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9章:法术

第9章:法术

外面还是一片漆黑,而且黑得有些异常,如果不开灯的话,估计是伸手不见五指。即使是打着手电筒,光芒也仅能照射出一小段距离,而且也不是很亮。
  臭老头走在前面,我赶紧从后面凑上前,说道:“道长,我打着灯给你照着路啊。”
  “打个屁的灯啊,赶紧关了,小鬼都被你吓跑了!”
  臭老头说了句,更是忽然转身一巴掌打在我手中的手电筒上,手电筒飞出去砸在土墙上,摔得粉碎,光芒闪了闪就熄灭了。我只感觉两眼一抹黑,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我靠,臭老头,你干嘛?我看不见了!”
  我连忙转身骂道,不过已经看不到他的人了。我话音刚落,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眼睛上划过,我心头一紧,连忙伸手擦擦眼睛。
  “叫什么叫,你睁大眼睛,再看看。”
  臭老头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连忙擦了擦眼睛,睁大双眼,视野之中的黑暗渐渐散开,我看到了臭老头正在前面走着。
  哎呀,还真的能看到了,就是光线有点暗,感觉就像是黄昏日落时一样。不过不管怎样,能看到就好了。我赶紧跑着跟上臭老头。
  “道长真是好本事啊,像这样,天黑后连手电筒都能省了,晚上走路真是方便啊。”
  臭老头转头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想得倒美呢。”
  不过他脸上却是带着有些得意的神色,好话谁都爱听,嘿嘿。
  不知不觉,我们走了好一会了,但是却还是在两条破土房组成的线条中间走着,一眼向前看去,还是看不到出口在哪。臭老头之前话挺多的,这会却不怎么说话了,就这样不急不缓的向前走着。
  又走了会,我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就问道:“道长,这地方好像不对劲唉,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呢?”
  臭老头忽然停了下来,转头对我说:“你觉得呢?”
  我不禁一愣,反问道:“啥意思?”
  “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到头呢?”
  臭老头又问道。
  我越发的不明白了,这事怎么问我,我去哪知道啊?不过臭老头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又不像是在开玩笑消遣我啊。
  “这个,我们好像是掉进了那个女鬼的陷阱了吧。啊,我想起来,小说上说过,这好像就是那个什么鬼打墙。”
  “啪!”
  我话音未落,臭老头一巴掌抽了过来,拍在我的脑门上。我脑袋一痛,心里大怒,骂道:“臭老头,干嘛动手?”
  “少看点那些不正经的书。”
  尼玛,不正经的书?我看你人都不怎么正经!
  “不要用眼去看,用心去看。凡胎肉眼只能看到表象,而大多的表面都是虚假的。”
  老头一本正经地说着,可惜我听得不太懂。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问道:“道长,我没啥学问,你说明白点呗。看东西不用眼看,用心怎么看啊?”
  臭老头用手拍了拍脑袋,似乎有些无奈。我心里不禁有些黯然,这也不能怪我啊,我书读的少,知识不多,听不懂能有啥办法呢?
  “不是说让你用肚子里面的心脏去看,而是让你用心眼去看,去感受。”
  臭老头放下手来,脸上的神色十分认真,没有责怪,也不是那种看不起的眼神。不过我心里还是不免有点自卑,而且以前不止一次看到过那些学识或者地位高层次的人眼中的轻视。
  “臭小子,你干嘛?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我不禁一怔,破口大骂道:“臭老头,你他娘的才吃了屎呢!”
  臭老头却是笑了笑,说道:“这才对嘛,做人是为了自己和那些在乎自己的人而活着的。你何必在乎那些不在乎你的人的想法和看法呢。万物生灵生来皆是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我不禁一愣,怔怔地看着臭老头。
  “没有农民,大伙吃什么去?没有工人,大伙住什么去?没有开车的,大伙出门坐什么去?没有烧饭的,大伙下馆子吃什么去?没有清洁工,街道会脏成什么样?”
  “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人的,每个人都是高贵的,都是值得尊敬的。可是,如果连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你凭什么要求别人看得起你呢?”
  我忽然觉得这个邋遢的臭老头比很多衣着华丽的人还要高大和顺眼。我撇头抹了把眼,笑道:“我才没有看不起自己呢。”
  “我教你一个法术。”
  “法术?”
  我脑海中浮现出神话片中那些神仙,脚踩着云彩飞行,能够变化身形,等等神奇手段。
  “臭小子,你想什么呢?小说书看多了吧?”
  臭老头笑骂了声。我连忙嘿嘿笑了笑,随即心里一愣,惊声问道:“道长,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
  臭老头神秘地笑了笑,说道:“如果你做了我徒弟,我就教你这个手段,以后你也能看到别人在想什么。”
  我连忙笑道:“道长,这事回头再说吧。咱们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去,你要教我什么法术啊?”
  就算不是神话小说和电视里面那样,臭老头所说的术法也一定很神奇。
  “我简单地说一下,我所说的法术,需要三个前提条件,法印,口诀和灵力。其中灵力是法术的最基本的要求,就像房子的地基一样,支撑着整个房子。口诀是一段咒语,不同的口诀会有不同的法印,二者相互结合,组成一个阵列。阵列控制灵力,就能释放出这个法术的作用了。”
  “明白了吗?”
  臭老头一口气说完,然后看着我问道。
  我愣愣地看着他,虽然说的我都听见了,每个字每个词也都听得懂,但是一段话连在一起,我真的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了。臭老头一脸的认真,虽然我不想辜负他的期望,但是我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法印,口诀,灵力的。说得这么玄乎,怎么感觉都像是在看小说或者看电视啊。
  臭老头摆了摆手,说道:“好吧,好吧。现在给你说这些,确实还有些早了,不过这也只是最基本的理论知识,你听着记住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