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七十四章 吃独食

第七十四章 吃独食

    风笑这里为了迎奥运,拉闸限电,现在才来电,更新晚了,请大家包涵,十点会更第三章,存稿越来越少了……

    ****************

    没错,就是拉拢,古昕甚至判断出了陈太忠拉拢自己的原因:陈书记是很强势,但是,丫对官场了解得太少,说不得,是要借助我的见识的!

    我老古的见识,自然比一般人强多了!想到这里,他心中甚至有点微微的欢喜,一时间也没想到,其实他只混迹于下层官场,很多上层的东西,根本不了解。(WwW.MoksoS.CoM百度搜求魔)

    “胡说什么呢?”陈太忠的脸一沉,他实在有点奇怪对方的想像能力,“我说这证据呢,谁告你我是中央的人?”

    “哦,是我想错了,是我想错了,呵呵,”古昕赔着笑脸,频频点头,太忠既然没命地遮掩身份,自然有人家的想法,自己这样贸然点破,确实是太不上路了,“嗯,这个证据,来,我看看……”

    翻看了一阵,古昕点点头,“嗯,没错,有这些就差不多了,陈书记,你打算怎么搞?放心,你指到哪里,我古某人打到哪里!”

    “我也不知道,”陈太忠摇摇头,对于这种事,他确实是新手上路,“你给我提个建议吧,觉得怎么做合适?”

    “匿名信!”古昕马上就提出了建议,他认为这样处理最保险,既能起到作用,又不怕殃及自身,说实话,邝舒城背后有邝天林,邝天林背后,也不可能就没人,“直接发到中纪委,你觉得怎么样?”

    “不好!”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我可是要混政绩的,发匿名信?谁知道是我干的?没的凭空让别人得了好处!

    古昕低头不语,使劲开动脑筋想了起来,他很想在陈书记面前留个好印象,以显示自己存在的价值,可惜,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那你打算……怎么办?”

    问完这句话,古昕猛然发现一个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实,那就是,整个晚上,自打两人开始喝酒的时候起,对于一些有争议的东西,太忠很少直接拿出自己的见解,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古,你认为该怎么办?

    太忠毕竟是年轻人,还是有点嫩啊,对这一发现,古昕心里非常高兴,这说明,只要自己肯下功夫,刻意巴结的话,获得这个年轻人的信任,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有这么强势的一个靠山,我以后还用再看别人脸色么?

    没错,是强势,陈太忠接下来的回答,将他的强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既然你没什么好点子,那这样吧,嗯,我直接把资料上交上去好了,你就不用共同署名了。”

    他知道,对这件事,古昕一开始就表示出了深深的戒意,而他又不想让这家伙分享了自己的“政绩”,自然就想抹去所长大人存在的痕迹。

    而且,他也会耍点小手段,“嗯,这些资料,我就说,是别人扔到我办公室门口的,至于说他们为什么不找纪检委,那我就不清楚了。”

    在陈太忠的高压之下,古昕已经顾不得考虑有关“政绩”的事儿了——虽然某个不良仙人原本是借此拉他下水的,可眼下,他考虑最多的,还是如何能靠稳这棵大树。

    署名不署名,真的无关紧要,不署名他不但可以规避风险,还可以借此讨好陈书记,只要陈书记肯帮忙,上进……应该不是很难吧?

    “呵呵,我知道太忠你这是为我好,没事,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有需要,你指到哪里我打到哪里,咱们可是兄弟!”古所长拍着胸脯保证。

    于是,第二天接近中午时,横山区政法委书记岑广图就接到了陈太忠约见请求,这个年轻人说,自己有大事要向组织汇报。

    岑广图对陈太忠的来访,还真的没什么准备,不过,关于这个年轻的政法委书记,他已经听不少人说过了,他甚至知道,连区里的一把手吴言吴书记,对这人都在关注中。

    “哈,太忠啊,坐坐,”岑广图非常热情地接待了陈太忠,“你这小伙子,一下基层就跑没影儿了,也不知道常来坐坐。”

    “我今天来找岑书记,是有要紧事儿汇报的,”对于对方的热情,陈太忠倒是有点微微的吃惊,不过,他心里是藏不住事儿的,一边说着,一边就拿出了照片、存折和那个小本子,“有人把这个东西丢到了我办公室的大门口。”

    一看这架势,岑广图心里就明白了,八成又是匿名信什么之类的东西,他的心思并不在这个上面,而是不紧不慢地同陈太忠拉起了家常,“怎么样,街道上的工作,还是挺累人的吧?”

    你倒是快看啊,陈太忠有点不习惯在办正经事儿的时候拉家常,不过,眼前这位,从职能上讲,算是他的上司,他只能含笑点点头,“呵呵,累倒是不累,不过,新办事处,要面临的历史遗留问题挺多的。”

    “哦,这正是锻炼你们年轻人的好机会哦,”岑书记不紧不慢地点点头,终于很随意地打开了那几份证据,随手抖一抖,“小陈啊,这东西,应该交到纪检委那里的吧?”

    当然,这仅仅是他的客套话,在某些职能上,纪检委和政法委是有重叠的,一边说着,岑书记已经打开材料,看了起来。

    看存折那些化名的时候,岑书记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等到看到照片,他登时倒吸一口冷气,瞳孔在瞬间放大许多,连坐在他对面的陈太忠都能看到其瞳仁变化。

    甚至,他连舌头都有点打结了,“咝……这是,这是邝……邝舒城?”!!!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