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恶魔囚笼 > 第二章 背刺

第二章 背刺

秦然手中的背包并不大(恶魔囚笼2章)。
  
      不然的话,也不会被尸体的躯干所遮挡。
  
      整个背包只有普通书包大小,由两条拉锁,将背包分成了前后两个兜囊。
  
      迫不及待的,秦然拉开了两条拉锁。
  
      但是,结果却是让秦然失望的。
  
      三个罐头,一瓶纯净水和一个破烂的本子,完全没有秦然预想中的游戏金币和装备,不过,随即秦然也就释然了。
  
      哪怕身在完全真实的‘地下游戏’,但是一些游戏的通用规则还是存在的,他现在身处第一个副本,按照平常的游戏规则就是‘新手村’。
  
      而想要在‘新手村’就获得强大的装备,显然是不可能的。
  
      叹了口气,秦然检查着自己的收获。
  
      【名称:罐头】
  
      【类型:食物】
  
      【品质:普通】
  
      【属性:一分钟内补充25的生命值与50的体力】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能够让你避免饥饿,加热后的效果更好!】
  
      ……
  
      【名称:纯净水】
  
      【类型:食物】
  
      【品质:普通】
  
      【属性:一分钟内补充10的生命值与20的体力】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的用处远比看起来的多!】
  
      当秦然的手指触碰到了罐头、纯净水时,这样的信息栏就直接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视线中,与秦然的认知没有任何的区别。
  
      接着,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那破烂的本子。
  
      当与之接触后,眼前出现了信息栏——
  
      【名称:德尔的日记本】
  
      【类型:书籍】
  
      【品质:破败】
  
      【属性:无】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不要怀疑,他就是随意找到一个本子记录着一切,你可以尝试阅读!】
  
      秦然下意识的翻开了手中破烂的日记本,上面的字迹潦草,而且很多地方都被污迹所染,根本无法看清楚。
  
      因此,整个日记本上的内容就是凌乱且断断续续的——
  
      10月21日,阴
  
      战争持续了四个月,食物、水、药品都变得短缺起来,炮火声时不时的响起,但幸运的是,叛军不在日夜搜索,他们变得例行公事起来,只会在白天巡视一圈就返回营地!可恶的是那些暴徒,他们趁着黑夜,像蝗虫一般,搜掠着任何物资。
  
      10月27日,晴
  
      该死的!我被一个暴徒洗劫了!我仅存的罐头、水,都被那个家伙抢走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10月29日,阴
  
      不行了!我不能够在等下去了,我要趁着还有体力,去做些什么!
  
      11月1日,晴
  
      哈哈哈,运气真是不错,大收获!我不仅找到了食物,还找到了武器!请称呼我为幸运的德尔!
  
      11月11日,晴
  
      幸运的德尔要再次出击了,这一次一定会再次满载而归!
  
      ……
  
      日记到此,戛然而止。
  
      很显然,对方并不像对方描述的那样幸运。
  
      秦然的目光看着对方的尸体。
  
      虽然依旧有些难以忍受,但是却没有撇开头。
  
      因为从那凌乱、断断续续的日记中,秦然除去获得了一些基本的信息外,还有了一条线索:在面前的尸体上,应该是有一件武器的。
  
      而一件武器,对于手无寸铁的秦然来说,自然是必须的!
  
      至少,会让秦然有着一分安全感和自保之力。
  
      从日记本上得到的基本信息来看,周围并不安全。
  
      想要生存七天,并不容易。
  
      “希望没有遗失!”
  
      秦然这样的想着,伸出双手,再次的搜索起来。
  
      而这一次的搜索,要比之前的一次细致了许多(恶魔囚笼2章)。
  
      当然了,粘稠、干涸的血迹也不可避免的粘在了秦然的双手上,让秦然一阵阵的作呕,不过,当有了收获时,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名称:匕首】
  
      【类型:剑类武器】
  
      【品质:受损】
  
      【攻击力:较弱】
  
      【属性:无】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缺少保养,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尝试打磨和上油。】
  
      ……
  
      【名称:打火机】
  
      【类型:杂物】
  
      【品质:受损】
  
      【属性:无】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个需要介绍吗?】
  
      ……
  
      匕首是在尸体腰间发现的,有着衣服的遮挡,如果不是细细搜索的话,根本无法发现。
  
      而打火机则是秦然在对方裤子口袋内发现的。
  
      拿起略带锈迹的匕首,秦然擦动着打火机的砂轮,两三次后,一抹火苗出现。
  
      借着火苗,秦然能够更加清晰的看到眼前的匕首上,不仅仅只是有锈迹那么简单,那种鲜红色,显然是别的物质。
  
      至于是什么?
  
