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6节 官二代

第6节 官二代

众人见单飞如曹辛般摸脉,都是暗自摇头,心道曹氏药堂二掌柜毕竟不是吃干饭的,如果曹辛都无法确诊的病情,谁又能信一个下人能有比曹辛更高明的见解?

    更何况就是诊出病情也没什么作用,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治病救人。

    曹宁儿和众人一般的想法,见状暗自蹙眉,向丫环翠儿和曹辛使个眼色,示意他们按自己的吩咐去做。

    单飞不会切脉。

    这是个比较高明的技术活,实际上就是他那个年代,真正会把脉的中医生也是少之又少,你看着给把脉的中医师,很多是给病人点心理安慰罢了,有的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过单飞却知道自己做什么。

    他不需要切脉!

    手把福伯的脉门,单飞四指一并,已经找到福伯手臂的郗门穴。

    郗门穴,人体十二经络中的手厥阴心包经的一处穴道,在前臂掌侧,腕横纹五寸。经当代科学验证,长期按摩心包经,有减轻心脏压力,补充供血的功能。

    早些年前,西医对中医大肆否定,对经络学嗤之以鼻,甚至否认经络穴道的存在,后来证明是西医的谬论,而人体十二经络的确存在,之后经络学才蓬勃发展,在单飞那个年代,懂点经络方面的知识倒是比较寻常,一些简单的治疗的方法在医院讳莫如深,只怕教会病患饿死医生,但在民间却悄然普及开来。

    单飞用的是常见的心脏病突发时的治疗手段,他不是中医师,但常年在野外,不管中医西医,只知道能治病的才是医生,能要钱的那是医托,他对于常见病多发病的简易治疗并不陌生,对于福伯这种病情的医治当然有几分把握。

    左手拇指压住福伯左手臂的郗门穴,右手抓住福伯的左手掌,左手拇指逆转,右手外摇,单飞屏气凝神摇了十来下,就见福伯紧闭的眼皮内的眼珠动了下,单飞换了福伯手臂处的内关穴又摇了数次,福伯一阵剧烈的咳嗽后,霍然睁开了眼睛。

    “福伯醒了。”曹宁儿轻呼一声。

    曹辛和翠儿本来都走到门前了,闻言回头一望,立即都奔回来,再看单飞的神色和方才大不相同。

    这个年纪轻轻,摇几下胳膊就能治病的家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好医生?

    曹宁儿看了单飞一眼,难掩惊讶的表情,不过随即望向了福伯,曹宁儿低声道:“福伯,你怎么样了?”

    福伯一见大小姐,老泪流淌道:“大小姐,老奴没用,你让我保管的药堂地契让大公子拿走了。”

    他是曹府的老家人,看着曹馥、曹宁儿长大,一直对曹家忠心耿耿。许都新建后,曹氏宗族多是移居许都,他亦是跟随过来,负责曹家药堂的经营,甚至亲自保管药堂的地契。

    福伯一直将药堂当作自己的家一样,方才见大公子要卖药堂,他极力稳住曹馥,暗中让二掌柜去找大小姐,可他没想到大公子竟然找到地契取走,一时急怒攻心,这才昏厥。

    曹宁儿见福伯不顾自己的身体,只是想着药堂的事情,心中微酸,一扬那匣子道:“福伯,你不用担心,药堂的地契还在呢。”

    福伯喜极反泣,一把拿过那匣子打开看了眼,轻舒了口气。

    曹宁儿见福伯没了生命危险,也舒了口气,感激的看了单飞一眼,随即望向向外走去的曹馥道:“曹馥,你给我站住!”

    曹馥本担心福伯的性命,知道福伯在曹府多年,若是就此归天,父亲要是知道了,就算不扒了他的皮恐怕也得打断他的腿,见福伯没问题,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正要悄然离去,不想又被妹妹喝住。

    不过这时候没有单飞这个门板挡着,曹馥哪会停留,几步就到了门前才要离去,突然快步又走了回来。

    曹宁儿反倒一怔,不知这个不成器的大哥这次为什么这么听话,可她转瞬明白过来,药堂外有马蹄声传来,转瞬几人大步走了过来,为首一人长身玉立,腰带长剑,剑鞘金丝缠绕,剑穗有美玉悬挂,端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那人一入药堂,先是整下冠带,看起来颇有子路临死的风范,见到曹宁儿时眼眸一亮,随即笑道:“原来大小姐也在这里,这样也好,及远,地契可准备好了?”

