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23节 有鬼

第23节 有鬼

    单飞虽说没有老娘,但也不想就在这里送命,钻洞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看着前方,听着周围的动静。

    盗洞内不会有危险,因为那是盗墓前辈挖的,只要那人不神经错乱,自然不会在盗洞上做文章。有金子在洞口掉落,说明盗墓前辈得手了,还成功的出来了,既然这样,墓室危险系数也不会很大。

    单飞说的不多,想的从来不少,慢慢前爬的时候提高了警觉,随时准备突发的意外。

    乌青只见到前面火光一明一暗的,在外边不觉得什么,但在这暗不见天日的盗洞里,却有说不出的温暖。

    看着单飞缓缓前爬,乌青心中感动,不知道这个比他看起来还小几岁的单大哥怎么会有这般的本事和勇气,握紧绳子,乌青亦是全神戒备,无论发生什么意外,他一定要先救单大哥出来。

    火光突然停了下来,乌青心中一紧,低声道:“单大哥,怎么了?”

    单飞半晌才道:“到了。”

    他一直向前爬着,突然感觉前方一畅,那不是看到的,而是多年练出来的感觉,他随后将火折子向前探了下,发现前方豁然开朗,竟然像到了一个诺大的石室。

    这么顺利?

    单飞不敢有丝毫大意,都说淹死会水的,打死斗嘴的,墓室里后死的肯定都是所谓的盗墓专家,他伸手从怀中掏出几块碎石分几个方向丢下去,闭目倾听动静。

    “叮叮叮”几声响。

    单飞听出下方是实地,而且不算太高,不过还是不敢大意,低声道:“乌青,给我绳子,你拉住一头,放我下去。拉住了。”

    乌青自然一口应允,单飞拉着绳子踩到地上后,一颗心这才稍微放松下来,抬头对乌青道:“跳下来吧,没事。”

    乌青从上方跳下来后,除了火折子附近几尺的距离外,别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只感觉无声的沉寂压的心脏狂跳,乌青低声道:“单大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当然是墓室!

    单飞知道人紧张的时候总会问蠢话,并未回答,鼻子嗅了下,皱眉道:“怎么有股铁锈的味道?”

    商周金铜玉,秦汉玉铜陶,这句话是说这几个朝代常见的陪葬品,一般墓室有金属味道不假,各种金属生锈的味道差别虽然很是细微,但对单飞这种经过历练的专家来说,嗅土都不成问题,自然能闻的出来。

    可铁在汉朝之前少见,汉朝都是用来做兵刃的,这时期很少做明器,自然不会用来陪葬,这里怎么会有浓浓的铁锈味道?

    单飞心中困惑,还是取出一只火折子点燃递给乌青,吩咐道:“你站在这不动,我看看环境。”

    他才要前行,乌青一把拉住单飞,递过斧头道:“单大哥,你拿着防身。”

    乌青虽然怕的要死,可感觉单飞更需要点利器。

    单飞不再推辞,心中隐约感觉些不安,事情有点出乎他的判断,他就绝不能掉以轻心,他能得到最上层的信赖,靠的不但是学识,还有谨慎。

    嘴里叼着火折子,单飞一手拿着斧头,另外一只手取出根早准备好的竹签子,用竹签子划着室壁缓缓围着石室走着。

    一根普通的竹签子对单飞来说作用很多,最大的作用就是代替手来用,避免感染不知名的病菌,而且不会损伤古器。

    这肯定是汉朝的砖室墓。

    以前的朝代也出不了王莽时期的铲币。

    墙壁是秦汉特色的空心砖没错,这里也像个耳室,单飞缓缓走着,急速的推断,回头望了乌青的方向一眼,见到那点光亮和乌青的身影,知道快走了半圈,他只感觉这个耳室有些大,也有些空。

    盗墓前辈够贪,除了铁锈的气味外,什么都没给他留下?

    单飞心中暗叹,突然止住了脚步。

    乌青提心吊胆的看着单飞嘴上的那点火光,见单飞突然停下来,忐忑而又低声道:“单大哥,怎么了?”

    “这里有道门。”单飞用竹签子顶了下,竹签子断成两节,他换了斧柄缓缓去推,微闭双眸,却认真听着石门的动静。

    “咯吱”声响。

    石门终于开了,有分刺耳的声响,却没有别的危险,单飞暗自舒口气,不急于去探石门后的空间,先用火折子照下门后的情况,心中微沉,不安之意更浓。

    这里有鬼!

    旁人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单飞打开石门的时候,却发现大有问题,这墓室石门设计绝不是封闭的,而是方便推动的。

    有人可能觉得好笑,门本来就是为了推动的,不然怎么叫做门,可那是阳间的门结构,正常墓室里根本没人动,为防外人进入,有时更会在落成前封死,怎么这个门会设计成活动的?

    为鬼走动设计的?

    单飞感觉自己眼皮跳动下,终于还是长吸一口气道:“乌青,你过来。”

    乌青举着火折子走过来,见到那石门后的空间更是骇然,不知道这是要通到哪里。

    单飞看出他的疑问,缓缓道:“正常的情况下,这里如果是耳室,摆放陪葬明器的地方。前方当然是主椁室,也即是停放墓主棺椁的地方。”

    乌青担忧之中反倒清醒过来,听出单飞的言下之意,“那不正常呢?”

    “那里有什么,我也猜不到。”单飞苦笑一声,没想到初到三国就找到个另类的墓室,并不按照套路出牌。

    “我进去探探,你留在这里,一有不好立即离开。”单飞虽是不安,但好奇之意更浓,这种时候当然不会半路折返。

    一定要看个究竟,不然死了也不甘心。

    单飞艺高人更胆大,碰到这种稀奇事情自然绝不会轻易放过。

    乌青摇头道:“单大哥,我和你一起!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他说话的时候牙关打颤,但态度坚决。

    单飞倒没想到这小子胆子不大,义气还是有的,微微笑了下,“好的,那你跟在我五步之外。”

    他说完话,拎着斧头举着火折子向前方走去。

    前方是条长长的墓道,单飞微微吸气,不时丢块石头出去听听地面的动静,只怕这里有翻板机关,走了数十步,单飞也在骇异这墓室旷阔的时候,前方突然再现空畅。

    单飞并不急于上前,只是微眯着双眼试探看着前方,有了火折子的一点光亮,再加上他慢慢适应这里的黑暗,隐约见到前方的摆放设置。

    陡然揉了下眼睛,单飞不太相信自己看到什么东西的样子,上前几步用火折子照去,脸色倏变。

    ----提示下:看书要先登陆起点账号,然后您的点击起点才会给墨武加上,而且登陆后投推荐票,收藏本书才方便。看到书评区的好帖子越来越多,很幸福。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