      阅读了那本日记的秦然心知肚明。
  
      被困在这座城市内的平民们,在饥饿的胁迫下,没有了往日的秩序,早已经变得无比危险,遇到叛军时,他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平民,但遇到苟延残喘的平民时,他们就是暴徒。
  
      就好似眼前的尸体!
  
      再次的看了一眼那死不瞑目的尸体,秦然整理着背包,将罐头、水都重新装入其中,背在身上,打火机装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中,在进入眼前的副本时,他的衣物早已经变得和副本中的平民一般肮脏,幸运的是,并没有破烂。
  
      秦然手里拿着匕首,就准备离开了。
  
      眼前空无一物的房间,并没有让秦然留下来的理由。
  
      而从被钉死的窗户缝隙中,太阳的余辉即将消失,则催促着秦然的脚步。
  
      夜晚,将是暴徒出没的时间。
  
      秦然并不打算和成群结队的暴徒硬碰硬。
  
      所以,他不会待在房屋这样无比显眼的地方。
  
      因为,任何的房屋,都可能成为暴徒们搜寻的目标。
  
      “阴沟、下水道之类的,较为适合藏身!”
  
      秦然思考着自己的落脚之处。
  
      不需要多么的舒适,只需要足够的隐蔽。
  
      而人的目光所无法触及的地下,自然是首选。
  
      当然,其中可能会躲着其他人!
  
      可是那些躲藏的人和不停掠夺的暴徒们相比,前者在秦然看来自然是安全许多的。
  
      推开房门,秦然的眼前是一条横向的走廊,而在秦然的对面则是又一个打开的房门,里面空空荡荡的,显然早已经被搬空了。
  
      走廊穿过同样空荡的大厅,通向了户外。
  
      而就在秦然准备迈步的时候。
  
      砰!
  
      那通向户外的门被猛地撞开了,一道人影跌倒在大厅的地板上,而又一道人影则是带着低沉的笑声出现了。
  
      在门被撞开的瞬间,秦然整个人就缩回了房间,紧紧握着手中的匕首,侧耳倾听。
  
      “呵呵,大发现!竟然会是个女人!”
  
      那笑声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兴奋。
  
      “滚开!”
  
      沙哑的斥责声响起,连带着一阵响动,秦然脑海中浮现出了对方依靠双臂,身体在地板上连连后退的模样。
  
      不过,随即的,秦然脸色一变。
  
      因为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对方正在向着他靠近!
  
      走廊尽头,除去秦然所在的房间外,还有另外一个房间,一旦对方来到了尽头,必然会顺势进入一个房间。
  
      或者是秦然所在,或者是那空无一人的房间。
  
      二分之一的几率。
  
      这让秦然握紧匕首的手掌冒出了层层细汗。
  
      近了!
  
      更近了!
  
      秦然不安的吞咽着唾沫。
  
      但这样的不安,丝毫没有改变即将出现的事实。
  
      当那跌倒的身影,后退着进入到了秦然所在的房间时,秦然呼吸都为之一滞。
  
      同样的,那跌倒在地,依靠着手臂后退的身影也为止一愣。
  
      显然,对方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另外一个人。
  
      不过,下一刻,对方就恢复了正常。
  
      依旧如同之前一般的后退着,双眼看都不看秦然,更加不用说是向秦然发出求救声了。
  
      这让秦然十分惊讶。
  
      但随之而来的脚步声,则让秦然迅速的清醒。
  
      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没有危险,但是随之而来的人,却绝对是危险的。
  
      一旦让对方发现了他的话,想必对方不会介意来一场战斗。
  
      而这样的战斗,最终会演变成杀戮。
  
      秦然有着自知之明。
  
      他身体并不强壮,也不会任何的格斗技巧,与一个在战争中生存了四个月的暴徒相比较,完全就是白给的。
  
      不过,并不是没有机会。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那跌倒在地,不断后退着的女士。
  
      对方的神情很是平静,而眼神中则浮现着一抹深意,这让秦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他屏住了呼吸,将身体尽量的往阴影中缩了一缩。
  
      踏、踏、踏!
  
      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不仅清晰,而且有力,对方就如同是一头狩猎的野兽,在获取猎物的同时,也在耀武扬威着。
  
      “不要过来!”
  
      跌倒在地的女士缩在了墙角,沙哑的声音中,似乎带着浓浓的绝望。
  
      这让追击者越发的兴致盎然。
  
      对方丝毫没有发现房间中的另外一个人。
  
      因为,对方的视线完全的被那女士所吸引了。
  
      对方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猎物,后背完全的暴露在秦然的面前。
  
      而在对方靠近时就屏气凝神的秦然没有犹豫,缓慢而无声的抬起了匕首。
  
      接着,猛地刺下。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