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同行

第二十一章 同行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和记忆中的不同!”
  
      “发生了变化!”
  
      再次回忆后,秦然完全可以确认,眼前的‘恶魔大七星’魔法阵与第一次看到时,有了一些改biàn。
  
      很细微的变化!
  
      如果不是秦然不久前才死记硬背下原本‘恶魔大七星’的魔法阵的话,根本无法发现这一细微变化:仅仅是外环套着内环间的四十一个符号中的三个发生了改biàn!
  
      不过,秦然绝对不会小觑这样的变化。
  
      因为,他很清楚,任何可能代表知识、文字的符号,哪怕只是改动一笔,也会和原本的意思变得南辕北辙起来。
  
      而在这个改biàn的‘恶魔大七星’中心,有着好似蝎子图案的位置上,有着一对脚印!
  
      张伟的脚印!
  
      之前在追查副监狱长之死时,对方从他身边经过,留下的脚印与眼前这对一模一样。
  
      看着这对脚印,立刻的秦然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这样一幅画面——
  
      自认为发现了什么秘密的张伟,进入到了这间囚室。
  
      对方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原本‘恶魔大七星’的魔法阵,咏唱着一段咒语或者以其它的方式,让眼前的‘恶魔大七星’魔法阵,发生了改biàn。
  
      然hòu,对方断送了自己的小命。
  
      被基尔芬.赫奇附身,成为了半死人。
  
      “张伟发现了什么?”
  
      “让他如此盲目的断定这样做会没有危险?”
  
      秦然眯着眼思索着。
  
      而开启了【追踪】的视线则开始纵览整个囚室。
  
      “嗯?”
  
      但这样的查看,却让秦然一皱眉。
  
      因为,他竟然没有发现无法无天和半死人的脚印,或者准què的说是,无法无天和半死人离开的脚印!
  
      半死人的脚印遍布整个囚室,但只有进入的,却没有离开的。
  
      无法无天的脚印则是只有翻身进入这间囚室时留下的,与向前走了两步的。
  
      除此之外,整个囚室内,除了他、狱警杰克之前留下的脚印。
  
      “发生了什么?”
  
      秦然疑惑的看向了囚室外,确认不是无法无天、半死人以跳跃的方式造成了完整脚印轨迹的缺失后,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除去飞翔外!”
  
      “也就只有是:无法无天在进入到这里的瞬间就和半死人一起消失了!”
  
      “消失?”
  
      秦然沉吟着,目光又一次的看向了那个改biàn的‘恶魔大七星’。
  
      除去这个制造出半死人的魔法阵外,秦然想不到还有什么是能让无法无天这个度过了七次副本的资深玩家无声无息的消失。
  
      唯一的好消息是:没有传来无法无天死亡的信息。
  
      秦然的目光扫视着整个囚室。
  
      他希望找到更多的线索,让他能够推断出究jìng在他晚来一步时,这里发生了什么。
  
      但是,却毫无所获。
  
      即使是在【追踪】下,秦然也没有找到更多的痕迹。
  
      眼前的囚室,他早就查探过。
  
      没有密室、密道之类的。
  
      这一次的查看,同样得出了与之前一致的结论。
  
      “那么,就只剩下……”
  
      秦然低下头看着那半死人的脚印。
  
      或者,更加准què的说是,没有被转化成半死人前张伟的脚印。
  
      对方的脚印虽然没有离开,但却有着完整进入的轨迹。
  
      显然,只要追踪着对方的脚印,就足够秦然搞清楚一些事情。
  
      在无法确定无法无天发生了什么时,秦然并不愿yì什么都不做的等待。
  
      这样消极的做法,可不是秦然的做事风格。
  
      他更喜欢主dòng的方式!
  
      不过,就在秦然准备追踪张伟的脚印离开囚室时,墙外被火箭弹打出的豁子处,传来了响动。
  
      秦然扭头,看到了他这次的雇主斯坦贝克爬了上来。
  
      “你应该听无法无天的嘱咐!”
  
