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18章:小姑娘

第18章:小姑娘

十几分钟后,我就载着小姑娘到了冯皮巷。虽然已经天黑了,但是也才八点多,还不到九点呢,而且巷子里两边路灯大亮着,可是巷子中的街道上竟然没有半个人影。
  我想可能是被白天的车祸吓到了吧。
  我将车子停在巷口,对后面的小姑娘说道:“老板,到了。”
  小姑娘开了车门,也不说一声,就下了车。真是没礼貌,我把头伸到窗外,喊道:“喂,小姑娘,赶紧回家哦,晚上外面坏人多。”
  小姑娘转回头来,瞪着我说道:“大叔,我看你挺像坏人的嘛。”
  切,好心当成驴肝肺。我调转车头向远处行去。真是有些奇怪了,这个时间点按理说街上人应该挺多的,但是这条街道上竟然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我单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起茶杯准备喝口水。正在这时,一辆公交车从远处行来,不过车子的左边大灯似乎坏了,一闪一闪的。
  我去,这家伙车灯坏了也不修,难道不怕被扣分吗?公交车开到我车子旁边,我笑着撇头看了过去,不过笑容却是僵住了。
  这公交车上竟然没有半个人,关键是就连司机也没有。没有司机,车子怎么在动的啊,而且开得很稳当啊。难道是鬼车?
  我连忙脚踩刹车,放下水杯,转头向后看去。公交车正向着那个什么冯皮巷开了过去,然后拐了进去。
  我擦,不会真的是鬼车吧?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到家了没有。
  “砰!”
  我正想着,那边的冯皮巷忽然传来一声轰鸣,像是巨物的撞击声,我心头一颤,连忙转回头,松开刹车,脚踩油门,向前飞冲而出。尼玛,这鬼地方,赶紧跑,离得越远越好。
  车子冲出一段距离后,我又一脚踩住刹车,我的身体向前狠狠地甩了下,随着车子停住后后反弹回来。
  他奶奶的,如果那辆公交车真的是鬼车,那就肯定有鬼,不知道是不是白天那个舔着雪糕的小女孩。刚才那个小姑娘也不知道到家了没有,会不会遇到危险?
  内心挣扎了几十秒后,我调转车头,开着车子向那边的巷子开去。好心作怪,可千万别是好人不长命啊。
  车子快要到拐角时,我停车下车。步行向着巷口摸去,到了墙角,然后悄悄地伸出头,向巷子里面看去。
  我靠,那辆鬼车果然翻倒在地了,而且正是白天出车祸的那个地方。又是那个破地方,肯定不正常,绝对有鬼作怪。我目光向其他地方移动,忽然心头一抽。车子翻到的地方的不远处的一根路灯下,那个小姑娘正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这特么咋办啊?
  我瞅了瞅小姑娘,又瞅了瞅翻倒在地的鬼车。虽然车子暂时还没有异常,但是肯定有鬼。到底要不要过去救那个小姑娘啊?
  在内心挣扎了将近一分钟之后,我一咬牙,还是拐过街角,向着小姑娘躺着的地方狂奔过去。以我这百米冲刺的速度,可以在三十秒之内冲到小姑娘跟前,抱起她之后,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回来。然后开车逃跑,先是将小姑娘送去医院,然后去吃个宵夜,回家睡大觉。恩,就这样,很不错。
  “砰!”
  我心里正计算着,旁边忽然一声轰鸣,我感觉一股气劲就像一阵疾风一样卷在我的身上,身体不受控制地翻飞而起。我扭过头看去,原来我已经跑到车子这里了,就快要到小姑娘那边了啊。
  “轰!”
  倒地的公交车翻飞而起,砸在一根路灯上。同时我的身体也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然后摔在地上,全身一阵痛,感觉骨头都要被摔断了。
  路灯被公交车砸断,倒在地上,公交车又翻在地上。车内响起一阵怪异的声音,像是老人的哼哧声,像是睡觉打呼磨牙声。紧接着一个人从车窗户爬了出来。
  我躺在地上,扭过脑袋看着公交车那边。当我看清从窗户中爬出来的人的时候,我感觉心脏狠狠地抽了下,要是我有心脏病的话,估计就要完蛋了。
  胖大婶!爬出来的人竟是白天死在车祸中的那个胖大婶!此时的她,满头满脸的血迹,鲜血淋漓,口中发出“咯吱吱”的怪音,向我这边爬过来。
  我连忙挣扎着想要爬起身,不过身体却是一阵阵的疼,我强忍着疼痛,坐起身来,紧紧地靠在墙壁上。
  胖大婶已经死了,这绝不是胖大婶,或者说肯定不是胖大婶那个人。应该是变了鬼的胖大婶。她是因为白天的车祸而死的,如果车祸中死的人都变成了鬼,那么肯定不止胖大婶一个。
  “咿呀呀!”
  我正想着,公交车内果然有响起一阵怪叫声,声音未落,一个黑影从破碎的车窗户中跳了出来,像一只蛤蟆一样,一落地再次弹起,向我扑了过来。
  尼玛,完蛋了!
  “砰!”
  就当这黑影已经扑到我的面前时,又一道黑影从一旁抽了过来,正好抽在已到我面前的黑影上。黑影翻飞出去,砸在公交车上,现出形来,竟然是个少年,准确的说是个小鬼。他蜷缩着身体,就像一只猴子一样缩着身躯。
  “喂,大叔,你来捣什么乱啊?”
  一旁响起一个喝声。我转头一看,正是刚才还躺在地上的那个小姑娘。我心里不禁大怒,反喝道:“什么捣乱?我可是来救你的啊!”
  “你就这样来救我的?”
  小姑娘满脸的鄙视神色。我去,我就说么,特么好人不长命,好心没好报啊。
  “咯吱吱!咿呀呀!”
  那边的两个鬼怪叫着再次扑了过来。
  “姑娘你小心,这两个家伙可能是鬼!”
  烂好人的病又犯了,我忍不住好心提醒道。小姑娘从包里摸出一根木棍子,左手摸出一张黄纸条,手握黄纸条,一把抓在木棍上,口里面好像还念叨着什么。
  就当两个鬼扑到近前,小姑娘右手一甩,手中木棍子竟是“哔叭”炸响,她挥动木棍子,速度很快,我都没看清她的动作,两个小鬼就已经倒翻出去了,砸落在地。而她手中木棍子正散发着闪电一样的电芒。
  卧槽,好厉害!
  小姑娘忽然回头瞪着我,喝问道:“你能看到它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