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50节 无福消受美人恩

第50节 无福消受美人恩

众人当然都不知道其中的原理,但见单飞举手就破了谜团,心中均想——此人倒是大智若愚。

    只有夏侯衡暗道——看来愚有千虑必有一得。

    不过世子都说了有趣,荀奇所说的有趣自然指的玉兔身上另有机关的意思。其实不用再问,众人只要看荀奇如同被踢了一脚的俊脸,就已经知道答案。

    无视荀奇铁青的脸庞,郭嘉又满了一杯,喝酒时喃喃道:“我早说过,你也不是万事通,怎么会万事皆知呢?”

    这句话方才他也说过,这刻说来有着说不出的辛辣讽刺。

    荀奇冷冷看了单飞一言,似乎要将他牢牢记在脑海,转瞬沉声道:“祭酒大人果然高明,这次是荀奇输了。”他当然不会承认输在单飞手上,只说郭嘉高明。不过他毕竟身为荀家出类拔萃的人物,激怒不过转瞬,话音才落就已然恢复了平静,“一百金,不日就会送到祭酒大人的府上。在下还有他事,暂且告退。”

    郭嘉目送荀奇下楼,这才起身道:“算算日子,曹司空也应该要回许都了。”

    曹丕本还在看那只玉兔,闻言脸色微改,失声道:“真的?”不待郭嘉回答,曹丕已道:“酒已尽兴,伯权,我要回府看看。”

    他一说回府,夏侯懋几人纷纷起身。

    夏侯衡挽留不住,满肚子不爽,暗想老子请客,怎么风头都被那奴才占尽?

    曹丕看出夏侯衡的不悦,含笑道:“伯权,我还有金子压在你的身上,你莫要让我失望。”

    夏侯衡连连点头,暗想老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单飞再赢了去。

    单飞见郭嘉起身向如仙打个招呼,下楼就要远走,顾不得旁的,追上去道:“祭酒大人……”

    郭嘉缓缓止步,回头笑道:“当郭嘉是朋友的话,称呼句郭兄就好。”

    单飞心中一暖,立即道:“郭兄,在下……我其实有一事不解。”

    郭嘉只是点点头,静待单飞发问。

    “我和郭兄不过初次见面,郭兄为何会将赌注押在我的身上?”单飞对这个问题一直感觉无解。

    他穿越过来的,知道郭嘉牛逼,提前抱下大腿有情可原,可在旁人眼中,他不过是曹府的一名下人,根本没任何表现的机会,郭嘉聪明之人,怎么会做如此冒险的举动?

    郭嘉淡淡笑道:“荀奇不知道,但我可知道你是曹棺举荐之人,我或许没有理由信你的眼力,但却不会怀疑曹棺的眼力。”

    “曹棺?举荐?”单飞一头雾水。

    郭嘉似也有分诧异,“你不知道曹棺是谁?”见单飞摇头,郭嘉缓缓道:“曹棺不就是你曹府的三爷?”

    单飞错愕不已,良久才道:“曹三爷举荐我做什么?”

    郭嘉看了单飞良久,似在思索什么,终于笑道:“当然是入主摸金校尉一职,怎么,你还不知吗?”

    我和曹棺曹三爷也不过一面之缘,他为何举荐我当摸金校尉?

    专业是对口……

    单飞当然知道摸金校尉是做什么,那就是倒斗的啊,只不过倒斗也分官倒、私倒之分,私倒是不道德的,官倒呢……那可是为国家做贡献,可以领五百块加个荣誉证书呢。

    心绪繁沓,单飞不解曹棺的想法,却已恍然郭嘉讥讽荀奇之语,荀奇才回许都不知此事,郭嘉却知单飞得曹棺推荐,信任曹棺的眼力,这才押注在他的身上。

    但就算如此押注,要的不但是眼力,还有魄力!

    只是……单飞迟疑道:“郭兄肯和我交朋友,难道也是因为曹三爷?”

    郭嘉微微一笑,深邃的眼眸中闪过分神采,“我和你交朋友,只因为你是单飞。”

    单飞亦笑,拱手道:“多谢。”

    “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郭嘉转身要走,突然顿住脚步又道:“世子为人不差,不过是常见的年少气盛,和你有些冲突,年轻人过了就算,若说对你不利……”

    他喵了眼单飞受伤的髋部,沉吟又道:“方才楼上也没人下楼的。”

    单飞心中微震,暗想方才郭嘉看似若无其事,原来早将所有事情看到眼中,哈哈一笑道:“这件事我自会想办法解决。”

    郭嘉笑笑,挥挥手竟然离去。

    单飞目送郭嘉远走,皱了下眉头,显然没有方才表现出来的那么开心。暗想听郭嘉所言,楼上众人没一个有作案嫌疑,自己才到夏侯家酒楼,夏侯惇不知他要尿遁,又不是全职杀手,怎么会那么快找人做掉他?

