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囚室

第十四章 囚室

老汤姆在三层的医务室昏迷着。
  
      监狱长的办公室也在三楼。
  
      能够通往西面的走廊也在三楼。
  
      这些理由足够,秦然再一次的来到这栋建筑物的三楼——在狱警杰克的陪同之下。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秦然不介意独自来一趟。
  
      不过,一想到那遍布着监控探头的走廊,秦然就是眉头一皱。
  
      即使是专家级别的【潜行】,也无法让他能够自由的出入这里。
  
      毕竟,【潜行】不是隐身术。
  
      而且,那位监狱长,显然为了抓到老汤姆的同伙,而重新布置了一番。
  
      两名狱警一左一右站在那里,不苟言笑的注视着每一个走上三楼的人,寻找着每一个可能成为老汤姆同伙的嫌疑人。
  
      看着这样的布置,秦然不由在心底摇了摇头。
  
      对于能够抓到老汤姆的同伙,那是丝毫不抱希望的。
  
      能够布置下之前的混乱,将副监狱长引出干掉,且又杀人灭口的家伙。
  
      对方必然是谨慎且小心的。
  
      哪怕明知道老汤姆还活着,也不会贸然的出现在这里。
  
      即使没有两个如同门神一般的狱警也是一样。
  
      秦然仅仅是来了一次,就对布满了三楼走廊的监控探头,记忆犹新,更何况是特意设计了将副监狱长引出干掉的对方?
  
      对方必然会用其他的方式!
  
      秦然十分笃定的猜测着。<>
  
      哪怕对方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安全。
  
      或许老汤姆在监狱长的各种手段下,会保守秘密。
  
      但更多的却是吐露事情。
  
      再加上对方早已经对老汤姆进行了‘杀人灭口’的计划,遭到了背叛的老汤姆,为什么要给对方保守秘密?
  
      换做是他,他也会将对方说出来,拖着对方一起死!
  
      对于那位监狱长的心狠手辣,秦然绝对是相信的。
  
      虽然那位监狱长很克制着自己,但是身上的‘血腥味’,却是瞒不过秦然的。
  
      一次新手副本,再加一次正式副本,早已经把秦然对‘血腥味’的感知,训练的敏锐无比,几近成为了一种直觉。
  
      “对方会用什么样的方法?”
  
      “再制造一场混乱,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
  
      “行不通!”
  
      “经过了之前的一次混乱,所有人都已经提高了警惕!更何况,这两位守在这里的狱警,一定接到了监狱长诸如‘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够离开’的命令!”
  
      “而且,就算是能够成功,对方也无法躲开监控探头!”
  
      秦然想不出什么法子能够悄然的进入到这里。
  
      因为,不论怎么做,最终都会被发现!
  
      除非是能够隐身,或者有着类似‘幽灵杀手’的存在。<>
  
      但……这可能吗?
  
      秦然沉吟着,却没有更快的下定结论。
  
      【编织的护身符】的出现,让秦然有着足够多的猜测。
  
      呼!
  
      没有更多的证据、线索,无法推测出更多的秦然,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后,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想法!
  
      关于监狱长的!
  
      “那位监狱长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
  
      “他应该知道,这样做根本无法抓到他想要抓的人!”
  
      “但他却这样做了!因为,这正是那位监狱长想要的——他不需要找出对方是谁,他只需要等待老汤姆苏醒,然后,一切就明白了!”
  
      “所以,老汤姆的那位同伙,只剩下了两条路!”
  
      “逃跑或者投降!”
  
      “那位监狱长是在逼迫着老汤姆的那位同伙做出选择,而不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下场必然是极为凄惨的!”
  
      投向自然不用说,落在了监狱长的手中,怎么可能讨的了好?
  
      逃跑?
  
      那位监狱长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逼迫,自然会有所防范!
  
      下意识的,秦然的脑海中就仿佛出现了一张名为监狱长的大网,正向着老汤姆的同伙罩去!
  
      “那么……我该如何完成支线任务呢?”
  
