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一念永恒 > 第六十章 生死激战

第六十章 生死激战

    这一幕太快,电光火石间,三位凝气八层的落陈家族族人,就立刻死亡一人,其他二人倒吸口气,但此刻来不及多想,杀向白小纯。
  
      白小纯嘴角溢出鲜血,哆嗦中身体倒退,直接撞在身后的大树上,胸口的长剑被猛地撞出时,他右手一把抓住此剑,蓦然拽出,向着其中一人一剑横扫,可在对方避开的同时,另一个凝气八层的落陈家族族人已然临近,右手掐诀,一股大力爆发。
  
      轰的一声,白小纯身体飞起,在半空中,他鲜血喷洒,全身衣服都成为了血色,那两个落陈家族族人,同时追来,眼看生死危机,可白小纯依旧没有绝望,强烈的求生之意,让他发出一声低吼,掐诀时一把长枪出现,一把大斧出现,还有两把飞剑,同时被白小纯取出。
  
      以他的紫气驭鼎功,向外狠狠激射开来。
  
      那两个落陈家族的族人面色变化,施展术法,化作无数黑雾立刻阻挡,巨响回荡,冲击扩散时,那些法器都洒落在四方,白小纯嘴角鲜血不断,踉跄后退。
  
      “该结束了!”两个凝气八层的族人,第三次冲来,这一次速度更快,修为之力爆发到了极致,眨眼临近,就要击杀白小纯。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白小纯目中疯狂,体内灵气油尽灯枯,他发出一声沙哑的嘶吼,在这嘶吼中,他体内这些年来,积累在无数细微的经脉内,无数血肉骨头中的微弱灵力,如佰川纳海一样,全面的爆发。
  
      轰轰轰!
  
      这些细微经脉内的灵气,之前在白小纯多次生死战时,就已经松动,此刻在这危急关头,终于全部苏醒,齐齐向着白小纯的主干经脉内涌入,眨眼间,就汇聚成为了一条大河,游走全身时,阵阵啪啪之声如敲鼓一样回荡,一路势如破竹,将不少经脉都冲击开。
  
      与此同时,一股凝气七层的修为波动,在白小纯的身上,骤然爆出。
  
      那两个来临的凝气八层的族人,察觉到白小纯身上凝气七层的波动,面色全部大变,甚至目中都有骇然与无法置信。
  
      “战斗中突破!!”
  
      “这……这怎么可能!!”二人心底骇然时,白小纯猛地抬头,他目中露出精芒,这股多出来的灵力,虽无法缓解白小纯的伤势,可却让他油尽灯枯的状态,涌入了甘冽,再次焕发出生机。
  
      他身体一瞬冲出,竟直接出现在了一人的面前,在这落陈族人的惊呼中,他的右手全部漆黑,碎候锁蓦然展开。
  
      咔嚓一声,这凝气八层的族人,根本就无法闪躲,身体不受控制的直奔白小纯的右手,如主动送上去一样,被白小纯一把捏碎脖子。
  
      另外一人,此刻头皮发麻,眼看白小纯看向自己,立刻发出凄厉之音,身体猛地后退,他的目中露出强烈的恐惧,对于白小纯,他已被震慑了心神。
  
      “少主救我!!”在后退时,这最后一个凝气八层,发出焦急之声。
  
      此刻的陈恒,距离这里不到三十丈,眼看这一幕在眼前发生,他发出怒吼。
  
      “你找死!!”
  
      白小纯看都不看陈恒一眼,右手掐诀一指,立刻四周洒落的那些法器,在这一刻全部颤抖,发出强烈的嗡鸣声,如同响应白小纯的呼唤。
  
      刹那全部飞起,速度之快,比之前超出太多,一瞬就直奔此刻已然来临,正要靠近这里的陈恒,去阻挡他的脚步。
  
      砰砰之声回荡,被那些法器阻挡,即便陈恒凝气九层的修为,也都无法瞬间碎灭,被阻挡了一下。
  
      在陈恒被阻挡的同时,白小纯身体一晃飞出,临近那位逃遁的凝气八层族人,眼中杀机弥漫,一拳轰去。
  
      轰的一声,凝气八层的族人喷出鲜血,正要继续后退,却没有看到白小纯的左手早已掐诀,一把木剑从这凝气八层族人的身后,无声无息,一瞬而来,刹那就穿透这凝气八层族人的头颅,沾染鲜血,出现在了白小纯的面前。
  
      那凝气八层的族人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整个世界,身体砰的一声,坠落地面,抽动了几下,口中不断溢出鲜血,很快目中黯淡,气绝身亡。
  
      做完这些,白小纯身体一个踉跄,他虽修为突破,可方才这一系列的击杀,将修为消耗一空,此刻嘴角鲜血不止,他身体猛地后退,再次逃入丛林内。
  
      他知道,此刻对方只剩下了最后一人,而此人也正是最强者,那一身凝气九层的修为,白小纯早就感受。
  
      “凝气九层……”白小纯心底苦涩,可强烈的求生,让他心中有血火在燃烧,他明白,这一次,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亡!
  
