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休息

第六章 休息

秦然暂时确认了安全(恶魔囚笼6章)。
  
      不过,那位女士依旧小心翼翼的倾听、观察了片刻,直到确认真的没有人追来时,这才继续的行动起来。
  
      “跟上!”
  
      那位女士说道。
  
      秦然立刻的走了上去,随着那位女士深入到了废墟内。
  
      当或跨或钻过了数根拦路的横梁,并且,绕过了数堆瓦砾后,一个木质的隔板,在那位女士将眼前的沙土用手掌推到一边后露了出来。
  
      悄无声息的,那位女士抬起来隔板,一条向下的楼梯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进来!”
  
      那位女士侧过身子,示意秦然进入。
  
      秦然没有犹豫的走入其中。
  
      借着一丝微光,秦然已经看清楚了下面的模样。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间储藏室。
  
      有着木头的架子和一些工具。
  
      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其他人。
  
      因此,并不存在埋伏之类的事情。
  
      走进储藏室,秦然站在楼梯的一角,静静的等待着那位女士走下来后,轻声的做着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秦然!”
  
      “柯琳!你是士兵?”
  
      对方这样的问道,眼神中带着探究与不曾消失的警惕。
  
      显然,之前秦然对匕首的使用,让对方记忆犹新。
  
      “不是,只是平时喜欢格斗术……然后,在这该死的战争中,被应用到了实战!而且,我没有恶意,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你应该明白,如果我想要对你不利的话,远不用这么的麻烦!”
  
      秦然注意到了对方的眼神,小心的说着自己编排的身份,并且,郑重的解释着。
  
      士兵,在战争中,可不是什么好的身份!
  
      在敌人看来,那是必杀的!
  
      而在平民看来,同样的该杀,不论是己方还是敌方的平民!
  
      战争的荼毒,让人们的劣根性爆发出来,特别是当一方拥有了绝对优势的时候,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的出,眼前的女士在这四个月中目睹了士兵怎么样的暴行。
  
      毕竟,在副本的任务背景中,可是提到过‘叛军’这样的字眼。
  
      所以,秦然可不会承认所谓士兵的身份。
  
      无疑,秦然这样的说法,是无比的正确的。
  
      也或许是,秦然的解释,起了作用。
  
      在秦然话音落下后,那位女士眼中的警惕立刻消散了不少。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问,但是,你知道的,我曾碰到过不少叛军的逃兵!他们有一些还算和善,而另外的一些……”
  
      说到这,柯琳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了。
  
      “人总是有好有坏!”
  
      秦然接口道。
  
      这样的话语算不上是安慰,更加称不上是评价之类的。
  
      只是,在这样一个坏境中,还算恰当的话语。
  
      正因为这样恰当的话语,让柯琳暂时的认可了秦然。
  
      “做为你帮助我的报答,我可以收留你一天,到明天天黑前,你需要离开!”
  
      柯琳这样的说道。
  
      “感激不尽!”
  
      秦然回答着(恶魔囚笼6章)。
  
      虽然秦然想要询问更多的消息,但现在就问出来的话,自然是不合适的。
  
      尽管只是一个游戏!
  
      但无比真实的一切,都让秦然明白,他如果做出了什么不符合游戏环境的举止、行为的话,那么,必然会发生一连串连锁反应。
  
      可能是好的!
  
      也可能是坏的!
  
      而按照秦然的经验来看,后者占有极大的几率。
  
      至少,他无法解释‘他,一个经历了四个月战争的家伙,怎么会不熟悉眼前这座城市?’
  
      甚至,秦然能够想象,他如果向柯琳问出了一些不符合他身份的问题,对方态度的转变!
  
      很有可能,连眼前能够待一天的容身之所都要失去!
  
      因此,当秦然看到柯琳走到了储藏室的一角,蜷缩在那里,不再说话后,他也走到了另外一边,依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将双眼微微眯起。
  
      当双眼微微眯起的时候,黑暗遮挡了秦然的视线。
  
      随着呼吸恢复的体力,让他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疲劳。
  
      但是,精神上的疲劳却让秦然一动都不想动。
  
      脑海中浮现的鲜血、死亡的冲击,在这一刻,完全的令秦然心神俱疲。
  
      不一会儿,秦然就彻底的睡了过去。
  
      ……
  
      当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时,秦然从睡梦中醒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柯琳正在对面的角落内小口小口的吃着饼干,而从一旁打开的背囊来看,这饼干是来自昨晚的收获。
  
