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18节 蜂蜜的作用

第18节 蜂蜜的作用

    单飞见王大锤困惑的模样,知道他肯定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盗墓工具有很多,分土剑、短柄锄、洛阳铲对他来说都是极为好用的工具,不过这里是许都,黄河左近,洛阳铲是最能发挥威力的一件工具,他要去探墓,自然不能靠双手去挖。

    知道王大锤不懂,单飞捡起块铁嘎达,在地面上画了几笔,勾勒出洛阳铲的形状,实际上在他那个年代,洛阳铲早就更新换代许多种,不过总体不改原先的风格,他画的算是最简单原始的式样。

    “这不是铁锸吗?”王大锤吃吃道,见单飞看了他一眼,王大锤看出他的否定,立即仔细观察半天,“弧度和铁锸不同,也薄了些,这好像……不行啊。”

    他毕竟是铁匠的儿子,暗想以这种厚度,入地只怕很容易折断。

    “照着样儿先打出来。”单飞丢了铁嘎达,拍拍身上的尘土,向铁匠铺外走去,王大锤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单飞,用火钳夹住废铁丢进熔炉,生起火来。

    “单公子。”莲花追出了铁匠铺,见单飞转身望来,搓着小手道:“你还会来吧?”得到单飞肯定的答复,莲花笑容和花儿一样,点头道:“单公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盯着我大哥。把你的洛阳铲尽快打出来。你住在哪里?要不我给你送去?”

    小丫头留了点心眼,若有期待的问。

    “我是曹府的下人,当然住在曹府,不过这几天有点事情做,我回来取就好。”

    单飞告别莲花,走出了市集,沿着长街走了约莫半里地,见前方渐入污秽,几乎要捂着鼻子前行时,感觉乌青多半就在附近住了。他正四下张望间,一人突在他身后惊喜的叫道:“是单公子吧?”

    回头一望,见乌青正拎着个药包望着他,单飞道:“乌青,你就在附近住?”

    乌青先是欣喜,随即有了分不安,吃吃道;“单公子,你来这里做什么?”

    单飞人看起来长的年轻,眼力却绝对老道,一眼看出乌青的忐忑,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我不是来要钱的,只是听说伯母病了,顺便过来看看。”

    乌青立即舒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当初接过那一串钱固然欣喜,可心中还是没底,毕竟那十几枚铲币怎么看起来都不值一串钱的。当铺虽然收了铲币,可要收回钱去,他根本无可奈何。

    见单飞并没有反悔之意,乌青放下心事,感激道:“怎敢有劳单公子大驾呢?”见单飞只是微笑不语,乌青搔搔头道:“这里这么脏,单公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里面请。”

    他拎着药包前面带路,不时提醒单飞注意脚下。

    历代王朝的下水排污都是个大难题,许都城新建,自然不会有完善的排污系统,贫民居住的地方可想而知的脏乱。

    乌青提醒着单飞,突然想到了什么,“单公子,你还要那铲币吗?”

    “我不过是曹府的一个下人,你叫我单飞就好。”单飞不太习惯单公子的称呼。

    “那怎么可以,单……公子你可是有本事的人。”乌青连连摇头,迟疑片刻,试探道:“要不,我叫你单大哥?”

    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乌青虽然看起来比单飞要大,但显然认定有本事的才是大哥的道理,见单飞不置可否,乌青开心道:“单大哥,那铲币对你有用吗?要不要我明天砍柴的时候帮你再找找还有没有?你放心,我不会再卖了,找到就全送给单大哥。”

    “你砍柴时候捡的?”单飞心中一动,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铲币一定是从古墓中流出来的。

    乌青点头道:“是啊,城南几里外有个牛头山,长的和牛头一样,我每天都去那里砍柴,然后拿到市集卖。无意中在山沟看到这些铲币,就捡回来了。我娘前几天染了风寒,病的很重,我没钱请医生,这才抱着试试的念头拿这些铲币去典当。幸亏有单大哥帮忙。”

    顿住脚步,乌青看着单飞满是感激,“昨晚我就去抓了药,今天我娘就好了很多。单大哥,我家就住在这里了。”

    单飞见前方有残垣断瓦的一间庭院,有个大门却倒了半边,一眼望去,院中搭着几个破草棚,不等询问时,乌青已道:“听说这里本来是个大户人家的产业,不过破落了,很久没人住了,然后我们几家就在这儿住下了。”

