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83节 工具套装

第83节 工具套装

    求推荐票,求收藏!

    -----

    阁楼幽暗的不见天日,单飞在其中一直感觉如在坟墓中没有什么区别,听到曹棺所讲,他仿佛化身了曹棺。www/xshuotxt/com

    梁孝王斩山为廓,他就穿山而入到了梁孝王棺椁旁,在掀开棺椁那一刻,看到玲琅满目的珠宝,却唯独见不到最应该看到的梁孝王。

    那种景象就算想想,单飞都感觉心颤。

    “我当初惊奇的难以置信。”

    曹棺的声音在黑暗中不但有颤抖,还有分激动,“在确定墓室之前从未被发掘后,我立即从黄泉道前往梁孝王后的墓室,亲自动手开启了梁孝王后的棺椁。”

    “也没有尸体?”单飞意料到的结果,却还是有分不信。

    曹棺缓缓道:“更准确的说——棺椁里只剩下一点灰烬,燃香剩下的灰烬。”

    阁楼又静。

    不但静,还有点让人寒冷之意。

    单飞实在想不出曹棺要编这种故事的理由,但还是难以相信曹棺所言——梁孝王花费诺大的心血,陪葬了无数的珠宝,自己和王后本人却不在里面,这个道理无论如何都讲不通。

    除非……

    单飞脑海中光亮一闪,皱眉道:“我相信以三爷的本事,肯定能知道里面有没有别的出口,有没有别的盗墓人捷足先登。”

    “如果你去盗墓,你会不要珠宝,只偷两具尸体?”

    曹棺一句话堵死了单飞的所有可能,单飞眼皮跳了下,“那就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他们成仙了,因此不见踪影?”

    羽化成仙嘛。

    除非这种缘由,单飞实在想不到别的理由,补充一句,“他们用的当然是三爷说的长生香?”

    突然有分失笑,单飞摇头道:“不对。”

    “哪里不对?”

    单飞听曹棺的口气显然对这件事深信不疑,暗想怪事年年有,最近特别多,曹棺看起来虽是不正常,但一入梁孝王陵不看珠宝却去找尸体,之前想必已经经过了周密的调查,而且对梁孝王使用长生香早有所知。

    这种调查绝非空穴来风!

    可他还是发现一点疑惑,“根据常识,梁孝王死后封墓,要燃香肯定要有帮手,你见到燃香之人、或者这种人的尸体了吗?”

    曹棺叹口气道:“没见到。可你既然都知道梁孝王的死因,又怎么猜不出其中的玄机?”

    单飞沉思了片刻,终于回道:“三爷是说梁孝王死的蹊跷?所谓的暴毙不过是个假死?”

    曹棺只是“嗯”了声。

    单飞却感觉事情匪夷所思,可又合情合理,接着又道:“梁孝王或许没有死就已入了陵墓,然后点燃了长生香和王后一块成了仙?这种事情,梁孝王当然不肯假手他人来做?”

    这是常理推断,有长生的机会,谁都不会让给别人。

    “这是我到目前为止,想到的唯一可能!”曹棺盖棺定论道。

    单飞又沉默下来。

    良久,他吐了口气,“好,我信三爷的说法,但我还有两点不太明白。马先生为何举荐我?”

    “我也不知。”曹棺摇头道:“但这世上如果只有一人的话能让我相信,那就是马先生。”

    你被他洗脑太深了。

    单飞暗自嘀咕一句,再问道:“就算我全部相信了三爷的话,也信这世上有长生香,但我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来找,又如何帮得了三爷?”

    “你不需要找,你只要跟着我就好。”曹棺低声道。

    单飞考古无数,要不是急需用钱,当初也不会想着出手,他对寻常墓葬实在兴趣不大,这次却被曹棺所言激发出兴趣,含笑道:“好,那我就等着三爷的消息。”

    他转身要走,就听曹棺道:“你过来。”

    “什么?”

