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一念永恒 > 第六十五章 守陵人

第六十五章 守陵人

    在这个喷嚏打出的瞬间,白小纯也苏醒过来,他的意识还沉浸在昏迷前的重伤状态中,此刻刚一苏醒,就下意识的抱着自己的左臂发出惨叫,可这惨叫刚刚传出就嘎然而止,他诧异的低头看着左臂,又看了看身体,摸摸这里,又碰碰那里,甚至还掀起衣服去看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肚子。
  
      “咦?怎么没伤口了?”白小纯眼中露出惊恐,他想到了村子里老人说的,人如果死了,魂会进入阴冥地府,如今自己身上没有伤口,分明自己现在只剩下了魂……他哆嗦的抬头看向四周,发现此地一片寂灭,地面草木枯萎,陈恒的尸体也不见了。
  
      再看远处时,这四周都是雾气,只能看到不多的区域,远的地方模糊不清。阵阵死亡的气息,在这四周弥漫,让人感觉全身冰寒。
  
      “完了完了……我稳妥了小半辈子,这次把自己小命弄丢了……”白小纯更为确定了,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哭丧着脸,哀嚎一声。
  
      “我还没给杜凌菲以身相许报答的机会……侯师兄还对我许下重诺……还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龟爷,灵尾鸡我还吃够,我……我还没长生……”白小纯越想越是悲伤,眼泪都在了眼圈里。
  
      可就在他悲痛的哀嚎时,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这咳嗽来的太突兀,吓了白小纯一跳,白小纯身体猛地向前爬去,一个翻滚转身,手中出现了一把木剑。
  
      “谁!”白小纯尖声开口,看到了在自己之前的位置,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如一个僵尸般站在那里,此刻正森森的望着自己。
  
      一身死气在他的身上格外的明显,尤其是这老者面色苍白,都是皱纹,如同是从坟墓内爬出,配合着四周的诡异,看起来很是瘆人。
  
      白小纯看清之后,只觉得全身汗毛孔一下子竖起,脑海里浮现出无数的关于鬼怪索命的传说,但很快他想到自己已经死了,于是瞬间就镇定下来,抬起下巴哼了一声,竟从地上站起。
  
      “行了,你是鬼,我也是鬼,反正我都死了,大家都是鬼,谁怕谁啊。”白小纯走到老者面前,绕着黑袍老者转了一圈,滋滋有声。
  
      “你是这片无名山脉的鬼魂吧,别紧张,我只是路过时偶然死在这里,一会就走了,唉,不知道变成鬼后,能不能继续修行长生,成为一个长生鬼。”白小纯说到这里,心里又浮出悲伤,叹了口气。
  
      黑袍老者皱起眉头,看着白小纯,沙哑的开口。
  
      “你这么想死么?”
  
      白小纯一愣,他猛然间似想到了什么,连忙狠狠地咬了下舌尖,剧痛传来时,白小纯觉得无法置信,又再次咬了一下,这一次痛的眼泪都流下,他神色狂喜,手舞足蹈,扬天大吼。
  
      “我没死!!!哈哈,我白小纯修为盖世,天地无敌,怎么会死!”白小纯激动的一把拉住面前老者的手臂,可他的手瞬间就穿透了对方的身体,一把抓空,甚至在碰触老者时,他还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阴冷。
  
      “呃……”白小纯身子一僵,抬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老者,双眼瞳孔放大,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体猛地后退。
  
      “鬼啊!!”方才他认为自己死了,所以无所谓,可这一次他真的恐惧了,脑海里厉鬼索命的故事,更多的翻滚出来。
  
      直至退到了雾气的边缘,那里有一层看不到的隔膜,使得白小纯无法冲出,他靠着隔膜,颤抖的拿着小木剑,眼睛睁的老大,脑中念头飞速转动,最后可怜兮兮的望着黑袍老者。
  
      “老爷爷您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白小纯一定帮你完成……”
  
      黑袍老者面色有些古怪,仔细的看了看白小纯,觉得眼前此子与他之前看到过的铁血一幕,仿佛不是一个人,渐渐目中露出沉吟。
  
      “或许,也唯有这种性格的人,才最适合去修行不死长生功……”老者轻声喃喃,心底释然,摇头一笑,转身向着远处漂去。
  
      “不死长生功,分为不死卷与长生卷,其中不死五卷,长生五卷……你修行的,是流传最广的不死第一卷,不死皮。如今铁皮大成,铜皮小成!”黑袍老者逐渐走远,可他的声音却飘忽而来,回荡在白小纯的耳边。
  
      “不死卷,突破生命五大桎梏,长生卷,破解永恒五大封印!”
  
      “好好修炼吧,若能到不死金皮的程度,你就可以触摸到生命的第一层桎梏所在,能否突破桎梏,就看你的造化了。”
  
      “相见有缘,送你一枚丹药,可让你不死皮略作突破,铜皮大成,送你一枚玉简,其内记录不死……第二卷,不死金刚!
  
