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53节 机不可失

第53节 机不可失

    你们咋就让我这么感动呢?!点击上榜不说,周推荐榜单居然第十!啥也别说了,就为你们的热情,回起点写这本书的决定就没错!能不能再进一步?一天四千票?!我信你们可以的!

    --------

    堂中静寂,众人看着侃侃而谈的单飞,神色均有分错愕。www*xshuotxt/com曹宁儿秀眸轻转,落在那瘦弱的有分孤单的少年身上,红唇动动,这次却没再质疑。

    曹宁儿心中一直很不舒服。

    如仙赠单飞手帕时,她正巧就在单飞的身后,看着如仙含情脉脉的将手帕放在单飞胸前,借机亲近的样子,曹宁儿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这里可是长街闹市,人来马喧,众目睽睽的,这女人怎么会有脸当街勾搭男人,若是曹馥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单飞?

    她后来为自己这个念头感觉到奇怪,可那时并未多想什么,只觉得单飞这时应该推开如仙才对,没想到他不但没有推开如仙,反倒和人家对上了眼儿,等如仙走的消失不见后,还在那痴痴的望个没完。

    更离谱的是,为了个锦帕,单飞竟然和曹馥当街大打出手,见他为了锦帕紧张的模样,她本决定再不和单飞说上一句,但还是忍不住上前。

    不说两句就不痛快!

    方才质疑曹馥的时候,她知道那肯定是单飞的主意,曹馥有多少斤两,她早就清楚明白,一股怒火爆发出来,内心不知道有多少失望、不满,但听单飞反问之际,她宛若又回到初见那一刻。

    她终于明白当初为什么感觉这少年和别的下人不同——那就是他是个下人,但他从未当自己是下人看。

    曹府的下人哪有谁敢对爹爹这么说话?

    曹洪凝望单飞良久,见单飞只是真诚的望着他,突然道:“宁儿,这就是你三叔说的那个单飞?”

    “是。”曹宁儿应了声。

    曹洪垂下铁鞭,董管家慌忙接过,曹洪回身坐下,缓缓道:“你让我怎么给他机会?”

    曹馥一听父亲这句话,吃惊的合不拢嘴——父亲也有征询下人意见的时候?

    单飞并没有意外,老子骂儿子多半都是因为儿子不争气,你成天光宗耀祖的,他不是神经病,整天夸你都来不及,没事骂你做什么?

    曹洪是个将军,也是个父亲,只要儿子还有希望,就不会放弃任何努力。

    “赌注已下,眼下当务之急就是齐心协力,想着怎么击败夏侯家的酒楼。”单飞缓缓道。

    董管家见事情有了转机,低声道:“是啊,大人,生意都是做出来的,大家一块想,总能有点办法。”

    曹洪瞪了他一眼,转望单飞道:“你有什么办法?”

    “给我一周……不是……”单飞感觉这词估计让众人头晕,改口道:“给我七天左右的时间,我一定会给曹将军一个解决的方法。”

    七天?

    曹宁儿反倒有些焦急,暗想以曹馥的脑袋,七年都不行啊,做生意都是靠功夫,单飞怎么会夸下这般海口?

    曹洪亦有分诧异,缓缓又道:“你和那逆子要是输了呢?”他心情终于平静几分,畜生也就改成了逆子,暗想这句话比较坑爹,老子骂他畜生,岂不连自己一块骂了?

    “那我和大公子一起受罚好了,曹将军将这顿打留下,到时候加倍补上。”单飞回道。

    曹馥一哆嗦,见父亲望过来,总算不蠢到家了,知道这时表态的重要,连连点头道:“爹,到时候你尽管打好了,我若是再求饶,就是杂种养的。”

    曹洪差点将桌子丢过去,终究还是点点头,望向单飞道:“听宁儿说,你小子还算有点才能……”

    曹宁儿俏脸微红,却没有反驳,见单飞并不望来,又有点不太高兴。

    单飞心中暗想,老板夸你的时候,就是想让你一天二十五小时的工作,果不其然,听曹洪道:“你尽心做事,这件事要是败了,自然一顿好打,可若是成了的话……”曹洪犹豫下,暗想这种下人一个月几十铢钱,给他多一个月的酬劳,算是年终奖好了,“我会重重有赏!”

    单飞干咳一声,虽不知道曹洪会怎么赏,但想以这老小子葛朗台的风格,给我几贯钱都算你是大方,他根本没想到会是几十铢钱的奖赏,要是知道,说不定抢过董管家手上的铁鞭就打了过去。

    心中一动,单飞突然道:“在下不敢要将军什么奖赏。”

    曹洪很是高兴的模样,暗想若曹府的下人都和单飞这小子一样,老子可会省了一大笔开销,听单飞又道:“不过事情若是成了,曹将军在夏侯将军面前有了面子,在下有点寸功,还请曹将军答应一件事情。”

    “嗯?”曹洪扬了下浓眉,看了曹宁儿一眼,暗想我对这小子不熟,宁儿倒是知道,不知道这小子会提出什么要求?

    曹宁儿见爹爹望来,不由满脸通红,那一刻只是在想,爹爹看过来,难道以为单飞提要求是和我有关?

    “爹……”曹宁儿芳心剧烈跳动下,咬下嘴唇道:“听听他怎么说吧。”

    曹洪见女儿如此,暗想这小子的要求肯定无礼,到时候拒绝就好,点点头道:“单飞,你说来听听。”

    “在下只想事成之后……”

    单飞看了曹宁儿一眼,暗想这条件也对曹宁儿说过,这时候机会难得,错过这村可没有这店了。

    本想提及曹宁儿,见她没有记起,反倒垂下头去,单飞有分不解,还是道:“这件事我和大小姐说过……”

    曹宁儿芳心一跳,但觉一时茫然——他和我说过什么?

    “我想赎身。”单飞终道。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前往邺城的计划终于可以实施,他若不搞定身份问题的话,始终是为他人做嫁。

    他当然知道以后北方都是曹家的天下,也不想和曹家闹僵,暗想能友好协商是最好不过,以后要往上爬,说不定还要借助曹家,但那时候,可就是他自己的天下。

    经历了这段时间的磨合,他慢慢发现更广阔的天空,暗想老子就算不去倒斗,做个成功人士也是轻而易举,到时候修正点关系,看来走上人生巅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曹洪似怔了下,望向女儿,不解道:“宁儿,他和你提过赎身的事情?你怎么答复他的?”

    曹宁儿脸色由红变白,半晌才道:“女儿说……等爹爹回来做主吧。”

    这女子怎么这样?

    单飞不知道曹宁儿那一刻心情的复杂,只感觉这女人变化的让人奇怪,前一刻还挺温柔呢,怎么下一刻又拒人千里了?

    大家总算是朋友一场,这时候难道不能帮忙说句话?

    曹洪眯缝眼睛看了单飞良久,微笑道:“本将军……不答应!”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