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61节 刷脸

第61节 刷脸

    苍叔?

    你这孩子年纪不大,名字倒挺大的,单飞不由好笑,见妇人拉着孩童消失在人群中,暗自点点头。

    这妇人看起来贫困,但不失气节,管教有方,那孩童看起来狡黠,不过单飞对他一眼就很有好感。

    把包子分给了乌青几个,单飞和他边走边吃。乌青一吃那包子,得知又是单飞搞出来的,不由赞不绝口。

    单飞暗想古代人有时候还是好糊弄的,不就是做个包子吗?徒弟都差点收了一个,老子不过是个考古家,麻烦你不要让我做个跨界之王好不好?

    他虽不想跨界,但知道眼下一定要把酒楼的事情搞定,不然遗患无穷。作为一个成功人士,你要不就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极致才行。

    酒楼之争若是失败,他不要说没脸脱离家奴的身份,甚至可能比死都要难受。

    不要说这个年代,就算他那个年代,也绝对不会有人同情失败者。

    带着这个念头,单飞跟着乌青到了城南市集西。

    乌青领单飞到了一处街角,远远指着一人道:“老大,那人叫做孙苇,他和这里一个叫做罗老爹的带着一些人在这里帮人运些货物为生。”

    单飞见乌青指的那人身材中等,不过极为敦实,身后放着辆简陋的独轮推车,身边有几个小伙子亦是如此,暗想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卖苦力为生的大板锹啊?

    他方才听乌青介绍,还在暗自琢磨会不会碰到什么行会?

    要知道行会是隋唐以后才兴起的正式社会分工,这要得益于隋炀帝对经商异常的喜好,但谁都不能说隋唐以前绝对没有行会存在过。

    基因还会突变呢,你说这个朝代突然出来架飞机不太可能,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若真的绝对正确,虫洞和时空裂痕存在,你说飞机在万里高空正撞到时空裂痕,一下子穿过来有没有可能?

    当然这里面的计算公式肯定要爱因斯坦那种人物才能懂了。

    真正有见识的考古学家绝不会说哪个朝代绝对没有什么什么,而是应该说目前还没有发现证据证明而已。

    咱是考古的,可不是古董,时刻都以发现古迹中的新鲜事物为乐趣,单飞暗自想到。

    孙苇见到乌青带人过来,已经站了起来,不知道单飞脑袋里面转的都是他不懂的东西,多少有分不满道:“乌青,你说有大买卖照顾我们,就是这……小子有大买卖。”

    这就是个家奴啊。

    孙苇混迹市井之中,通过穿戴辨别身份还是有点心得的。

    乌青立即道:“孙苇,你客气点,这可是我的老大。”

    孙苇和他身旁的几个小伙子都笑了起来,孙苇更是道:“他是你的老大,可不是我们的老大。”

    单飞也笑了起来,“先不用着急谁是老大,有生意你们做不做?”

    孙苇上下看了单飞一眼,感觉他比自己还要小个一两岁,对他并不信任,冷淡道:“一辆车一天二十文,你付得起价钱吗?”

    乌青急道:“你不是说大买卖可以商量吗?”

    “他能有多大的买卖?”孙苇有点不屑道。

    “一天十五文,十来个人,大约……半个月吧。”单飞盘算了一下。

    孙苇和几个同伴终于有点动容,暗想大伙在这蹲一天最好也不过十几文钱,有时候可能还会喝西北风,平时要不是节省点用钱,说不定都要饿肚子,十五文钱一天,半个月的买卖的确做得来。

    “十八文。”孙苇讨价还价。

    “不行,就十五文。”乌青帮忙压价。

    单飞暗笑,知道对于贫苦人家来说,一文钱都能捏出汗来,正要答应他们,就听一人沙哑着声音道:“不用讲了,十文钱一天好了。”

    众人一怔。

    单飞回头望去,见身后站着个老者,双手都有厚茧,身子骨看起来还结实,只是鬓角霜白,显然有点年纪了。

    “罗老爹。”孙苇叫了一声,快步走过去,不解道:“你说什么?”

    “我说十文钱一天就好。”罗老爹含笑看着单飞道。

    “罗老爹,你是不是……”孙苇心中嘀咕,暗想老爹难道老糊涂了?可他自幼被罗老爹收养,身旁的几个也是如此,对罗老爹只有敬重。

    可讲价哪有自贬身价的道理?

    单飞开始以为是抢行的,见状也有些不解,就见罗老爹缓缓走过来,微笑道:“单公子是吧?”

    乌青见单飞看了他一眼,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道:“我和罗老爹说是单大哥要用车。”

    单飞点点头,含笑道:“公子不敢当,叫我单飞就好。”

    罗老爹轻咳一声,“难得单公子看重我等,孩子们都不懂事,老汉托大,就定价一人一天十文钱的,单公子若是感觉不妥,还可以商量的。”

    单飞见罗老爹人虽老,但绝对不像糊涂的样子,皱了下眉头,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小块金子递给罗老爹笑道:“既然如此,那先付定金了。”

    众人一见他手上的金子,立即都直了眼。

    他们平日都做几文钱的买卖,一看单飞出手的层次,明显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了。

    罗老爹见到金子只是笑笑,并未急于接过,反倒推脱道:“不急不急的。单公子这种人物,老汉信得过。”

    单飞真的有些奇怪,暗想自己真的到了那种霸气侧漏的程度了,刷脸都可以付账了?

    “罗老爹,你怎么知道我信得过?”

    罗老爹微笑道:“一个为了救个贫贱的孩子命都敢不要,甚至敢因此痛斥世子的人,老汉怎么会信不过?”

    孙苇那帮小伙子怔住,均道:“老爹,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单飞在长街救下虎头,当街和世子曹丕对抗,他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可长街上当时不说千人,几百双眼睛还是有的。

    罗老爹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看到这件事后,回去和孙苇等人提了下,孙苇这帮小子听了倒有点佩服起这个敢和世子对抗的人来,冲动是个性,有个性的人当然很多,谁没有个小脾气?可冲动有个性敢和世子对抗、还能不被打死,孙苇这帮人感觉都没这个本事。

    听罗老爹说单飞就是那家伙,孙苇再看单飞的眼神多少有些不同。

    罗老爹看了孙苇等人一眼,“当然是他,你还不信老汉的眼光?你们这些楞头青,成天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拉个车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从不知道真正有本事的人,总是像单公子这样。人家连世子都敢训斥,对你们却是和颜悦色,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有教养。”

    单飞自感脸皮够厚,闻言还是有些发热,只好道:“罗老爹过奖了。”

    罗老爹转过脸来,望着单飞诚恳道:“单公子,以后若看他们顺眼,还请你……能够提点他们一二。”

    ----ps:朋友们都很厉害,比单飞反应快,居然有大半猜中的,至于你们还有的一点疑惑,可以去前面章节看看,找找答案,不过那只是一点,还有真正的原因后面会陆续解释,继续求票求收藏!有可能三更呦,哈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