      不死长生功吧,此功……超凡!”老者已走远,看不清身影,但随着声音的飘摇,有两道长虹瞬间飞来,漂浮在了白小纯的面前。
  
      白小纯心神一震,呆呆的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这个时候他完全明白,自己之所以没死,之所以伤势恢复,一切都是对方所救。
  
      而原因……就是自己修行的不死长生功。
  
      白小纯虽怕死,可对于恩情看的极重,他知道自己曾经的伤势,几乎是九死一生,此刻身体震动,他深吸口气,向着老者离去的地方重重的跪拜下来。
  
      “多谢前辈救命传功之恩,还请前辈告知名讳……”白小纯大声喊道。
  
      “老夫……守陵人。”老者已融入天地间,他的声音微弱,带着沧桑,带着追忆,仿佛从无数岁月前传来,似有若无。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四周的雾气隔膜,发出咔咔之声,瞬间支离破碎,消散开来,使得这被封闭的空间,与外面的世界重新连在了一起,有风吹来,掀起白小纯的长发,白小纯抬头望着远方,沉默很久。
  
      “不死长生功……生命五大桎梏,永恒五大封印?”他轻声喃喃,这些是他前所未闻之事。
  
      半晌,白小纯深吸口气,看着漂浮在面前的丹药与玉简,将玉简拿在手中神识一扫,里面记录的正是不死第二卷的内容。
  
      将玉简收起后,白小纯目光落在丹药上,他虽成为了药徒,可却辨认不出这枚丹药的品阶,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他性格谨慎,目中露出思索,明白若那黑袍前辈想要害自己,有太多的办法,所以这枚丹药,对他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沉吟中他四下看了看,将这丹药收起,身体一晃向外走去,一路看着四周的丛林,神色很是感慨,回想之前与落陈家族的激战,那种凶险,让他此刻都心有余悸。
  
      “不知道杜师姐与侯师兄怎么样了……有没有逃出去……”白小纯沉吟时,没有取出玉简尝试联系,他担心一旦落陈家族没有被灭,那么玉简的波动,或许会引起一些麻烦,此刻一摸储物袋,取出了冯炎的风行舟,略一施展,立刻发现此舟竟可以使用了。
  
      他眼中露出喜色,心底有了猜测,倒也不着急离去,在这片山脉内,找到了一处山洞,在里面休息一番,取出了龟纹锅,将黑袍老者给予的丹药炼灵。
  
      很快的,丹药银芒闪动,上面出现了三道灵纹,白小纯拿着丹药,目中露出果断,一口吞下,在吞下的瞬间,他的体内轰鸣,如有一团火蓦然爆发,化作了无法形容的生机元气,向着全身急速扩散。
  
      他身体颤抖,咬牙坚持,运转不死长生功,拍打自己的身体,渐渐地,他的全身皮肤不再是黑色,而是出现了铜色,这铜色越来越重,到了最后,他几乎成为了一个铜人。
  
      体内的力量猛地暴增,一股强大的感觉,在他的心底持续的掀起。
  
      可这药效没有结束,被白小纯炼灵三次之后,这丹药似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品质,在白小纯全身皮肤完全铜色的瞬间,他全身猛地一颤,耳边传来咔咔之声,似有什么东西碎裂。
  
      他的皮肤在这一刻,竟出现了裂纹,这裂纹越来越多,密密麻麻覆盖全身时,剧痛更强烈的传来,可在白小纯的忍耐下,慢慢的,那些裂缝内居然有银光出现!
  
      不死皮,分为铁,铜,银,金四个层次!
  
      就连那黑袍老者都无法预料到,他给白小纯的这枚丹药,竟在白小纯的炼灵之下,推动自身的不死皮,突破了铜皮之后,居然再次突破。
  
      轰轰之声在白小纯的体内回荡,一连持续了数日,他的皮肤碎裂更多,到了最后,如同蜕皮一样,开始脱落,每落下一块,露出的皮肤赫然是银色。
  
      直至又过去了十天,当白小纯身上最后一块碎裂的皮肤脱落后,他全身上下,散出银色的光芒,尽管只是淡银色,可他睁开双眼时,就连目中也都有银芒一闪。
  
      身体一晃,速度之快,直接掀起惊人的破空声,明显比之前,快了至少两倍以上!
  
      白小纯目中露出狂喜,他右手握拳,向着一旁山岩轰去,巨响滔天,那岩石瞬间就崩溃,不是成为碎块,而是化作了碎粉!
  
      这种力量之大,一样是之前的数倍之多。
  
      白小纯激动,他深吸口气,这一刻他有信心,若是再与陈恒一战,那么自己绝不会如此惨烈。
  
      而在他的尝试之下,更惊人的,是他的防护程度,全身不死银皮,使得那把炼灵三次的木剑,竟都无法伤害他丝毫。
  
      白小纯振奋,看着全身在不运转不死长生功后,又恢复了白白净净的样子,重新换了件衣服,向着远处展开全速,得意而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