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第一案

第六章 第一案

<><>
  
      “不论您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够做到,我都可以答应!”
  
      大商人亨特给予了一个承诺。
  
      “先生,请您冷静,我需要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然后,才能够帮您!”
  
      秦然尽量以符合自己身份的态度说道。
  
      现实中,秦然没有接触过侦探。
  
      而那简单的记忆中,也没有他‘办案’的模样。
  
      所以,此刻的秦然,只能是模仿——模仿那些来自于书籍和影像制品上的经典侦探形象。
  
      语气、神态,无不如此。
  
      显然,秦然的模仿还是有一些效果的,那位大商人亨特冷静了下来。
  
      “抱歉,我太着急了!”
  
      “您应该能够理解一位面对女儿失踪时父亲急躁的心!”
  
      对方连连抱歉,然后,开始了讲述。
  
      “我们是在昨天早上发现阿尔蒂莉失踪的,就在我的庄园!”
  
      “当时,我的妻子与女佣去叫阿尔蒂莉吃早饭,但是卧室的房门却被反锁!”
  
      “我的妻子连续叫门,都没有人答应,然后,我让人撞开了房门,发现卧室内空无一人!”
  
      “我派出了我能够派出的所有人寻找阿尔蒂莉的下落,但是根本没有任何收获,庄园内外都没没有阿尔蒂莉的踪迹!”
  
      对方极为有条理的讲述着整个失踪事件被发现后的始末。
  
      而对方的妻子一语不发,但脸上的哀愁却是越发的浓郁了。
  
      “我能够看看阿尔蒂莉的房间吗?”
  
      “当然!”
  
      秦然询问道,对方立刻给予了回复,并且与妻子亲自带着秦然来到了建筑物的顶层。
  
      “这一层只有阿尔蒂莉、我和我的妻子居住,她的房间在这里!”
  
      一边说着,对方一边打开了位于左手边的一间房。
  
      这是一间典型的少女房间。
  
      整个房间不仅呈现着粉红色,而且摆放着各种洋娃娃和布偶。
  
      秦然走进其中,细细的打量着。
  
      并且,立刻开启了技能【追踪】。
  
      如果说,秦然有什么能够与侦探挂钩的技能的话,那自然是非【追踪】莫属了。
  
      这也是秦然还算坦然接受‘侦探’这个身份的底气来源。
  
      随着【追踪】的开启,眼前的一切细微之处,出现在秦然的眼中。
  
      白色、杂乱的脚印,遍布整个房间。
  
      略微对比后,秦然确认是属于亨特的。
  
      显然,亨特真的是派人认真的寻找,而女儿的房间,则是由他自己来。
  
      不过,他们寻找的方向却游戏错误。
  
      秦然的目光略微的转移。
  
      除去亨特的脚印外,房间中还有另外两个人的脚印,较为小巧。
  
      其中的一个同样经过对比后,可以认定是亨特的妻子。
  
      至于剩下的一个自然是失踪的阿尔蒂莉。
  
      这一组的脚印极为有序,没有如同她父母的脚印般慌乱,只是来往于**与窗户之间,其它地方非常的少见。
  
      秦然的目光顺着这组脚印,观察着两个地方。
  
      窗户木框上,有着一个向内凹陷的抓痕——三指勾爪的那种。
  
      **边地毯上,则有着两道很是显眼的拖痕——是一个箱子,秦然从那拖痕上判断着。
  
      秦然在两个地方略微打量,就看向了**一侧。
  
      窗户通外户外,即使以他精通级别的【追踪】,也无法在昨日的大雨冲刷后,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所有的痕迹,完全的被冲刷掉了。
  
      但是,房间内不同!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底。
  
      “阿尔蒂莉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就读于教会学校,而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家中,都是一个淑……”
  
      在秦然搜索时,身为父亲,亨特下意识的在外人面前夸赞着自己的女儿。
  
      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从阿尔蒂莉**下拖出的一个箱子所打断了。
  
      这个箱子藏的很隐蔽,在地板的夹层中。
  
      如果不是秦然开启了【追踪】,辨别出地毯上两道清晰的拖痕的话,想要找可是需要花费不少的工夫。
  
      “这是什么?!”
  
      亨特与妻子面面相觑,看着秦然从女儿**下拖出的箱子,不由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不知道,不过,您的女儿远不如您所想象的那样乖巧!”
  
      秦然摇了摇头查看着眼前的箱子,上面有着锁。
  
      “我能够打开吗?”
  
      秦然指着锁子询问道。
  
      “这是蒂莉的私人物品……”
  
      “但现在蒂莉失踪了,我们必须要找到她!”
  
