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68节 男人的方法

第68节 男人的方法

    单飞望见孩子眼中惊吓之意,暗想你碰到我们了还怕什么?转念之间,单飞回想这孩子问的两句话后,讶然失笑道:“你不会以为是我们把你弄到这里的吧?”

    曹冲小手一颤,却没有松开单飞的手掌。

    罗老爹一听,不由了笑起来,“你这孩子,疑心病倒重。”

    乌青有分忿忿道:“你这小子闯祸了不说,还害的我们几个差点丢了性命,到现在竟然还怀疑我们……”

    “他不过是个孩子。”单飞止住了乌青的下文,握紧曹冲的手掌,单飞道:“你不用担心了,我们这就回村。”

    他见曹冲颤抖的样子,蹲下来将曹冲负在背上向来路走去,虽然约定了以火为号,但这里的情况实在太过特殊,万一把那怪物引来那可是得不偿失。

    众人均是一样的想法,都不赞同点火传讯。大伙儿虽然因怪物受惊,但想到终于找到孩子,还是精神振作,轮流背着曹冲向山外赶去。

    曹冲见众人这般,终于不再那么害怕,在王祥背上时,忍不住道:“对不住,我方才只怕你们是坏人。”

    单飞暗想这孩子倒也有点头脑,曹冲到此,他们接踵而至,也就怪不得孩子有些怀疑,但这种年纪的孩子,居然有这种想法,已经很不简单。大致解释下自己要做的事情,见曹冲听的津津有味的,单飞终于问道:“你说你不知道怎么到此,可你在到这里前,是否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曹冲眉毛紧绷,低声道:“大娘说最喜欢吃这里的蕨菜,我就想采些野生蕨菜让她开心一下,我没走多远,还没到山脚的时候,采了几棵蕨菜,然后……不知为何,就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草丛中,然后就看到你和他们相遇,我……好怕……”

    他虽有分怀疑单飞怎么会正巧出现在这里,但更怕漆黑的夜,终于还是出口求救。

    “老大,我就说了,他一个孩子不可能跑这么远。”乌青一旁的道。

    “是有人把他带到这里的。”罗老爹亦道。

    单飞心中微凛,暗想曹冲不过是个孩子,会有谁处心积虑的做这种事情?可将曹冲掳走,又放任不管,劫持曹冲的人究竟什么意思?

    “单飞。”

    曹冲在王祥的背上,却一直看着单飞,见他望过来一笑,心中终于不再害怕,低声道:“大娘是不是很担心?”

    这小子总是大娘大娘的叫,那妇人不是他亲娘?曹冲的娘亲好像叫什么环夫人?那妇人是谁?

    单飞忍住这个疑问,只是道:“你说呢?”

    “她肯定很担心,说不定还会……骂我一顿。”曹冲小脸有分忧虑,“那怎么办呢?”

    “你小子惹下这么个大祸,难道还想不被打骂?”罗老爹连连摇头,暗想要是孙苇那几个混蛋小时候闯出这种祸来,揍他们一顿都算轻的。

    “我不是怕被打骂,我只是怕大娘不开心。”曹冲急红脸道,见单飞正望着他,曹冲求救道:“单飞,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单飞叹口气,“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做什么?见到你大娘,你先认错……”

    “可是……我有错?”曹冲不解道:“我根本不知道会这样。”

    “很多时候,并非有错无错那么简单。”单飞摇头道:“如今一村子人都为你忙碌,你大娘急怒攻心,你是个男子汉,若是不想再让她伤心,第一件事就是先认错平息你大娘的怒火、别人的怨气,事后再解释原因,而不是只想着自己的对错,妄想立即让所有人明白。”

    “就这么简单?”曹冲似懂非懂。

    “老大说的有道理。”王祥一路上本来闷声不吭,闻言赞道:“身为一个男人,父母已经年迈,你就要承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无论他们怎样,你都不能忤逆他们。”

    单飞连连摇头,反驳道:“那也不行。”

    王祥一怔,吃吃道:“老大的意思是?”

    “父母也会有错。”单飞见一句话让王祥大惊失色,缓缓又道:“谁都有错,父母也不例外,对父母之命言听计从那是愚孝,身为一个男人,不是整日将爹娘说些什么挂在嘴上,而应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用自己的头脑去判断。”

    乌青脸上一红。

    单飞继续道:“不是承担父母的错处的就是男人!帮忙改正父母的错处,不让错上加错的才是真正的男人。男人的解决,本来不止要承担,还是要去改变。”

    王祥半晌无言,他一直习儒家文化,至孝为先,对于父母言,须顺听,父母命,不可违什么的,对他来说可是天经地义,听单飞一说,简直可说打破了三观,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开口。

    曹冲年纪虽幼,对单飞最后几句话反倒更有感触的样子,不等再说什么,蓦地挣扎着从王祥背上下来,向前跑去道:“大娘,我错了。”

    众人抬头望去,才发现已经出山,而妇人正站在前方不远,见到曹冲跑来,颤巍巍的迎上来,举臂似要打下来。

    曹冲咕咚跪倒,抱住妇人的腿道:“大娘,冲儿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妇人嘴唇颤动两下,无力的也跪了下来,一把搂住了曹冲,泪水滴滴落下,脸上没有什么愤怒,有的只是深邃的痛苦和无边的忧伤……

    单飞见到那妇人的神色,暗自有分奇怪。

    乌青却只是看着单飞,欣喜道:“老大,我们做了件好事呢。”心中却想,老大方才那些话,是对我说的吗?

    单飞没有留意乌青的表情,只是回头望向山中,眉头皱了下,暗想这事情疑点重重,或许并未解决,不过刚刚开始罢了。

    他并不知道山中那带着青铜面具之人还站在原地似在想着什么,过了许久,面具之后的双眸带了分讥诮,那人喃喃道:“发丘、摸金,你们已经找了那香很久,这次总算有了眉目……希望你们不要再让我失望。”

    ---

    ps:看到书评区有书友说想要见见老墨,老墨就一老男人,还真羞于露面,哈哈!我熟悉的,在网文界能靠脸吃饭偏要靠才华的,也就是柳下挥那家伙了,老墨不行的,哈哈哈。估计他挺乐意听我这么说的!其实呢,这阵子忙于新书,一切都才起步,虽然心里也想和书友们聚聚,但是目前时间不允许,一切进入正轨,老墨会张罗都见面聚聚,相信具体的时间不会太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