      没有第三个选择。
  
      几乎在他后退的瞬间,陈恒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全身血雾向外轰隆隆的扩散,那些法器在这一刻,一个个都颤抖中出现了碎裂的征兆,很快就轰然崩溃,血雾内,陈恒瞬间飞出,他呼吸急促,看着四周的三位族人的尸体,发出更为愤怒的嘶吼,一样红着眼,向着白小纯离去的地方,急速追去。
  
      二人一个逃,一个追,在这无名山脉丛林内,向着深处越走越远,天空雷霆轰鸣,虽是白天,看不清闪电,可这雨水却越来越大。
  
      “你是上官天佑,还是吕天磊!”陈恒带着杀意的声音传出,他掐诀间,四周有九道血雾,如同九条血蟒,在他前方不断穿梭,时而吐出血光直奔白小纯。
  
      “我是你爷爷!”白小纯面色苍白,可灵觉敏锐,多次避开,眼看身后的那位落陈家族的少主越来越近,白小纯哆嗦中身体突然跃起,向着前方摆出要飞奔的模样,在他身后陈恒也猛地要跃起的瞬间,白小纯一脚踏在前方的大树上。
  
      这大树猛地震动摇晃时,白小纯的身体借助这股力量蓦然弹起,在半空转身,直奔身后追击的陈恒。
  
      “不管你是谁,今天你死定了!”陈恒眼中杀机一闪,右手掐诀猛地一挥,四周的九条血蟒,向着来临的白小纯,张开大口就要吞噬。
  
      白小纯眼珠子通红,低吼一声,双手掐诀时,体内不多的灵气散出,立刻一尊紫色的鼎,蓦然出现,将他身体笼罩在内,任由那九条血蟒吞噬而来,速度都没有减缓半点,一路轰鸣,向着陈恒砸去。
  
      “雕虫小技!”陈恒冷笑,掐诀间那九条血蟒瞬间化作雾气,眨眼凝聚在一起,赫然形成了一个血色的骷髅头,漂浮在了头顶,与那砸来的紫鼎,直接就撞在了一起。
  
      轰轰之声滔天,紫鼎颤抖,咔咔声下立刻碎裂,到了最后,直接就崩溃爆开,而那血雾骷髅虽然消散了大半,可却依旧还在。
  
      几乎在这撞击传出的刹那,崩溃的大鼎内,白小纯一冲而出,瞬间穿梭碎裂的大鼎,直奔下方雾气。
  
      与此同时,雾气内的陈恒目中一闪,在雾气稀薄的刹那,他身体在血雾下猛地向上冲出,右手掐诀中,整个右手被雾气缠绕,与手心内幻化出一个狰狞的鬼脸。
  
      就在他冲出的同时,他迎面看到了白小纯。
  
      二人目光对望,直接就碰触到了一起,一个是拳头,一个是手掌,一个是黑光闪耀,不死铁皮爆发,一个是术法妖异,鬼脸狰狞。
  
      声响震耳欲聋,蓦然传出时,白小纯鲜血喷出,全身传出啪啪之声,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退,一路撞断了大量树枝。
  
      而那陈恒只是身体一震,面色微微苍白,体内气血翻滚,对于白小纯的力量之大,也是心惊,此刻身体一晃飞出,刹那追上白小纯,右手抬起时,他四周雾气轰然扩散,竟覆盖十多丈范围,形成一张巨大的人脸,随着他一起,向着白小纯镇压过去。
  
      白小纯目中露出被逼到了死亡边缘后的凶狠,身体在半空狠狠一扭,转身时右手猛然抬起,向着陈恒一指,这一指之下,他的紫气驭鼎功蓦然爆发。
  
      不是去操控物品,而是去操控陈恒的身体,这种用法,陈恒前所未闻,立刻感受一股大力笼罩四周,如有一个看不见的手掌要抓住自己的身体。
  
      陈恒冷笑,修为猛地扩散,身后血色人脸发出一声低吼,咔咔声回荡,白小纯的灵气直接断开,可陈恒也因此身体微微一顿。
  
      在他一顿的瞬间,木剑呼啸而去,直奔陈恒,同时白小纯身体也猛地冲出,不惜代价,全身不死铁皮运转,轰鸣而去。
  
      “可笑!”陈恒袖子一甩,身后血色人脸穿透他的身体,向着下方镇压,轰鸣中与木剑碰触,木剑颤抖,可却没有崩溃,而是穿透了这血色人脸,豁出了一个缺口。
  
      白小纯的身体顺着缺口,凭着不死铁皮,拼着受伤,直接冲出,陈恒双眼一闪,右手掐诀再次一指。
  
      立刻有一道弧形血光出现,如一把弯刀,直奔白小纯。
  
      刹那间,这弧形血光从白小纯身上直接轰落,白小纯胸口血肉模糊,可他的拳头,凝聚全身修为,同样一拳落下。
  
      巨响传出时,陈恒身体一震,退后几步,面色苍白了一些,但白小纯的攻击没有结束,他的速度,在这一刻近乎透支,不要命的……全面爆发。
  
      轰轰轰轰!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