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6章:那个女鬼

第6章:那个女鬼

来不及多想,我瞅了间倒塌一半的破土房子,然后直接跑过去钻了进去。这里房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万一倒了,别没被鬼掐死,被土房子给砸死了。所以还是找个倒塌了一半的房子比较安全些。
  进了土房子,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原本似乎有三间房,不过隔间的土墙全都倒塌了,变成了一间。我找了个拐角,缩了进去,蹲下身体,然后关了手电筒。
  外面风冷呼啸着,就像是莫名鸟兽的怪叫声一样,尖锐刺耳,听着都瘆得慌。
  我裹紧外套,尽可能地缩紧身体,躲在墙角中。他奶奶的,这叫什么个事啊,早知道我就不从那道光芒钻进来了。现在好了,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了。不过又想回来了,这世界上哪来的早知道啊。
  还好我这人看得开,胆子大,不然吓都要被吓死在这了。去他娘的妖魔鬼怪嘞,小爷我可不怕你们。我摸了摸裤腰带的扳手,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勇气来。
  我活动活动身体,然后掏出随身携带小水壶,刚刚伸到嘴边,旁边似乎有个声音。不过外面因为外面的风声太大,听得不太清楚。
  我伸手掏出手电筒,打开后向刚才有响声的地方照过去,我的目光随着灯光看了过去,直接吓得我把水壶都给扔了。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蹲在墙边,离我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她蹲坐着,背贴着墙壁,双手抱着双腿,脑袋似乎是放在双腿中间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向前散开,正好遮挡住了她的脸。
  我的小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本能地向后退了去,但是我已经是在墙角了,根本就退无可退了。我紧紧地贴着墙壁,尽可能地向后缩着身体,恨不得直接钻进墙壁里去了。
  这女人绝对不是人!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根本没半个人影的。这尼玛要不是鬼,那就真出了鬼了。
  我狠狠的吞了口吐沫,呼吸不受控制得急促起来。我又狠狠地咽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一点,别他娘的鬼没动呢,就先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呜呜呜,呜呜呜。”
  女鬼似乎在哭泣着。外面的风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女鬼的哭泣声虽然不大,但是我却听得十分真切,而且也是十分的瘆人。这样的环境,配着这样的声音,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我贴着土墙壁,小心的向着不远处的破门移动着。虽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鬼情况了,但至少比和一个女鬼待在一起安全吧。眼看着我就要移动到门口了,蹲在墙边的女鬼忽然停止哭泣了。
  我心头一紧,连忙屏住呼吸,贴着墙壁动也不敢动一下。随即那女鬼缓缓抬起了头,当她的长发向两边散开,露出脸庞时,我的心脏像是被狠狠地捏了下似的。
  我昨晚开车拉的那个女人!不对,是女鬼!
  她仍旧蹲在墙角,不过却一直抬头盯着我。她脸蛋仍旧是苍白得跟白纸一样,不过还好,两只眼珠还在。但是我一想到郑丰的死相,心里就不住打颤。
  哪个王八蛋说小鬼都怕光的?
  我手电筒的光芒直接照射在这女鬼的身上,人家毛事也没有嘛!
  我和她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扯了扯嘴角,说道:“老,老板,是你啊,真巧啊。”
  话一出口,我就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是因为之前拉了她才会有这么多屁事情的。
  女鬼忽然站了起来,我心头一紧,左手连忙摸向裤腰带上的扳手。
  “你来这里做什么?”
  女鬼忽然开口问了句。她声音很冷,冷得让人打颤。不过却也挺好听的,和她的长相确实挺配的。美丽的脸蛋,好听的声音。不过却是个鬼。
  我脑袋瓜子转了下,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我来找我朋友的,你见到没?他也开车拉过你呢。”
  “唰!”
  一声轻响,光影一闪,女鬼瞬间到了我的面前。我心头狠狠地一抽,一把拔出裤腰带上的扳手,抡起来就敲了过去,不过却和之前我抓郑丰一样,扳手连着我的手臂一起穿过了女鬼的身体。
  我靠,这下真是要完蛋了。
  “呼呜!”
  一声怪音,似狂风怒吼,如猛兽低吼。
  我吓得抱住脑袋,蹲下身体,口里慌不择言地喊道:“美女饶命,女侠饶命,女鬼饶命!”
  忽然,我脑袋顶上一痛,我心里大惊,这女鬼要弄死我了啊。我抡起扳手向上胡乱的劈砍。
  “叮叮叮!”
  忽然响起一阵铃铛的声音,从远处悠悠传来,像是随风飘来一样。
  “咿呀呀!”
  那铃铛声传来,我耳边忽又响起一声怪叫,随即脑袋顶上的疼痛消失了。但是太阳穴上的神经却是快速地跳动起来,一阵阵疼痛袭上我的脑门,感觉整个脑袋就像是要炸裂开来一样。
  “啊!”
  我紧紧地咬着牙关,想要减轻一些痛感,但还是痛得我有些难以忍受。我将手中的扳手和手电筒扔在地上,双手紧紧按住脑袋两边的太阳穴,一屁股坐倒在地,背部紧紧地贴着墙壁,双腿不停地踢蹬着。
  刚才那个女鬼已经不在我面前了,不知道跑哪去了。
  “叮叮叮!”
  远处又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脑袋疼了一会,两边太阳穴上的神经终于缓缓平息下来。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感觉像是从鬼门关前绕了一圈似的。回想刚才那种疼痛感,我身体不自主地发着颤。
  我把扳手摸回来重新别在裤腰带上,又抓起手电筒照了照这间小破房子,刚才那个女鬼已经不见踪影了。刚才被吓的扔掉的水壶在脚边不远处,我走过去把它提起来,一口气把里面的水全部灌进了肚中。
  随即我又狠狠地喘息了几口气,这才回过劲来。我抬头向上看去,天空漆黑一片,不过却有零星的星光微微闪耀着。
  “咦,竟然还有个人呀!”
  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我浑身一个激灵,手电筒的灯光照了过去,只见一个大脑袋从破门口伸了进来。
  来不及多想,我抽出扳手直接扔了过去。
  去你妈的大头鬼!
  “哎呀,你娘的,痛啊,好痛!”
  呃?打中了?竟然打中了小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