      秦然边走边想。<>
  
      支线任务【隐藏的同伙!】,是找出老汤姆的同伙。
  
      如果被监狱长找到的话,这个任务自然是失败了。
  
      支线任务的失败,不仅会影响通关评价,而且还会影响相关人物的好感度。
  
      对于那位监狱长的好感度,秦然不是太在意。
  
      但是,对于通关评价,却是十分在意的。
  
      那关系到积分与技能点。
  
      就在秦然思考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那两道铁栅栏跟前。
  
      有着狱警杰克,秦然很轻易的通过了两个持枪狱警的检查,或者说……完全的没有检查,只是扫了一眼。
  
      哪怕秦然背着一个不小的包,也是一样。
  
      真是松懈,形同虚设一般!
  
      远不如看起来的森严!
  
      秦然扫视了一眼,两个显得赖洋洋的持枪狱警,甚至怀疑,一旦发生了什么紧急的情况,这两个持枪狱警,能够有什么作用。
  
      大声尖叫吗?
  
      “在这里担任守卫,算得上是阿尔卡特里最轻松的活儿了!”
  
      “事实上,就算没有他们,也不会出事!”
  
      “每个人都想干这个!不过,这需要好运气抽签——不是轮班制,每年我们都会抽取六个幸运的家伙,轮班守在这里!”
  
      “不仅工作轻松,而且,还有额外津贴!真是幸运儿,不是吗?”
  
      狱警杰克通过了铁栅栏后,就开始向秦然发起了牢骚。
  
      秦然微笑以对。
  
      很显然,按照对方的说法,这是个人人都羡慕的清闲工作,只不过,对方应该没有机会成为这样的幸运儿。
  
      而秦然更在意对方的一句话。
  
      “杰克,你是说这里没有守卫,也不会出事?”
  
      秦然问道。
  
      “那是当然,这里可是阿尔卡特——世界上最残酷,也是最严密的监狱!”
  
      狱警杰克说着,就指向了不远处。
  
      顺着狱警杰克的手指,秦然向前看去。
  
      一个个完全密封的囚室,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灯光照亮了走廊的一侧,一排厚重的铁门镶嵌在墙壁内,被从外用巴掌大的铁锁锁死。
  
      每一扇铁门间隔足有三米远。
  
      而每一扇铁门上,只留下了两个完全从外面才能够开启的,只能够通过长不过20公分,高不过十公分的闸门。
  
      “这两个闸门:上面的是用来观察囚室内的犯人,而下面的则是用来递餐盘的。”
  
      “囚犯们每天只有一餐,相信我,即使是节食的女孩面对那点食物,也会惊叹于其分量的稀少!”
  
      “没有放风,一周只能够出来洗一次澡——而这也是他们仅有的、唯一的离开囚室的机会,剩下的时候,他们必须全天24小时的待在里面!”
  
      狱警杰克边走边说,最终在三层的尽头,一处连走廊灯光都无法照射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基尔芬.赫奇的囚室!”
  
      “在阿尔卡特所有的囚室中,也是条件最恶劣的一间!”
  
      “我希望2567先生你能够捂住鼻子,虽然事后我们尽全力的打扫了,但是味道还是有些大!”
  
      说完,狱警杰克用钥匙打开了牢门。
  
      就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恶臭的气味扑面而来,让秦然眉头一皱。
  
      而且,囚室内昏暗无比,
  
      如果不是秦然有着D+级别感知赋予的视力,根本就无法看清楚里面的一切。
  
      一个马桶,一张破旧的毯子。
  
      没有灯、也没有更多的家具。
  
      这就是囚室内的所有。
  
      狱警杰克捂着鼻子,打开手电筒,走入其中,秦然随后进入。
  
      “它名副其实!”
  
      感受着越发浓郁的恶臭,秦然评价着,然后径直开启了技能【追踪】。
  
      立刻,一大片刺眼的猩红,以极为有序的姿态出现在了秦然眼前。
  
      这是什么?
  
      秦然不由瞪大了双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