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12章:郑丰留下的木盒

第12章:郑丰留下的木盒

“老大来电话了!”
  “老大来电话了!”
  一阵有些沙哑的铃声在耳边响起,我猛地坐起身来,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小房间。这是哪?我是谁?我怎么在这?
  “老大来电话了!”
  那声音又响起来,是一个小孩子的喊声,有些沙哑,还带着些许噪音。
  我猛地一惊,回过神来,就好像出了窍的灵魂忽然飞回来了一样。我连忙一把抓过手机,这破手机,外音坏了,铃声听着有些怪异刺耳。
  张大头!
  这家伙大早上打我电话干嘛?
  “臭小子,在搞什么飞机,怎么这么久不接电话?”
  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张大头的喊声。我皱眉骂道:“叫个毛叫,大早上的睡觉不行吗?”
  “特么的这都几点了,还大早上,你昨晚干嘛去了?偷人去了,还是打狼去了?”
  大中午了?我放下手机看了眼时间,还真的已经都十二点多了。怎么回事,怎么睡了这么久?我昨晚去干吗了?
  思绪至此,我不禁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臭老头捉了鬼之后就向山下走去,我看了看手里冰冷得幽蓝色光点,然后将它塞进口袋里,即使隔着几层布,也能感觉到冰冷的寒意。
  再向臭老头看去,他已经走了很远了,我赶紧拔腿就跑,紧紧地跟了上去。
  “道长,这就搞定了吗?我们现在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吗?”
  我急忙问道。
  “这种小事,本道爷手到擒来,那还不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了,你以为会有多麻烦吗?”
  我赶紧笑道:“道长厉害,好本领。”
  臭老头听着微微昂起了大脑袋。我撇了撇嘴,转头看了看两旁,虽然臭老头灭了那个女鬼,但是这里还是死气沉沉的,枯死的植被并没有复活,放眼望去,毫无生机。
  忽然,我们身后山路和那些枯死的草木纷纷化为了灰烬,随着微风渐渐飘散。我心头一紧,赶紧喊道:“道长,道长,快看后面,有古怪,那个女鬼是不是没死啊?”
  “这里本来就是一片被诅咒,被遗忘的空间,女鬼超生了,怨念和诅咒之力也随之消散了。”
  臭老头的话神神叨叨的,让我听得不太明白。
  “道长,什么意思?”
  臭老头回头瞥了我一眼,说道:“意思就是这里马上就要消失了,我们得赶紧走了。”
  他说着转回头去,人影一闪就到好几米之外了,然后快速的向着山下而去。我暗骂一声,连忙撒腿就跑,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力气向下跑去。
  我跟着他一路跑着,不敢停歇,很快又回到了那个小土路,然后顺着土路向前,不多时到了那块石碑所在处。此时石碑旁边又出现了那道光芒。
  “哎呀,道长,就是这个,我之前就是……”
  我话未说完,臭老头已经一步跨进了光芒。我擦,这死老头赶着投胎啊。我骂了一声,回头看去,只见身后不远处的土路和农田正在快速消失,而且正向着这边延伸过来。我赶紧转头,一步跨进光芒之中。
  “道长!”
  我喊了一声,眼前却是一黑,同时撞到什么上面了。我撇回头,那道光芒已经消失不见了,我赶紧摸出手机,手电筒之前被臭老头砸碎了。
  借着破手机的光芒,看清楚了,原来我撞到了那块石碑,这里的石碑上面长满了青苔杂草,只露出那片被我之前扯掉杂草的地方,上面刻着三个大字“大王村”。
  出来了,哈哈,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了。
  我环顾四周,还是那片深草丛。臭老头哪去了?
  “道长!”
  “臭老头!”
  我喊了两声,也没一个回应,只有呼呼风声。真是奇了怪了,这臭老头就先我一步踏进光芒,怎么这么快就消失了。
  又一阵风吹来,带着丝丝冷意。想起之前的那些事情,我心里不禁又惊又怕,赶紧裹紧外套,然后朝着停车的丁字路口跑去。我拨开深草,撒腿跑着,头也不敢回一下。
  一路跑回路口,掏钥匙,开车门,一头钻进去,连忙发动车子,掉头过去,脚踩油门,一路飞驰。
  后来我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地将车子开会公司,然后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了。
  “人呢?死哪去了?”
  电话那头又传来张大头的喊声。我回过神来,拿起电话,回道:“喊什么喊,我在听着呢?找我干嘛?”
  一想到昨晚的那些事情,我是既惊奇又害怕,似乎还有着一股莫名的兴奋。
  “到公司来一趟,有事找你。”
  我有些不爽地问道:“什么破事?现在白天,我又不出车。”
  “你赶紧的,是关于郑丰的事情,很急。”
  张大头说完就挂了。我却不禁愣住了,关于郑丰的?我这才想起,昨晚在那个什么大王村,我还见到了郑丰的鬼魂呢,后来女鬼都被臭老头消灭了,郑丰的鬼魂哪去了啊?
  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头绪来。我就起床洗了个澡,收拾一下,准备去公司。临出门时,看到桌上的那个幽蓝色的光点,就像一个会发光的玻璃珠一样。
  臭老头好像说等我太阳穴再疼的时候就吞了这个光球,还要念那个吸灵术。他所说的太阳穴疼,应该就是说我太阳穴的神经跳动所带来的疼痛吧。
  这臭老头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我随手抓起光球,入手刺骨的冰寒,我连忙将它塞进包里。然后出门,赶往公司。
  刚到公司,张大头就将我喊到他的办公室,一脸惊慌的神色,我不禁笑道:“干嘛,偷人被你老婆逮到了?”
  他竟然出奇的没有反击,仍是一脸的惊慌。
  “我跟你说,我昨晚做梦梦到郑丰了。”
  我不禁一愣,又想起昨晚的事情,随即甩了甩脑袋,笑道:“做了噩梦了?那话怎么说来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他仍然没有反击,而是从抽屉里面掏出一个木盒子,放在桌子上,抬头盯着我,皱眉说道:“我昨晚梦到郑丰,他说他的床底下有一个木盒子,让我拿过来给你。”
  木盒子?给我?
  我不禁一怔,什么情况?如果是给我的,干嘛不直接托梦给我?反正我这几天噩梦没少做,也不差这一个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