      亨特的妻子,那位面带哀愁的夫人下意识的阻拦着秦然,不过,随即就被她的丈夫所制止了。
  
      大商人亨特走到自己的妻子面前,语气严肃的说着。
  
      而下一刻,当他注意到自己妻子面容上的哀愁和微红的眼眶时,立刻发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
  
      “亲爱的,对不起……我太焦急了,抱歉!”
  
      亨特揽住自己的妻子,一脸的歉意。
  
      “我明白的!”
  
      亨特的妻子,眼眶又一次的红了起来,这位夫人向着秦然歉意的一欠身后,快步的离开了房间。
  
      “抱歉,我的妻子……蒂莉是她最宝贵的女儿,同样也是我的!”
  
      “我从没有像现在一般心急如焚,我的妻子也是如此!”
  
      “在之前,我希望警察全力帮助我找寻蒂莉时,他们竟然以人手不足搪塞我,只是进行了普通的立案——这是我找您来的主要原因!”
  
      “我并不是想要隐瞒您什么,希望您不会介意!”
  
      亨特低声说着。
  
      “当然不会!”
  
      想着之前那位老管家对警察略微不满的言辞,秦然了然的点了点头。
  
      “我去找工具,来打开它!”
  
      亨特说着就向外走去。
  
      秦然静静的等待着。
  
      短暂的接触,他能够看出亨特夫妇有着良好的教养,且富有家教,同样的,他们十分疼爱自己的女儿。
  
      即使发现了女儿有着秘密,也决定保守这个秘密。
  
      不然,亨特完全不需要自己去找工具。
  
      庄园内有着这么多仆人,只需要吩咐一声就好。
  
      秦然的等待并没有多久。
  
      大约五分钟后,拿着锤子走了回来。
  
      没有更多的言语,亨特手起锤落,将眼前箱子上的锁砸落。
  
      箱子被打开了。
  
      不过,里面没有更多的物品。
  
      一把匕首,一支燧发式转轮手枪,火药袋子。
  
      这就是全部。
  
      但仅仅占据了箱子五分之一都不到的地方。
  
      秦然根据所发现的物品,完全可以推测出原本箱子中的物品是什么。
  
      武器!
  
      而且,是比留下在箱子中的,更加称手的武器。
  
      “蒂莉!”
  
      亨特手掌捂在额头上轻呼着。
  
      能够成为一位拥有这么大庄园的商人,显然不会是一个笨蛋,与秦然一样,亨特也猜到了被带走的物品是什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能够肯定阿尔蒂莉**不是被绑架的,她的失踪是出于自愿的——这里有着痕迹,但是,因为昨天的大雨,我无法知道更多!”
  
      秦然走到窗户边,示意亨特查看勾爪留下的痕迹。
  
      “该死,为什么我没有发现这些,如果能够早一点发现的话,也许就能够追回蒂莉了!”
  
      查看了勾爪痕迹后,亨特懊恼不已。
  
      “秦然阁下,我希望您能够帮助我找到蒂莉!”
  
      秦然优秀的表现,赢得了这位大商人的信任,并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
  
      一沓厚厚的纸币被对方放在了秦然的手中。
  
      面额最大为10。
  
      总数大约在500左右。
  
      而秦然根据之前简单的记忆,知道这个数字,绝对是价值不菲的。
  
      在这个副本中,一个体面的男士,一个月的收入也只不过是30-40左右。
  
      “这是定金,如果您能够找到蒂莉的话,我会好好报答您的!”
  
      亨特这样的保证着。
  
      “我会尽全力的!”
  
      秦然没有推辞的接过钱。
  
      虽然这些钱对于秦然来说,没有真正的意义,但是对于在这个副本中身无分文的他,可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名称:一些货币】
  
      【类型:杂物】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这是某个副本世界流通的货币。】
  
      ……
  
      “老爷!”
  
      就在亨特站在一副阿尔蒂莉成年后的油画像前,告知秦然更多关于自己女儿的事情时,那位面容和善的老管家走了过来。
  
      “警察局的约翰警长派人来了,说……有人发现和**特征相似的尸体!”
  
      管家在亨特示意可以直说后,略带犹豫的说道。
  
      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亨特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瞬间发白,然后,拳头攥紧,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
  
      一丝若有若无的冷意出现在对方的身上,让人汗毛直立。
  
      杀气!
  
      秦然讶异的看了对方一眼。
  
      无疑,对方所隐藏的要比对方表现出来的多的多。
  
      不过,秦然并没有追问。
  
      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吗?
  
      “亨特先生,只是相似,不是一定——我认为我们需要去看看那具尸体!”
  
      秦然
  
      “嗯,麦克准备马车!记住不要告知夫人!”
  
      亨特立刻点了点头,吩咐道。
  
      “是,老爷!”
  
      管家马上行动起来。
  
      **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