      看着出现的斯坦贝克,秦然立刻强调道。
  
      对于自己的这位雇主,秦然没有任何的不满。
  
      对方足够的大方,也没有因为雇主就颐指气使,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不会对他们的行动指手画脚。
  
      但是,这并不代表,秦然愿yì带着对方进行接下来的行程。
  
      接下来的追踪,必然是危险的。
  
      张伟就是前车之鉴。
  
      秦然并没有把握在自保的同时,保护对方。
  
      毕竟,他可不是如同无法无天一般的资深玩家。
  
      更何况……
  
      秦然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胆怯的眼神,不由暗自摇头。
  
      如果带上这样一个胆小的家伙,即使没事也会出事,而一旦出事,必然会小事变大事。
  
      简单的说:对方在秦然看来,对方就是一个麻烦。
  
      “我认为我还是跟着2567你比较安全!”
  
      “那位监狱长看我的目光有些不对!”
  
      “我担心成为他的出气筒!”
  
      斯坦贝克很诚恳的说道。
  
      “以你的财力,如果兑换积分、技能点的话必然不会缺少!”
  
      “一本白色技能书的价格也只在1000-2000积分之间!”
  
      “你想要学习的话,完全可以收购市面上能够见到的所有白色技能,并且将这些技能提高到相当的程度!”
  
      “在这样的前提下,你会担心一位只有普通人程度的监狱长对你造成危险?”
  
      秦然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的雇主。
  
      他已经完全无法理解对方了。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以对方的财力,很容易在地下游戏中获得自保之力,至少前期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说完成副本‘聘请’雇佣兵是处于安全考lǜ,当然,也可以将自身的胆小计算其中。
  
      但面对一个对自己完全没有威胁的普通人还表现出了胆怯。
  
      对方究jìng胆怯到了什么程度?
  
      含羞草吗?
  
      完全脱离了动物和人类的范畴,一碰就缩。
  
      “我、我……比较怕陌生人!”
  
      斯坦贝克苍白的脸色出现了红晕,略带结巴的解释着,身上优雅的姿态一去不复返,只剩下害羞、窘迫的感觉。
  
      “动物呢?”
  
      “怕!”
  
      “怪物呢?”
  
      “怕、怕!”
  
      “尸体呢?”
  
      “也、也怕!”
  
      一连串的问答,让秦然彻底确认了对方‘含羞草’的属性。
  
      看着对方红着脸,一副羞愧的模yàng,秦然眉头紧锁。
  
      他越发的坚定了,不能够带着对方同行。
  
      “只要你愿yì让我和你同行,并且保护我!”
  
      “我可以给你额外的酬劳!”
  
      看着秦然皱眉的模yàng,斯坦贝克立刻补充道。
  
      虽然较为胆小,但这并不代表斯坦贝克不会察言观色。
  
      事实上,出身豪门的斯坦贝克对于察言观色这一技能,相当的熟悉。
  
      “多少?”
  
      秦然眉头一挑问道。
  
      “5000积分!”
  
      “可以写入组队契约内!”
  
      斯坦贝克给出了一个报价。
  
      “成交!”
  
      这样的报价,让秦然很干cuì的点了点头。
  
      将之前的坚定彻底的抛在了脑后。
  
      尽管秦然担忧斯坦贝克可能会带来的麻烦,但如果斯坦贝克给予了相应的价格,秦然还是不介yì多花费一些精力帮助对方的。
  
      唔……
  
      看在5000积分的份上。
  
      但是一些应有的,秦然却不会忘记。
  
      “不过,一切行动都需要听我的!”
  
      “不然出了什么事情,需要你自己承担!”
  
      “这些也写入组队契约!”
  
      秦然说道。
  
      “好的!”
  
      斯坦贝克没有任何的反对。
  
      “现在跟我来,尽量待在我的三步之内!”
  
      “还有遇到任何的事情,都需要冷……”
  
      在斯坦贝克将一切都写入组队契约,双方再次签字后,秦然开始了新的一轮叮嘱。
  
      只不过,还没有等秦然将‘冷静’一词说完。
  
      站在秦然身旁的斯坦贝克就看到了什么,脸色苍白无比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随着斯坦贝克的尖叫,一阵阴冷刺骨的寒风,出现在秦然的身后。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