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80节 曹棺的秘密

第80节 曹棺的秘密

    第二更!求票求收藏!

    ----

    单飞决定改变下计划——他本来准备安安静静的做个富男子,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创业天赋,既然如此,到邺城发展点房地产,进军饮食业,发展连锁,做个跨界之王就算完美一生了。如果可以的话,整天过着吃吃喝喝、受人尊重的日子就可以了。

    可他发现这个简单的理想太难实现了。

    他虽然不同意赵达的三观,但对赵达最后说的几句话很有感触——如今他不想被狗咬,腰杆子一定要硬起来才行。

    他眼下能依仗的就是曹棺,而看起来曹棺对他的观感也不错,曹棺和赵达并非一个系统的,但都是属于国家机器中最灰色的存在。

    这种存在无论谁都不敢轻易来咬,甚至怕曹棺、赵达来咬。

    他本来不想参与其中,可他眼下除了参与,没有更多的选择。

    男人啊,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才行。

    单飞调整下自己的目标来见曹棺,本来一路上有了很多措辞,但被曹棺的第一句话就问的无言以对。

    对啊,以前那个家奴肯定见过曹棺,曹棺当初还考核那个家奴了?曹棺为什么旧事重提?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深意?

    单飞立在黑暗中,只感觉手心都有些冒汗,急中生智道:“当初选什么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现在如何来选!”

    半晌后,黑暗中的曹棺才道:“单飞,你很聪明。”

    单飞缓缓的吸了一口气,暗示自己一定要镇静下来,这个曹棺或许身体不如赵达,但若论头脑,恐怕不在赵达之下。

    “可你以前不是这么聪明的人。”

    曹棺感喟道:“流年会改变一切的。”

    单飞眼皮子一跳,不知道曹棺说的流年和马未来拎着的那个流年有没有关系,偏偏他根本无法发问。

    “许多年前。你娘对我有过救命之恩。”曹棺顿了下,似乎陷入回忆中,许久才道:“我和她说过,有什么难事来找曹棺,曹棺会帮手的。”

    巫潜的女儿救过曹棺,这就是那个家奴来这里的原因。单飞理清着这些从前的脉络,不知为何,心中隐约有分不安之意。

    “可我要帮手也要看这人究竟能到达什么境界。”黑暗中的曹棺喃喃道:“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给你七件东西选择的原因。”

    单飞“嗯”了声,就听曹棺轻声又道:“你第一次选择的时候……选的是那块金子。”默然片刻,曹棺轻声问:“你知道你为什么那么选?”

    单飞不感觉这句话好笑,反倒有分悚然。

    这个曹棺的问题怎么这么奇怪?

    良久后,单飞见曹棺没有继续说下去,感觉自己必须要发表下意见了,沉吟道:“因为我那时候……只感觉金子最有作用。”

    钱当然有用。

    那个家奴一心复仇,选择金钱来完成目的极有可能。

    曹棺似又笑笑,静默良久才道:“可你后来得到了那箱金子后,为什么一直没有用呢?”

    单飞只感觉毛骨悚然!

    我擦,古怪墓室中那箱子金子竟然是曹棺留下的?他为什么留下那些金子?那些胡椒的事情他知道吗?他肯定知道。

    曹棺也是盗墓人,如果留下了金子,没道理对墓室的情况稀里糊涂。

    那盗洞说不定就是曹棺挖的。

    当初他看那盗洞挖的极为干净利索,是出自专业人士之手,如今想来,专业人士恐怕就是曹棺!

    这个人简直深沉的可怕。

    他什么都知道,竟然能忍住不说!

    单飞只感觉背心都是冷汗,许久才叹口气道:“原来这些不过是三爷的考验,三爷故意让我找到那些金子,就算是完成帮手的承诺?”

    曹棺半晌后才道:“你说的不错,那些是我对你的考验。你当初既然在七件物品中选择了金子,就说明了你的心思。我不可能替你去报仇,就只能帮你到这样,胡椒有用,但也得会用的人才能发挥作用。”

    果然都是曹棺留下的!

    单飞心中暗凛,就听曹棺道:“你将胡椒给了药堂福伯来看,我就知道你已经发现了金子,你知道我那时候怎么想?”

    鬼才知道!

    单飞心中忐忑,还是能镇定道:“三爷一定觉得帮到这样,已经算是完成了承诺。”

    “我本来也是这样觉得。”曹棺幽幽道:“只是我一直有点奇怪。”

    单飞竭力不让自己心跳过速,以免炸裂,却感觉自己声音都有分沙哑,“三爷为什么奇怪?”

    “那墓室里本来还有几罐铜钱的。”曹棺淡淡道:“铜钱放在入口的地方,一进去就能发现。”

    单飞明白曹棺奇怪什么。

    那家奴一进去就抱着铜钱跑出来,甚至没有更深一步的查看,可不知道中途撞到鬼还是遇到劫匪了,结果被弄的头破血流,罐子也摔碎山脚。那家奴拼命跑回了曹府,罐子中有用的钱被人拿走,只剩下十几枚没用的铲币被乌青发现。

    乌青把铲币拿到典当行,他那日正巧看到,然后寻痕迹找到了墓室,这一切看似巧合,但在有心人眼中,当然大有问题。

    为什么这个家奴第二次会成功?

    一念及此,单飞道:“三爷不用奇怪,人既然差点死了一次,多少会有几分改变。”

    他的意思是——老子突然来了勇气,又找到了金子,这样的解释总可以了吧?

    曹棺喃喃道:“是啊,人如果死了一次,肯定会改变的。”

    单飞微微吸了口长气,感觉一颗心又怦怦的大跳起来。

    曹棺好像是在重复他的话,可改变了几个字,但就是那几个字的改变,意思已经截然不同。

    这个曹棺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心思飞转,单飞脑海中蓦地有如雷电划过,想起曹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只知道一点,你若也做不成此事,那世上就不会有人能够做到了。

    那时候曹棺许给他一个诱惑的条件,他只认为曹棺对他器重,但曹棺如果考核过那家奴,当然知道家奴的斤两。

    连赵达都说了,他来找单飞是因为单飞是巫潜的外孙,可更因为曹棺的举荐。

    这么说一个巫潜外孙的身份,并不能让曹棺另眼相看,那结论是……

    单飞回忆方才一进来时曹棺说的每句话,越想越是骇然,许久的功夫,突然吸口气道:“三爷,我见过流年。”

    他这句话外人听了自然感觉古怪,甚至会反问一句——流年怎么可能是看见?如果曹棺不感觉古怪,那就只有一种解释。

    果不其然,曹棺只是“哦”了声。

    此人肯定和马未来有关!

    那金子是曹棺留下的,马未来也凑巧出现在哪里……

    单飞一念及此,感觉不能坐以待毙,反问道:“武力、权利、理想和流年,不知道三爷选的是哪个?”

    黑暗中的曹棺沉默良久,终于道:“我当年选的和你第一次见到我时选择的一样,都是金钱!”

    ---

    Ps:第一次啊第一次,都忽略了这个第一次,看起来都没猜对啊,书友侠观不确定的答案所以也不能算对。我伤害了你们,你们肯定一笑而过,如果有怨气拿推荐票砸过来我肯定不躲!哈哈,还请今天没投推荐票的朋友们,把今天的第一次投票投给墨武!投给《偷香》!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