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计划

第十八章 计划

    秦然相信自己能够猜到的事情,警长约翰也能够猜到。
  
      甚至,要比他更加的容易。
  
      毕竟,他只是‘初到贵地’,且身份也只是个侦探,而对方则是实打实的原住民,且本身就有着相应的身份、地位。
  
      原住民,‘无法无天’等资深玩家给予npc的新称呼。
  
      来源于那份真实。
  
      秦然对于这样的称呼,并不反对,虽然现在还有些不习惯,但是秦然相信这样的真实,最终会让他习惯的。
  
      “我怎么做?”
  
      警长约翰反问了一句。
  
      但秦然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警长约翰粗狂外表下隐藏的愤怒足以说明一切。
  
      虽然之前这位警长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那绝对不代表着退缩。
  
      对方心中坚持着的正义,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可恶的蛀虫!”
  
      “我要让他明白法律的存在是为了什么!”
  
      警长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这样的话语。
  
      这样的话语,在某些人看来是可笑的,但是秦然看着眼前的这位警长,却丝毫没有觉得有可笑之处。
  
      因为,对方很认真。
  
      不仅是神情,心灵上也是。
  
      “需要帮忙吗?”
  
      秦然问道。
  
      这样的问话顺其自然。
  
      绝大部分是因为秦然发现这又是一个支线任务,但还夹杂了一些其它的东西在内,被秦然刻意忽略了的。
  
      听到秦然的问话,警长约翰抬起头,讶异的看着秦然。
  
      这样的讶异持续了两秒钟,就被笑意所替代。
  
      那粗狂的脸上,浮现了真诚的笑容……看起来依旧带着狰狞。
  
      “谢谢!”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要去联合其他人!仅凭你和我,完全的没有胜算!”
  
      说着,警长约翰就向外走去。
  
      不过,再走到门口的时候,这位警长却是停下了脚步,他扭过头,看着秦然道。
  
      “放心,阿尔蒂莉.亨特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
  
      “毕竟,你现在也是我要联合的人之一!”
  
      说完,警长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然则是翻了个白眼。
  
      这种朋友时的揶揄,他有些不习惯。
  
      或者说,他不习惯有朋友。
  
      做为一个为了自己小命而奔波的人,朋友同样是奢侈品。
  
      因为,维护友情同样需要时间、金钱。
  
      恰巧的是,秦然两样都没有。
  
      “这个支线任务恐怕也是超出了‘第一次’副本任务的玩家正常水准的支线任务了!”
  
      秦然默默的想道。
  
      这并不是毫无根据的,而是根据之前舒伯克一伙表现出的实力来判断。
  
      正常的、第一次经历副本任务的玩家,根本没有机会扭转之前的局面,即使如同他一般,引爆了整个建筑。
  
      最终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粉身碎骨。
  
      “又一个超额的支线任务!”
  
      坐在警长的椅子中,秦然嘴角微微上翘。
  
      秦然不担心任务困难,只担心任务不够。
  
      至于任务过于困难,甚至游戏失败?
  
      秦然当然想过。
  
      但是,做任何的事情都需要承担风险,他在命不久矣的前提下,还有的选择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秦然没得选择。
  
      所以,还不如放手一搏。
  
      尽管秦然不太喜欢这样冒险的做法。
  
      “真是逼不得已啊!”
  
      秦然呢喃着,然后伸了个腰,不过随之而来身上的疼痛,却让他不由的一呲牙。
  
      而这让秦然更加的轻易在椅子和床之间,选择了后者。
  
      他可不想一夜过后,全身更加的疼痛。
  
      ……
  
      阳光驱散了夜晚的黑暗。
  
      市区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当那些报童穿插其中后,立刻就变得更加的热闹非凡。
  
      “号外!号外!”
  
      “大侦探秦然破获无名女尸案!”
  
      “号外!号外!”
  
      “大侦探秦然一举捣毁帮派禁地!”
  
      ……
  
      报童清脆的喊声,传出老远,不由自主的就吸引了路人们的目光。
  
      尤其是,昨晚的爆炸,只要不是真的睡死过去了,任谁都会有所发现。
  
      只不过,夜晚的爆炸,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实在是太过危险了,他们可不敢当下就出门查看发生了什么。
  
      但这,更加让他们好奇。
  
      因此,即使是平日里不怎么看报纸的人在这个时候也愿意掏出一毛钱来,买一张报纸。
  
      而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每一个报童跟前都围起了一圈人,平时需要大半天才能够卖完的报纸,在这个时候,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够脱销。
  
      这让报童们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同样的,满足了好奇心的人们,也浮现出了笑容。
  
      而加印了报纸,获得更多利益的商人们,也是笑容满面。
  
      几乎每一个人看着报纸头版头条上,几乎占据了二分之一版面,秦然戴着猎鹿帽、叼着烟斗的照片都在微笑着。
  
      之所以说是几乎,那是因为秦然并没有笑出来。
  
      当他从自己柔软的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充足的睡眠,让他全身的疼痛消失的无影无踪,生命值也恢复到了满值。
  
      换上衣物,带上必备物品后,秦然就走向了距离住处不远的餐厅。
  
      他的住处虽然在二层,但是一层并没有居住着名为赫德森太太的房东为他提供早餐。
  
      不过,就在秦然进入餐厅后,就发现了异样。
  
      每个人的目光似乎都在看着他。
  
      带着好奇、探究!
  