    曹馥脸色苍白,低声道:“妹妹,你这次一定要救救我。”

    曹宁儿心中恼怒,冷然道:“夏侯衡,你来做什么?”

    夏侯衡,有点熟悉的名字?

    单飞听到这个名字皱下眉头,他眼下慢慢融入如今的年代,不过还是本着成功人士的原则,做事高调,但做人一定要低调!

    方才他出手救治福伯那是救命需要,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家送命,如今一见这公子的气势,他自动退居二线,不用问,此人肯定是如今的官二代了。

    哪个朝代都不缺这种阶层的。

    许都城,天子脚下,天子算不了什么,但这些官二代当然都是有背景后台,宗族关联的,能不冲突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其实不用谁来解释,单飞只是想想就大概理清楚前因后果,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通常都有一个、或几个默默无闻的女子,不过一个成功的女人周围肯定也有很多不成功的男人。

    曹宁儿身为女子却能掌握曹洪家的经济大权,不用问了,肯定是曹馥没用。

    没用的官二代在他那个年代都是被人吊的凯子,如今看来,这个凯子肯定被夏侯公子摆了一道,将曹氏药堂的地契输了出去。

    不过曹馥敢输,当然也有人敢接才行,他老子曹洪不是善茬子,敢赢曹氏药堂地契的人当然也有点背景。

    夏侯衡?单飞竭力搜索记忆,终于记得这人好像是夏侯渊的儿子,他对考古很有兴趣,不过对这些和古物没什么关系的官二代印象并不深刻,也从未挖到过这家伙的棺材,自然对其所知甚少。

    不过他却知道夏侯衡老子夏侯渊的大概,这人传说中是个比较牛逼的人物,军中有言——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

    这是说夏侯渊行军极快,有当代突击队的特色。

    不但如此,史载夏侯渊早期还替曹操蹲过牢房。

    都说男人有四大铁——一起扛过枪,一块蹲过房,一路销过赃,一道嫖过娼,单飞不知道夏侯渊和史载好色的曹操有没有一起嫖过娼,但知道这二人前三铁肯定是铁的不能再铁,实际上也是如此,夏侯家的夏侯渊、夏侯惇二人是曹操除了族中从弟曹洪、曹仁之外最信任之人,可说是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单飞这片刻的功夫将其中的关系想的清楚,决定还是看戏就好。

    曹宁儿却是不能看戏,冷望夏侯衡,只等他的答案。

    夏侯衡哈哈一笑道:“原来及远兄还没有将事情告诉大小姐,但不才倒不介意将事情说说……”顿了下,夏侯衡淡淡道:“其实都是些小事,我和及远兄在如仙楼打个赌,结果及远兄输了而已。”

    曹宁儿面色铁青,转望曹馥道:“他说的是真的?”

    她当然知道如仙楼是什么所在,听一听都觉得污了耳朵,曹馥不成器她早就知道,可她没想到这个不成器的大哥居然为了青楼的女子出卖曹家的产业。

    曹馥只是点点头,低声道:“妹妹,你把地契给他吧。大哥答应你,以后一定不会再赌了。”

    “你答应我?”曹宁儿怒极反笑,纤手一指几乎戳到曹馥的鼻尖,“你还有脸说这句话?”

    鼻梁一酸,秀眸竟有泪光闪烁,曹宁儿想说什么,终究忍住,转对夏侯衡道:“夏侯公子,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赌约,但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今天我明确的告诉你,曹氏药堂的地契,你拿不到!”

    ------

    今儿三更送到,加这一更,一来感谢新老朋友的厚爱,甚至有人特意来起点注册投票,心中感动。二来是墨武回来的消息想必还有不少朋友不知道,烦劳诸位帮忙通知下。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