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17章:发神经的神经

第17章:发神经的神经

浑浑噩噩的走到公司,已经是六点多了,不过天还大亮着。夏季天长夜短,估计得要七点多才能天黑呢。
  “叶云,你怎么又跑来了?我跟你说啊,那玩意是郑丰留给你的,跟我可没有关系。你可别拿来害我。”
  我刚进公司,多远就传来张大头的声音。我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听到这话,心里更是大怒,忍不住骂道:“张大头,放你娘的屁。你当我像你啊,没义气的胆小鬼。你小心郑丰今晚还来找你。”
  其他人见我与张大头对骂,而且还提到了郑丰,都吓得躲得远远的。
  “叶云,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日钱娘的(方言,贪财如命),贪财好色,小心眼,小气鬼,拉客不打表。”
  张大头也像是发怒了,冲我吼道。这王八蛋,骂的起劲了,怒气冲冲地向着我这边走过来。我不禁一惊,这家伙身形魁梧,干架我可不是他对手。我连忙向后退,不过刚退一步,有脑门的太阳穴猛地一痛,上面的神经忽然快速跳动起来。
  “啊!”
  我痛呼一声,本能地伸手紧紧按住神经,但是根本无法阻止神经的加速跳动。我只觉脑袋发晕,身体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喂,叶云,你怎么了?你搞什么鬼?”
  张大头喊了声,我也没心情理会他,太阳穴的神经跳得越来越快,而且向外鼓起来,感觉就像是要炸裂爆出来一样。脑门更是痛得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我紧咬牙关,按着太阳穴神经的手继续加大力度,但是还是痛得难以忍受。
  不行了,要死了,受不了了,要完蛋了!
  “等你的太阳穴疼得你无法忍受的时候,你就将这个东西吞下,同时念着我之前教你的那个吸灵术。”
  臭老头的话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我心头不禁一亮,来不及多考虑,从随身跨在身上的单肩包里掏出那个光球,张嘴丢进口中。随即口中念道:
  “法味食无量,冥冥何所碍。拔汝三涂苦,施汝九玄庆。普皆成代命,回首礼元皇。一念升太清,旋旋生紫微。收!”
  声音未落,我感觉四周忽然卷起一阵风,同时肚子里面一凉,就像是猛地灌了一口冰水一样,真是透心凉。
  太阳穴上的神经缓缓平息下来,最终恢复正常。我双手按着地面,狠狠地喘息着,感觉自己像是从鬼门关前兜了一圈又饶了回来一样。
  “叶云,你发什么神经啊?”
  张大头跑了过来,瞪着我问道。我撇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虽然口里不客气,但是我看得出他眼中神色还是有些担心的。
  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心底升起,没想到臭老头给的光球还真管用啊。我不禁笑道:“发个屁神经,是神经在发神经。”
  “什么鬼?”
  张大头愣了下。
  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长长的出了口气,瞪了张大头一眼,说道:“没什么鬼。只是头疼了一下。”
  张大头骤起眉头,显然不太相信,说道:“你这叫疼一下。我看你差点就挂了啊。你要挂可别在这里挂,不然我就到大霉了。”
  我心里不禁一怒,说道:“我说张大头,你特么能不能说点好话。我要要是挂了,保证每天晚上都去找你。”
  他被吓得愣了下,显然是被昨晚的噩梦还有今天的那个人皮脸给吓得不轻。
  我摆了摆手,爬起身,拍了拍屁股,说道:“我的车子怎么样了,我今晚要出车,不然没钱吃饭了。”
  “你的车暂时还不能开,我给你重新安排了辆车,你过来登记下。”
  他说着就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我揉了揉脑袋跟了上去。办理好手续,我也没心情待在公司,就开着出租车出了公司。这个点街道上车辆很多,我索性将车子停在人少的路口,等天黑后再去拉人。
  可能是今天也被折腾的不轻,我靠在座椅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恍恍惚惚中,我开着车拉着那个面色苍白的女鬼,她忽然扑在我身上,一口咬住我的脖子。随即我又看到了那个臭老头,他向前走着,我拼命的向他跑去,但是却怎么也追不上她,我急着喊道:“道长救命啊!”
  可是无论我怎么喊,臭老头头也不回一下。看着臭老头越走越远,我又看到了那个女鬼,她怪叫一声,向我扑了过来,我吓得转身就跑,不过没跑两步,就觉得浑身一痛。
  迷迷糊糊中,我又坐上了那辆公交车,那个舔着雪糕的小丫头站在我旁边,笑着看着我。忽然她裂开嘴巴,整个脑袋裂成两半,就像一张大嘴,一下咬住我的脑袋。
  “梆梆梆!”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敲击声,眼前画面轰然碎开,我浑身一个激灵,猛然睁开眼来。我还在车子里,原来只是噩梦啊。
  “师傅,打车。”
  车窗外响起一个声音。我抹了把汗,转头看去,窗外站着一个一身运动装的小女孩,十五六岁的年纪,背着一个书包,应该是学生吧。
  我打开后车门,说道:“上来吧。”
  待小女孩上了车,我抽了几张面巾纸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关好窗户,打开空调。随即回头问道:“去哪?”
  “去冯皮巷。”
  冯皮巷,我口中念着目的地的名字,顺手打开码表,发动车子,不过随即却是一愣。白天公交车出事的那个街道巷口好像就叫什么冯皮巷。这小姑娘去那里干嘛,难道是住在那里的?
  “你家住在冯皮巷啊?”
  我撇头问道。
  “喂,大叔,你问这么多干嘛,你只管开车就是了,难道还怕我不给钱吗?”
  小丫头瞪了我一眼喝道。
  我擦,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我正想回击,小姑娘忽然掏出一张毛爷爷递了过来,并说道:“车费,不用找了。”
  我不禁一愣,看着这小姑娘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我本来是不想去那个鬼地方的,想起那个舔着雪糕的小丫头,我心里就发毛。不过为了这张毛爷爷,我豁出去了。把这个小姑娘送到那,我就闪,应该不会有事的。
  我接过毛爷爷,笑道:“老板坐好,马上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