      带着轻蔑、嫉妒!
  
      从秦然坐下、点餐,到食物上桌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他就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上百把利剑遥遥的对着。
  
      而且,情况越来越糟糕。
  
      因为,更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个行列。
  
      同时,纷纷的议论声让秦然明白了个大概。
  
      当看到两位目带灼热的女士准备向着自己走来的时候,秦然很果断的打包了自己的早餐,然后,快步的离开了餐厅。
  
      当然,甩开类似目带灼热的女士,对于秦然来说并不困难。
  
      前提是:人数不要太多!
  
      当超过十几个,甚至是二十几个这样的女士直直的盯着秦然时,就算有着精通级别的【潜行】,秦然依旧无法脱身。
  
      最后,秦然不得不走向了圣保罗学校——虽然他今天原本的目标也是这里。
  
      依靠着警察、护校队的力量,秦然这才摆脱了那些疯狂的女士。
  
      “招蜂引蝶!”
  
      护校队的队长,很鄙夷秦然的行为。
  
      不过,却没有再阻拦秦然进入校园的行为。
  
      显然,他接到了相应的命令。
  
      当然了,这并没有彻底的改变对方对秦然的印象。
  
      对此,秦然并没有介意。
  
      相较于对方给他带来的清净来说,这些完全算不了什么。
  
      “莫妮修女正在祷告,接着会处理公务,中午才有时间见你!”
  
      护校队长这样的说道。
  
      “我可以先去找贡兰森阁下!”
  
      秦然回答道。
  
      护校队长没有再和秦然说话,只是将秦然带到了贡兰森的住处前,就转身离开了。
  
      “我会一直盯着你!”
  
      离开前,对方这样的警告着秦然。
  
      秦然报以微笑。
  
      当护校队长离去后,贡兰森从木屋内走了出来,依旧是一身简单的麻布衣衫,光着双脚,赤膊着双臂。
  
      “早!”
  
      秦然打着招呼。
  
      “有线索了?”
  
      对方很干脆的问道。
  
      “没有!”
  
      “原本我是打算行动的,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不得不暂时先来这里……躲避一下!”
  
      秦然苦笑的摇了摇头,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难为情。
  
      然后,秦然没有等到对方追问,就很直接的说出了一切。
  
      “哈哈哈!”
  
      而这换来了贡兰森的大笑。
  
      “这种情况是不需要逃避的,要大胆的迎接——这也算是奖励的一种!”
  
      对方这样的说道。
  
      “身为骑士,您说这样的话合适吗?”
  
      秦然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当初成为骑士的目的,不是为了更受欢迎?”
  
      对方反问着,并且,立刻让秦然哑口无言。
  
      “我认为我们该谈谈我之前原本的行动!”
  
      秦然很自觉的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进入了正题。
  
      “洗耳恭听!”
  
      贡兰森也变得严肃起来。
  
      “昨天我在离开这里后,就被跟踪了!”
  
      “我无法确定对方是什么身份!但至少有一半的把握,是那些家伙!”
  
      “他们在密切的注意着圣保罗学校的一举一动!”
  
      “不放过任何进出的人!”
  
      秦然简单的讲述了一下昨天遇到的事情。
  
      “你应该把那个家伙抓住的!以你的身手,这并不困难!”
  
      贡兰森惋惜的说道。
  
      “是啊!前提是没有人搅局!”
  
      秦然苦笑的讲述了一下昨天的街头刺杀。
  
      这让晨曦教会的最后一位守护骑士不由的赞叹起来。
  
      “被命运垂青的人——如果是在我们那个年代的话,你一定会受到这样的评价!”
  
      对方这样的说道。
  
      “然后,获得‘倒霉鬼’这样的称号?”
  
      秦然撇嘴道。
  
      “哈哈哈!”
  
      “没错、没错!”
  
      “不愧是大侦探,你真是聪明极了!”
  
      贡兰森又一次的笑了起来,并且,连连拍打着自己的膝盖,显得无比高兴。
  
      “我认为这样的嘲笑,会有损您骑士的身份!”
  
      秦然提醒着对方。
  
      “前提是这个身份还被人们认可!”
  
      “我现在就是圣保罗学校的守夜人!”
  
      贡兰森丝毫没有收敛笑容的意思,他反而笑的更大声了。
  
      这让秦然彻底的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样恶劣的性格。
  
      丝毫不介意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秦然发誓,当初让对方成为守护骑士的人,眼睛一定是瞎的。
  
      “我认为我们应该将话题,拉回到原本的行动上!”
  
      秦然提醒着对方。
  
      对方似乎还有着一丝操守,在面对正事上,并没有含糊,收敛了笑容,正色的说道:“继续!”
  
      “我原本的打算是引蛇出洞!”
  
      秦然继续的说道。
  
      “可现在你的计划被打乱了,很难实施了啊!”
  
      贡兰森一皱眉。
  
      “不!恰恰相反!”
  
      “我的计划变得更加容易成功了!”
  
      “因为,他们也会看到今天的报纸!”
  
      秦然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