      当发现秦然看来的时候,柯琳身体一僵。
  
      食物,在战乱中有着非同一般的价值。
  
      平时随意丢弃的面包、饼干,都可能在这个时候引起一场乱战。
  
      就好似昨晚的柯琳与那个被爆头的幸存者一般。
  
      心底早已经明白一切的秦然在看到身体僵直的柯琳后,立刻示意自己没有敌意,并且伸手拿出了背包里的罐头。
  
      自始至终,柯琳的身体都是僵直的,一直到秦然拿出了罐头,这才松懈了下来。
  
      双方都拥有食物时,发生战斗的危险直线下降。
  
      接下来的早餐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柯琳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秦然则是一边吃着罐头,一边查看着系统记录。
  
      首先,【主线任务:生存七天,0/7】变为了【1/7】
  
      其次,是在人物属性栏中出现了一个【饥饿】状态。
  
      【饥饿:当处于饥饿状态时,最大体力值上限-20%,体力消耗加倍,当体力值不足时,将减少生命值】
  
      当一个罐头全部吃完的时候,【饥饿】状态消失在了人物属性栏。
  
      “连饥饿都出现了吗?”
  
      秦然默默的想着。
  
      再一次为地下游戏的‘真实’而赞叹。
  
      不过,随后这样的赞叹就变成了叹息。
  
      因为,特殊状态【饥饿】的出现,让秦然变得不得不为了收集更多的食物而努力。
  
      而很显然的,在这座战乱的城市,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应该还能够撑两到三天左右!如果要保持最大的战斗力……两天就是极限了!”
  
      秦然看着背包里剩余的两个罐头和一瓶纯净水,思考着每天的配额。
  
      结果,自然是不太乐观的。
  
      “咳咳、咳咳……”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了秦然的思考。
  
      抬头望去,只见柯琳正一手捂着嘴,一手拍打着胸口。
  
      无疑,干涩的饼干,并不是那么容易下咽的。
  
      “喝点水!”
  
      拿起纯净水,秦然走到柯琳面前,将水递了过去。
  
      咕咚!咕咚!
  
      扭开瓶盖的柯琳大口大口的灌了两口,直接将一瓶纯净水下了三分之一后,这才常常的出了口气。
  
      “谢、谢谢!”
  
      柯琳看着剩余的纯净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食物,在战乱中必不可少。
  
      水,同样如此!
  
      而在战乱中,愿意分享食物或者水,那只能够证明对方真的是一个好人。
  
      因此,面对着这样一个好人,柯琳的态度再次缓和了。
  
      并且开始乐意与秦然交谈。
  
      而这正是秦然所期待的。
  
      “在战乱前,你是做什么的?”
  
      柯琳好奇的问道。
  
      “学生,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变成了宅男!你呢?”
  
      秦然说着现实中自己的经历。
  
      “我也是学生,不过,因为打架、酗酒和一些其他事情,被扔进了服务中心……然后,还没有等我做完200个小时的义务服务,战乱就爆发了!虽然一开始,我很感激我被免去了义务服务,但是我现在宁肯一辈子去做义务服务,也不想要被困在这里!”
  
      柯琳在秦然说完后,就开始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而且,有些滔滔不绝的样子。
  
      原本一直刻意保持的冷漠模样,在这一刻直接崩塌了。
  
      对此,秦然只是耸了耸肩,就继续的听柯琳说了下去。
  
      人在日常生活中,为了保护自己都带有面具。
  
      更何况,这是在战乱中?
  
      一切的不正常,都是正常的。
  
      “我原本是在第六大道附近的,不过‘秃鹫’那个家伙和他的属下比蝗虫都要可恶,完全的搜刮了一切物资,然后我迫不得已的来到了花园别墅区,谁想到那个家伙也来了!真是可恶!碧池!”
  
      “‘秃鹫’?那个家伙厉害吗?”
  
      再一次听到这个外号的秦然,有意的询问道。
  
      “秦然,你在其他地方当然没有听过他!”
  
      柯琳一摆手,径直的说道。
  
      “‘秃鹫’那个家伙,在战乱开始前,只是一个小混混罢了!但是,在战争开始后,恰好被关在警局的他,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竟然获得了一批武器!而在反叛军有意收敛后,这个家伙就变得猖狂起来,拉着一群从警局囚牢里跑出来的家伙,肆虐在第六大道!”
  
      “其它的暴徒组织都不敢和‘秃鹫’交锋,因为,那个家伙不仅势力强大,还睚眦必报,任何胆敢冒犯他的暴徒、幸存者,都不会有好下场!上一个冒犯了那家伙的暴徒首领,直接被吊在第六大道前的电线杆上,烧成了焦炭!”
  
      话语间,柯琳表现出了对‘秃鹫’的熟悉。
  
      不过,说着说着,柯琳的脸色突然的难看起来。
  
      因为,她想到,昨晚她才和秦然,合伙干掉了‘秃鹫’的两个属下。
  
      同样的,听到柯琳的解释,秦然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