    单飞有些错愕,不解曹棺的用意,但还是缓步的摸黑向前走去,一直到了曹棺面前顿住,听曹棺道:“你最近得罪了不少人?”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单飞苦笑道。

    沉默片刻,曹棺道:“我这有几件东西你先拿着,以免没有寻到长生香前就没命了。”

    黑暗中“嚓”的响声,有个小巧的木箱到了单飞的脚下。

    单飞心中微喜。

    他来到这里表明目的其实就是和曹棺结盟,他知道曹棺是聪明人,因此他方才没再说什么就走。

    你想要长生香,当然是要长生,可你要长生,总要先保住老子的命了。

    知道曹棺盗墓许多年,拿出的东西绝非等闲,单飞蹲下打开那箱子,就发现有幽蓝的光芒传出。

    箱子正中赫然是一颗小巧的夜明珠。

    这东西虽然不是居家旅行、杀人必备的工具,可进入地下极为有用,单飞暗自点头,拾起那夜明珠向箱子旁处照去。

    箱子左手处有只圆筒。

    单飞暗自奇怪,不解其中的用途,拿起来不等询问,就听曹棺解释道:“破天矢,一筒九矢。可单独射出,亦可三矢一击,用后可收集铁矢装回筒中。”

    这时代还有这种好东西?

    单飞拿着那圆筒,感觉很是神奇,心中突然想到——在丁家村外的山上就看一帮人用铁矢对付怪物,那些人是赵达的手下,难道他们用的也是这个?

    曹棺似看出他的困惑,淡淡道:“这是马先生所制,许都城中的校事、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等有功之人才能使用。曹公虽找大匠仿制,始终无法成功,我这还剩一套没用,你先拿去用了。”

    又是那老头子做的?

    那老头子究竟还有多少本事没有漏?

    不过从老头子手上出来的,肯定都是好东西。

    单飞立即将铁筒放在怀中,转手又拎起一件乌黑的丝衣,本要发问,突然双手用力扯了下,只感觉双手勒的发疼,丝衣还是没什么损伤。

    “这是西域乌蚕吐丝做成的防身丝甲,可挡刀剑。”曹棺顿了下又道:“不过你没事不要去试。”

    这个我当然明白。

    单飞知道这东西很韧,刀剑砍不破,就知道这东西穿身上和简易防弹衣仿佛。但根据物理学知识,除非你穿的是钢板或者很高科技的化工材料合成的防弹衣,不然这种衣服还是无法分散外力,疼痛肯定难免。

    不过有这东西总比没有要强很多。

    单飞又将丝衣收到怀中,拿起个小葫芦道:“这些是什么?刀伤药?”

    “毒药。”曹棺简单明了道:“在你如果实在坚持不住的情况下服用,一点就管保你很快毙命。”

    我总感觉你给我这些不是让我防着仇家,而是要我去送死的样子。

    单飞暗自摇头,将那小葫芦放了回去,因为他发现箱子剩下大半还有不少铁制的零件,以他专业的目光一看,就知道这东西完全就是盗墓专用工具箱,里面的零件可随便拼出十数种他需要的工具。

    王大锤那个洛阳铲不知道打造好没有,我几乎都忘记这事了。

    不过有这个箱子,也不急于用王大锤的那铲子了。

    这个曹三爷不愧倒斗界的前辈,对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充分领会嘛。

    合上箱子,单飞索性一把拎起,道了声谢向阁楼外走去,未到门帘前,突然听曹棺道:“单飞……”

    单飞顿住脚步,不知道曹棺今天还要唠叨什么,就听他幽幽道:“你后悔过吗?”

    “当然。”单飞失笑道:“是人怎么会不后悔?”

    “那你会怎么做?”曹棺问道。

    单飞搞不懂曹棺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沉吟片刻才道:“人谁无悔,但求改过就好。”

    “可是……若你没机会改过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过一时贪婪拿了整个箱子,还是在你的默许下,你家大业大,不至于这么威胁我吧?

    单飞不明所以道:“三爷,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许久的时光,曹棺才道:“你走吧。”

    单飞舒了口气,掀开门帘走出阁楼,才发现黄昏已至,淡青的夜漫过来将他深深包裹,回头望过去,他目光穿不透阁楼,却知道那里没有光亮的地方,曹棺肯定还寂寞的坐在那里。

    阁楼里没有光亮,没有白昼,甚至没有夜……

    ----

    Ps:看到朋友们的热情支持,老墨很是感动,今天下午有事出去,但是今天看推荐票票数,日推荐票超四千票的目标还有可能实现,如果实现四千票的目标,第三更老墨就算欠大家一节,周日补上!还请继续投票收藏本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