了,警察们的反应,也让他大大地出了一口怨气,可这兴奋劲儿一过去,他开始害怕了:等待我的,会是什么?立功嘉奖,还是被人干掉灭口?

    不过,无论如何他是不后悔的,他知道,以姓李的所长当时的架势,他根本不能拿一些小案子来应付了事,要是不交待点真材实料的东西,他最少会被活活地玩残废!

    眼下陈太忠带他来认门儿,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水羲生知道:这次,就算不能立功,但量刑上不会很重,他偷的只是存折,也没去取钱,跟偷六百万现金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他非常配合,“没错,就是这家。”

    陈太忠高大的身子,拎小鸡一般地拎着他直接上了三楼,手一动,房门应手而开,直把水羲生看得差点晕过去,门没锁?

    “进去,”陈太忠的声音不算很低,他会小声说话,但眼下,他觉得没有必要。

    水羲生的尿道括约肌登时不由自主地痉挛了起来,小便都要出来了:坏了,这家伙,跟屋子里的人……是一伙的?完了完了,这次,小命怕是要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