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81节 寻香

第81节 寻香

    第三更!求票求收藏!今天四千票的目标还得有劳诸位了!拜托!

    -----

    我擦!

    这个曹棺原来也听过这个心灵鸡汤,那他和马未来是什么关系?马未来这个死老头子,怎么没事就喜欢给人灌鸡汤呢?

    单飞一想到这里,反倒是放下了担心。

    如果曹棺和马未来认识,那曹棺的见识就绝非等闲,可能连他单飞的底裤是什么颜色都调查清楚了,甚至对他的一些不可告人的隐秘,曹棺都是有分了解,如果曹棺要对他不利,根本不用等到今天,既然如此,他还担心什么?

    一想通这点,单飞安心下来,缓缓坐到了地板之上,反问道:“三爷选的是权利?”

    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钱本来就是权利的一种象征。

    自从私有制伊始,这种价值观就已悄然烙入人类的思想,无论怎么遮掩,但历代商贾的蓬勃发展早证明了这点。

    单飞对这些清楚明白,亦明白曹棺的意思——选择钱,就是选择权!

    黑暗中的曹棺许久才道:“或许你说的没错,我选的就是权力。很久以前,我和你一样年轻。”

    你说的是废话。

    要是很久以前你和马未来一样老,就是妖怪了,单飞听曹棺言语悠然,一杆子到了很久之前,不明白他究竟什么意思。

    “那时候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曹棺回忆道:“那时候天下皆盗,当皇帝的贪婪,当权的暴戾,起义的黄巾军亦是如此,不止人杀人,甚至人吃人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

    单飞知道曹棺说的肯定是东汉末年张角黄巾起义左近的事情,心中多少有分戚戚,可心中益发的困惑,暗想曹棺和他并不算太熟,突然扯到以前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天高地厚……”顿了下,曹棺补充道:“或许是因为不知道,才无所畏惧,和同族的一些兄弟为了求生,瞄上了盗墓的行当。”

    单飞终于接了句,“三爷的盗墓手段是自己领悟的?”

    曹棺似是笑笑,“那时候哪管什么手段?只是风闻哪里葬有以前的富贵之家,就拿着东西去挖,就是因为这样,我和几个兄弟有一次碰到个积沙墓,不知轻重的挖进去……你当然知道积沙墓?”

    单飞“嗯”了声,倒有分遇到知己聊天的感觉。

    自古代厚葬制度兴起后,盗墓一事就没有停止过,而古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也会采用各种防盗手段,积沙墓就是其中的一种。

    这种墓葬在落棺的时候会在墓顶加沙,甚至有几层之多,在有人挖洞的时候,流沙掩至,会将盗墓人活埋在其中陪葬。

    对于破解方法,单飞当然知道,不过他知道一般新入行的惨死在这种防盗机关下绝对不少,而曹棺当年如果对盗墓一窍不通,只凭蛮干来对付积沙墓,危险可想而知。

    曹棺继续道:“我和几个兄弟被积沙墓埋葬,那几个兄弟都是乱了阵脚,只有我拼命的挣扎向上,不知多久还是晕在沙子里。”

    单飞皱了下眉头,暗想你后来肯定得救了,不然那就太恐怖了。

    只听曹棺幽幽道:“等我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了流年。”

    单飞心中一震,失声道:“马未来先生救了三爷?”

    “不错。”曹棺喃喃道:“当初我见到流年很是奇怪,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回头望去时,才发现自己就在流沙坑左近,我拼命的去挖那些流沙,因为我知道几个兄弟还在下面。”

    单飞暗自摇了下头。

    事实残忍,但从他专业的角度来看,那几个人活命的机会可说一点都无。

    曹棺沉默了良久,这才道:“但我肯定挖不尽那些流沙,就算挖尽了,下面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希望。我能够得救,因为我离地面近了很多,又是因为马先生救了我。”

    单飞听他口气中对马未来极为尊敬,暗想这老头别看总是瞎折腾,倒还是有点真本事。

    不闻曹棺再说下去,单飞忍不住道:“后来呢?”

    马未来肯定给你讲了那个故事。

    这老头子怎么见一个人讲一次,比传销的还要执着?

    “后来我在沙坑旁痛哭一场,见马先生衣不沾尘的模样,知道他是个高人。”曹棺道:“我磕头谢过马先生的救命之恩,然后请他收我为徒。”

    单飞暗自叹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曹棺这聪明劲儿,自己还是太狂了点。不过曹棺一直称呼马未来为先生而不是师父,难道是马未来不收这个徒弟?

    黑暗中曹棺自顾自道:“马先生并没有回答我的请求,反倒给我说了四个人的故事,你当然也听过?”

    听单飞“嗯”了声,曹棺缓缓道:“他那时候问我……如果是我,要怎么选?”

    单飞饶有兴趣道:“三爷选的是权利?”

    虽然曹棺说是选择了金钱,但选择题中没有金钱,单飞只是通过结果反推前因。

    “我选择拜马未来先生为师,求他教我盗墓之法。”

    我擦!

    还是你聪明。

    单飞暗想你这人就和从前的一个故事那样——有个会点石成金的老者遇到几个孩子,点了几块金子送给那些孩子,很多孩子都是心满意足了,唯独一个孩子不要金子,要的是老者那根点石成金的手指头。

    聪明人做事就是不一样。

    他要是那老头子,肯定点点那孩子的脑袋赞一句——你这个……金孩子。

    心中嘀咕,单飞终道:“马先生没有收你为徒,但还是传授给你盗墓之法?”

    “不错。”曹棺叹了口气。

    你老小子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老子当初就和那些贪婪的孩子一样,以为做的是多项选择题呢,结果就得到块破石头。

    单飞有些忿忿然。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了这些事情?”曹棺突然问道。单飞摇摇头,就听曹棺道:“因为马先生告诉我,你的想法很让他意外……”

    单飞心中一震,立即明白了困惑他许久的一个问题。

    曹棺为何对他知根知底?

    一切是因为马未来的缘故!马未来在墓室中见过他后,肯定又见了曹棺!马未来为什么对曹棺提及他单飞的事情?

    单飞脑海中也和浆糊一样,就听曹棺淡淡道:“马先生对我说,他选择给我讲四个人的故事,不是因为我的苦苦哀求,而是因为我在流沙坑旁流下的那几滴眼泪。”

    那他为什么给我讲了那个故事?

    曹棺似乎看出单飞所想,径直道:“他选择给你讲那四个人的故事,不是因为你能握着竹签子杀了尹老大,而是因为你能放下竹签和他说话。”

    单飞楞了下,细细品味着马未来的意思,暗想看把这老头子牛的,讲个故事还要选人下菜吗?

    “可是三爷和我讲以往的事情,又是因为什么?”

    曹棺沉默良久,“因为马先生说了,这世上能实现我最后一个愿望的不是他,而可能是你。”

    这死老头子开什么玩笑?最后一个愿望?曹棺怎么要死的样子?

    单飞心中满是不解,还是问道:“三爷有什么愿望?”

    “寻找一种香。”曹棺凝声道。

    “什么香?”单飞哑然失笑,难信曹棺如此大张旗鼓的不过是为了寻找一种香!

    花香?茴香?檀香?佛香?

    这些香固然可能有比黄金贵重的,但曹棺肯定不会去找,找来何用?黑暗的阁楼让人看不到一丝亮光,只有曹棺的声音似从天籁传来。

    我要找的是……

    长生香!

    -----

    Ps:深圳好久看不到太阳了,都发霉了,整天雾气蒙蒙的,囧,整个人都不好了。能不能让我见点阳光呀!票票快快投过来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