    那究竟是谁要杀他?

    单飞有点头大,不等再想,就听一人柔声道:“单飞……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如仙还没有和你说声歉意呢。”

    单飞一怔,回头望见如仙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妙眸凝望。长街喧闹,单飞一望这女子的眼眸,却感觉长街空寂,似乎天地间竟只剩下二人而已。

    心中微惊,单飞立即稍移开目光,缓缓深呼吸,镇静下心神,不解道:“如仙姑娘此话何解?”

    这女人是个催眠师吗?

    单飞心中暗惊,他知道当代有催眠大师精通精神控制,只凭一个眼神、一个声音就能让人坠入梦境,方才他就有点像被催眠的样子。

    不过他亦知道这种催眠比的更多是精神意志、立即深呼吸振作精神化解此道。

    如仙眼中似闪过分诧异,上前一步道:“要不是如仙,你也不会受伤了。”

    “什么?”单飞霍然抬头,暗想要杀我的总不是你吧?

    如仙轻咬下红唇,“方才听丫环讲,你好像在花园受了伤,要不是如仙执意拉你上楼,你当然也不会去花园被人暗算,如此想来,你受伤不就是因为如仙吗?”

    你这个搭讪的功夫我给满分!

    单飞早过了被女人一个媚眼就失魂落魄的年纪,反倒被如仙的一个媚眼勾起了警觉,不过还是笑道:“如仙姑娘太客气了,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有关的!”如仙坚持道,“单飞,你一定要如仙补偿才行,不然如仙肯定会内疚的。”

    那你不如给我点金子?

    单飞不等回答,如仙已代他做了决定,伸玉手拿出块锦帕轻轻塞到单飞怀中,如仙脸颊羞红道:“你只要到如仙楼出示这方手帕,如仙随时恭候大驾。”

    她声音细不可闻,娇羞的姿态实在让单飞都有些心动。

    男人嘛……

    荷尔蒙催动!

    单飞提醒自己这点,蓦地感觉哪里有点问题,却见如仙纤纤玉手又替他拂了下身上的尘土,这才轻移莲步离去,只是不等走了几步,回头又望了单飞一眼,眸子中的含义实在让人浮想联翩。

    目送如仙离去,单飞心中一动,蓦地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的心怎么不跳的那么剧烈了?

    方才初见如仙,在如仙靠近他的时候,他心跳简直和打鼓一样,可这次如仙靠的更近,他为何反倒没有那么过激的反应。

    伸手一摸胸口,硬硬的还在。单飞取出怀中的锦帕,才要再掏出玉像看看,就听一人怪叫一声,突然从旁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竟要硬抢!

    单飞一惊,他知道玉像奇异非常,价值难言,哪容得有失,几乎毫不犹豫的一肘挥出。

    “刺啦”声响。

    那人没抢玉像,却把单飞手上那块锦帕撕掉了一半。

    单飞转身才要反击,突然止住喊道:“大公子,你干什么?”他见曹馥双眸泛光,死死攥着那半块锦帕,又盯着他拿着锦帕的那只手,立即明白过来,这个大公子要抢的只是锦帕。

    这小子不是有恋物癖吧?

    单飞才要再说什么,突然怔在那里,转身的功夫,他不但看到了曹馥,还望见了曹馥身后不远站着个女子。

    女子如兰花般优雅,却像霸王花一样的冷煞。

    曹宁儿立在那里,俏脸凝冰一样,正冷冷的看着单飞,还有他手上那半幅撕裂的锦帕……

    ----到今天,有一万多个朋友收藏了《偷香》,感谢收藏投票的朋友们了,老墨也想多更点,不过新书榜确实有字数限制,超过二十万字就要下榜,好久不在起点,没有这个榜单,也不利于新书宣传,还请诸位见谅。周末休息了两天,下周我们一起再战!希望下周能有更多的朋友喜欢收藏《偷香》也希望我们的推荐票点击能够更多!榜单位置更强!有你们,我激情更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