    领着单飞到了一间草棚前,乌青掀开帘子走进去,单飞见一妇人半白头发,盖着床破被正躺在简易的床榻上。

    “娘,你好些了吗?”乌青低声问道。

    “好多了,乌青,你带谁来了?”老妇人睁开眼睛看到单飞时,略有诧异。

    “是单大哥。”乌青兴奋道:“你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过的那个单公子吗?今天他来看你了。”

    那妇人立即挣扎的要坐起,“单公子太客气了,乌青,还站在那做什么,快去倒点水来了啊。”

    单飞见老妇人病容满面,感觉自己两手空空,倒有点过意不去,忙道:“乌大娘不用客气了,你有病在身,多休息了。”

    乌大娘还是坐了起来,吩咐乌青倒了水来奉客,感激道:“昨天我都听乌青说了,幸亏有单公子帮忙。我当时还有点不信,以为这小子是骗我安心。”

    单飞客气两句,接过水喝了两口,倒感觉乌青这小子很是老实。

    “单公子还没用晚饭吗?”乌大娘看起来就要下地,“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我给你做几个麦饼吃。”

    “不用了。”单飞有点冒汗道。

    “娘,不用你蒸了,我来就好。”乌青忙道:“我也会点。单大哥,你恐怕不知道,我娘一直在市集卖麦饼的,人家都说好吃呢。”

    “你也不怕单公子笑话。”乌大娘责怪道,正要坚持起身时,屋外有人叫道:“乌大娘在家吗?我给你送治病的药来了。”

    随着那声喊,一丫头捧着一个小碗进了草棚,笑盈盈道:“乌大娘,我这个……”她没等说完,看到单飞时,纤手微颤,小碗差点掉到地上。等回过神来,那丫头将小碗往乌青手上一塞,快步到了单飞面前,惊喜道:“单大哥,怎么是你?”

    丫头正是莲花。

    单飞见到莲花也有点意外,不等回答时,莲花突然一拍小脑瓜,转头道:“乌青,你昨天说碰到好心的公子,难道就是单公子吗?”

    乌青倒有些意外道:“你也认识单大哥?”

    单大哥?

    莲花心思微转,立即道:“我当然认识单大哥。”她摆出和单飞青梅竹马的样子,大声道:“我才和他离开,约定明天见呢。”

    单飞一阵恶寒,只觉得这丫头生怕别人不误会一样。

    乌青倒是半信半疑,端着那小碗道:“莲花,你太客气了,怎么又送蜂蜜来。”

    蜂蜜?

    单飞略有诧异,向那小碗望去,见到里面盛了小半碗的淡黄色粘稠液体,闻到蜂蜜淡淡的香气,单飞奇道:“莲花,你这蜂蜜是从哪里搞的?”

    据他所知,蜂蜜这东西在三国以前可是奢侈品,那都是帝王大臣享用的东西,寻常的百姓怎么吃得起蜂蜜?

    莲花见单飞惊奇,开心道:“单大哥,这是我养的蜜蜂产的蜜。”

    “你还会养蜂?”单飞更是错愕,要知道人工养蜂绝非易事,不清楚莲花这丫头怎么会养蜂的。

    “是啊,我会的东西不少呢。”莲花见单飞对蜂蜜很有兴趣的样子,介绍道:“蜂蜜治百病的,每次我和大哥有点小毛病,都会兑温水稀释喝上两口。乌大娘,你先把这蜂蜜喝了吧。单大哥,我给你也去拿点儿。”

    她不等单飞拒绝,早就一溜儿小跑的出了草棚。

    乌大娘看着莲花的背影,轻叹口气道:“这丫头很好心,邻里之间的,没少帮我们忙呢。不过这蜂蜜她很看重的,要不是别人有病,她还不舍得拿出来呢。”

    不多时,莲花就又捧个小碗回转,里面装的当然仍是蜂蜜,多少有些豪气的举到单飞面前,莲花道:“单大哥,你喝了吧。”

    单飞见到莲花的期待,好笑中多少带分感动,端过那小碗看了半晌,突然灵机一动道:“莲花,你这蜂蜜有多少?我想借你点蜂蜜来用。”

    ------周一很重要,兄弟们的投票点击收藏还请快快投过来!新的一周,新的理想,让我们一起向前冲!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