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21节 风水人心

第21节 风水人心

    单飞很习惯观察地形,当然了,这是职业养出的习惯,也和墓葬风水有关。8>  w-w`w=.-y`a·w=e=n-8=.·c`o-m

    《葬经》有云——气乘风则散,界水而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这是中国风水最早的定义。

    这句话如果按照单飞的想法理解就是——气是一种能量场,被动能风鼓动变化,遇到水这种介质能蓄积起来,古代人选墓地的时候,都会选有气运动而又不散乱的地方下葬,以期来积累无形而神秘的能量、进而改变自身、或子孙后代的命运。

    改变自身的命运当然是希望长生不死,以后还能活过来。

    这个想法听起来好笑,不过从古至今有这个念头的人从没有断绝过,远的比如说秦始皇、埃及法老什么的,近的来说就是冷冻尸体、等待未来救治的产业诞生。

    风水之说实在是一种很玄妙的说法,不过单飞虽是研究古董的,为人却绝不是个老古董,相反,他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远比常人要强的多。

    他对风水这种说法很感好奇,虽然仍旧不明白运作机理,但他一直认为其中定然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他向来是,就算不理解,也不做烧死哥白尼的野蛮人。

    乌青见单飞一直望着牛头山看,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终于忍不住问道:“单大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单飞回过神来,跟着乌青继续向前走了半个时辰左右,近晌午的时候,才到了山脚下。>8_>>w-ww.

    乌青边走边说道:“单大哥,以前我都是天不亮就出门,砍个半天柴后堆积起来晒,背一部分到城中去卖,今天来的晚了点,你看,那就是我经常砍柴的地方。”

    远方山坡向阳的地方,果然有不少散乱的木材摊。

    单飞心中微动,却是因为听到似有水声传来,“这附近有喝水的地方?”

    “单大哥,你怎么知道?”乌青有分意外道,“转过那道山坡,就有道山溪,我渴了的时候,就会去那溪边喝水。”

    山来水回,贵寿而财!

    单飞脑袋中闪过《葬经》中这八个字的时候,心中早有了个结论,淡然道:“铲币难道是在溪边现的?”

    “咦?我没和单大哥你说过啊。”乌青诧异道。

    单飞微笑不语,“捆柴的事情等会儿再说,先去溪边看看。”

    “当然了。”乌青爽快道:“一切听单大哥的。”

    单飞不但在危难的时候接济他一把,还传给他娘亲蒸馒头的秘方,乌青不懂生意,但知道那东西好吃的不得了,肯定也会好卖的不得了,对于单飞这般慷慨,他早就铭记在心,一心想着怎么报答,自然对单飞言听计从。

    二人到了溪边,单飞先捧点溪水洗了下脸,顺便看了下水质。﹏﹎>  >﹎吧  w=ww.

    古代好啊,全是天然无污染的水质,这样的水,有心之人自然不会放过,单飞顺着溪水望上去,见到山脉起伏,半山腰处略显平缓,扬了下眉头。

    乌青却顾不上洗脸,早到了溪水一处转弯的地方叫道:“单大哥,我就是在这现的铲币呢。”

    单飞倒不着急,缓缓走过去,见到溪水旁有个破碎的瓦罐,单飞捡起几片碎片拼了下,看花纹认出是西汉的陶器,心中暗想,铲币是王莽时期,装铲币的陶器是西汉年间,这墓室可能是两汉之间或者稍后。

    铲币和陶器一块出现,说不定铲币是装在陶器中顺水而下,转弯处撞破,如果这样的话,铲币应该是从上流而下。

    单飞正沉吟间,乌青沮丧道:“单大哥,一枚铲币都找不到了。”他在单飞沉思的时候,早脱鞋跳到溪水中摸索,并没什么收获。

    单飞见状微有好笑,感觉这小子很是厚道,“我们去上游看看。”

    传说中,《葬经》是晋代郭璞所做,不过后代考古学家对这种说法多少存有疑问,《葬经》最重要的思想就是墓地的选择,后世很多墓葬都是按照《葬经》所言的风水下葬,但说来好笑,无论盗墓的还是考古之人,挖掘古墓除了凭借经验,很多时候也是凭借《葬经》的指点,形成所谓的各种盗墓派别。

    如果当年那些按照《葬经》风水言论下葬之人得知自己坟墓被挖,也是因为选了好风水,不知道又会有如何的想法?

    当然了,如今是三国年间,《葬经》显然还没出世,但古人重墓葬,也早形成颇具特色墓葬特点。

    就像乌青这小子不懂风水,可也懂得选在向阳靠溪边的树林旁劳作,晋代之前的朝代,墓葬也很有鲜明的特色。

    秦选岭,汉墓腰,春秋战国葬山顶,隋唐宋墓坡下挺。

    这句话是说秦朝大墓很多是选山岭进行营建,而东汉更多的墓葬是选在山腰动土,当然了,肯定也有不循惯例的,一种是根本埋不起的贫贱百姓,还有一种是不拘一格,有能力突破惯例的如秦始皇。

    单飞早在现那枚铲币的时候就一直在分析铲币的来历,通过惯例暗中预测墓室的地点方向,乌青虽然沮丧,可单飞见到山腰的地势,早对自己的判断有八成的把握。

    有东汉古墓就在溪边上游的山腰之上!

    单飞早有断定,仍旧不动声色,和乌青缓缓向山腰走去。

    乌青虽不明所以,还是以单飞马是瞻,跟着单飞向上攀爬。

    等近山腰的时候,单飞突然道:“乌青,我有个问题不知道问还是不问?”

    乌青略有诧异道:“单大哥,你怎么和我这么客气,你不当我是兄弟?”

    “我就是当你是兄弟才会问你。”单飞笑道。

    “那单大哥问好了。”乌青开心道。

    “如果我们在这里突然现几十文钱,你觉得应该怎么分?”单飞说话时已经坐在一块大石之上。

    “当然是都给我。”乌青毫不犹豫道,见单飞不动声色的样子,乌青笑道:“我知道单大哥肯定不会和我要这些小钱的。”

    单飞看了乌青许久,暗想这小子倒不客气,我也没有你看起来那么富有啊,半晌单飞又道:“如果要现几十贯钱呢?”

    乌青犹豫下,苦笑道:“单大哥你说笑了,怎么会有这种好事?”

    “我想听听你的答案。”单飞淡淡道。

    “单大哥,那你能不能借我几贯钱做生意?”乌青小心翼翼道:“你也知道,我娘要做那馒头生意,说不定会扩大规模,可能需要一些本钱。单大哥,你放心,可我们赚了钱,一定会还你了。”

    单飞看了他许久,“那如果有几十金呢?”

    乌青益不明白单飞的意思,搞不懂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搔搔头道:“金子我可从来没花过,单大哥要是有用的话,都拿去用好了。”

    “那也不用,你应该得你该得的。”单飞认真道。

    乌青哑然失笑道:“单大哥,你这么认真做什么,我们怎么可能……”他话不等说完,蓦地睁大了眼睛,因为日光照落下,一块金子赫然现在了单飞的手上。

    -----先感谢墨门书友爱地球的盟主打赏,这是墨门元老级的读者了,很高兴她的归来。也感谢诸多打赏的兄弟们!还请兄弟们继续投票,养成投票点击阅读的好习惯,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