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4章:大王村

第4章:大王村

我感觉眼前光芒一闪,随即脚下一空,身体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更是被别在裤腰带上的扳手给磕着了。
  这尼玛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这走个路也能摔跤。
  “云哥!”
  一个喊声传来,我浑身一个激灵,这声音不是郑丰吗?我连忙爬起身,寻声望去,心头更是一惊,还真的是郑丰这小子,他正从不远处跑过来。
  我连忙摸了摸裤腰带上的扳手,这小子不是死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不是诈尸就是变成鬼了。或者跑过来的这家伙根本就不是郑丰?
  “云哥,你怎么也跑到这来了啊?”
  郑丰跑到近前,又惊又喜地喊了声。我脑袋瓜子一转,挤出笑容,说道:“我来找你的啊。”
  郑丰一脸欢喜地说道:“云哥,你真够哥们的。回去我请你吃饭,就上次那家饭馆,啤酒让你喝个够。”
  咦,这小子还记得那家饭馆,知道我喜欢喝啤酒,难道真的是郑丰?
  “你说的啊,可别忘了啊。”
  我应了声,不过却是向着这小子跑过来的方向看去。一条乡间小土路一直向前延伸,两旁有些农田和树木,农田里面还种着水稻呢,只不过全都枯死了,田里面也都干裂出一道道裂缝。那些树木也都和水稻一样,全部枯萎泛黄,满地枯黄的树叶和断裂坠落的树枝。
  这里像是发生了很严重的旱灾啊。
  “云哥,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这里古怪的很啊,我走不出去了。”
  听到郑丰的话,我才想起来,我刚才是从丁字路口之前的杂草丛中那道光芒中穿过来的。我赶忙回头看去,整个人不禁一愣。
  光芒没了,只有一条土路,从我脚下向前延伸而去,两边是稻田和树木,和郑丰刚才跑过来的方向是一样的啊。
  我连忙转回身看去,忽然看到路边立着一块有些眼熟的大石头,我凑过去一看,正是之前那道光芒旁边的那块大石头,上面还刻着“大王村”三个字呢。
  难道那道光芒就是这大王村的进出口?这大王村又是什么鬼地方呢?我四周瞅了瞅,左边远处农田的尽头处似乎是山,朦胧胧一片也看不太清楚。右边却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农田。
  我又抬头向天上看去,一轮火红的太阳当空照着,就像一个大火球一样,洒下炙热的火焰般的光芒。
  靠,刚才不还是大黑天的吗?
  我摸出手机看了看,的确是晚上十二点多一点。果然有古怪啊,手机好像也没信号了。我收起手机,抹了把头上的汗,脱了外套寄在腰上,挡住裤腰带上的扳手。
  我偷偷瞥了眼郑丰,他正在看来看去的。这小子是不是已经变成了鬼啊,难道是来索命的?
  毕竟是我先开着6438号车子拉了那个诡异的女人来到这大王村的。郑丰搞不好就是被我给坑了啊。一想到此,我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郑丰,你怎么跑这来的呢?”
  郑丰转回头来,皱着眉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早上出车后,拉了一个女人,说到什么大王村。我本来不知道这个地方的,不过发现导航仪上正好有这么条路线。啊,对了,云哥,导航仪是你弄的吗?你也来过着?”
  女人?
  我连忙追问道:“是不是一个披头散发,长得很漂亮,但是脸却很苍白的女人?”
  郑丰眉头一翻,惊道:“云哥?你咋知道的?啊,你昨个是不是也拉了这个女人啊?”
  我靠,还真是那个女人啊,不对,应该说是个女鬼。我皱起眉头,点了点头,继续问他:“后来呢?你又怎么跑到这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拉着那个女人到了一个丁字路口就没路了,后面我就记不得了,然后我就到这里来了。那边有个村子,不过好像荒废了很久,一个人也没有。还有啊,这里应该就是离开这里的路了,可是每次我从这里向前走,结果又回到了村里,然后重新回到这里来了。”
  村庄,大王村?
  我向着刚才郑丰跑过来的方向看去,目光穿过农田和枯树,远处似乎还真有个村庄呢。我来回瞅了瞅,脚下这条土路就像是以这石碑为分界点,向两边延伸一样。这下完蛋了,照郑丰所说,看来还真的走不出去了呢。
  这可咋办呢?
  我正使劲想着,太阳穴上的神经又开始快速跳动起来。痛得我赶紧按住神经,缓缓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所发生的这些古怪的事情,应该都是因那个女鬼而引起的。那个女鬼会不会就在那边村里呢?虽然我很不想再遇到那个女鬼了,但是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想要离开这里,恐怕要得找到那个女鬼。
  “我们进村去看看。”
  郑丰愣了下,有些奇怪地问道:“进村去干吗?那个村子一个人影也没有,看着都好像荒废好几十年了,阴森的很。”
  我瞥了他一眼,心里暗想,你这家伙都死了,现在恐怕也是个鬼了,难道你不阴森吗?不过我当然不敢这么直接说出来,免的小鬼翻脸不认人,那我可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反正也走不出去了,说不定我们能在村里里面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呢。”
  郑丰点了点,说道:“也是哦。现在有你在这,我也不害怕了。”
  他说着还笑了。我却是心里打颤,你不怕了?你特么是要吓死我啊!平日里,我的胆子并不算小,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快要把我之前那些胆子给吓没了。
  郑丰先转身,就要向着前面村子的方向走去。我瞥了眼土路的另一个方向,郑丰刚才说走这个方向不仅没法离开这里,最后还能走回到村里去。
  我连忙伸手向郑丰后背抓去,同时喊道:“等下,我们走这个……”
  我话未说完不禁怔住了,愣愣地看着我的手直接伸进了郑丰的身体中,没有丝毫阻塞感,就像是将手掌放在空气中一样。
  这小子果然是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