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24章:回家

第24章:回家

小凤左手一招,那点光芒倒飞回来,她手掌一翻,将光点抓在了手中。随即转头一眼向我瞪了过来,喝道:“刚才不是让你快跑的吗?”
  我直起身体,坐在地上,有些委屈地说道:“我说大姐,可是你之前又让我看好镇魂旗啊。那你到底是要我看好镇魂旗,还是逃跑啊?”
  “你一个大老爷们,特么的能不能不要卖萌?”
  丫头一脸鄙夷地喝道。我撇了撇嘴,嘀咕道:“你一个小姑娘能不能矜持礼貌点呢。”
  “你说什么?”
  丫头瞪眼哼道。我连忙笑道:“没,没什么。怎么样,小鬼捉住了吗?”
  “当然,一个小恶鬼而已。走吧,交差领钱去。”
  领钱,这个我最喜欢。我翻身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虽然刚才被那个恶鬼的腥臭味,熏得不轻,不过身体却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这丫头交任务的时候就会把我一个人丢在旅馆里面,具体把任务交给谁,具体收了多少报酬,等等,我都不知道的。不过我也不关心这些,我只关心,等这丫头回来后能分我多少钱。
  这次任务结束了,我就回去一趟,先回之前的出租车公司去一下,之前走的太着急,好多事情都没了结。然后就回一趟老家,把钱带去家,正好小妹今年升初中了。
  傍晚的时候,陆小凤就回来了,我将准备回家一趟的事情跟她说了下,她并没有发对,只是让我再回来的时候联系她就行了。回到之前上班的地方,被张大头狠狠地臭骂了一顿,这次我没有顶嘴,毕竟是我的不对嘛。跟张大头简单的说了下情况,当然不会是跟他说我以后要去捉鬼挣大钱了。至于谎言吗,我早再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
  办了一些离职手续之后,张大头这家伙罕见的大方一回,请我在一个不错的饭店里面吃了顿。我们都不禁想起了郑丰那小子。唉,以前我们三人经常一起下馆子的。
  随后我又将宿舍的一些东西给处理了,该扔的就扔了,把房租什么的也都结清了。然后就背着个大包回家了。
  我们叶家庄,是个纯粹地道的小山村。我先做火车到了市里,然后坐大巴到了县城,再做小巴到了镇上。最后还要步行一个多小时,翻过一座山头,才能远远地看到我们的村庄。
  出来好几年了,每年都是最多只能回家一次。小妹就要上初中了,家里负担更重了,所以去年过年为了多挣些钱,我过年都没有回家。现在已经接近年底了,细算来,我已经将近两年没有回家了。
  这次回来,并没有提前通知家里,所以也没人来村口接我。我一个人背着大包,到了村口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村里正冒着一缕缕炊烟。
  家乡的味道,这感觉真舒服。
  “哎呀,这不是小云吗?怎么今年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我正感慨着,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有些粗犷的女人声音。我撇头看去,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妇女挎着个竹篮子从村外向村内走来。她是我的三婶,是从邻村嫁过来的,每次看到三婶,我都不禁想着,三叔那小身板咋能镇住三婶这魁梧的身呢?
  “三婶好!今年换工作了,放假放的早,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我连忙挥手回道。
  “哟,换工作了,是不是挣大钱了啊?”
  三婶打趣地问道。我嘿嘿笑了笑,的确是挣不少钱,如果是以前,我肯定觉得是挣了大钱了,但是跟着陆小凤那丫头混了几个月,我知道这一二十万毛爷爷还真不是大钱啊。
  “嘿嘿,哪有什么大钱啊,混口饭糊弄日子呗。”
  我们村人口不多,只有二十多户人家,很多家的孩子长大了都会外出打工,现在的孩子没几个还愿意回这荒凉的山村来了。村里现在正好都在做晚饭了,我进村也没遇到几个人,正好我就一路小跑着回到家了。
  家里的两扇早已是锈迹斑斑的铁皮门半开着,没有上锁,院里的厨房也在冒着炊烟呢。我推开门,熟悉的小院,熟悉的枣树,熟悉的几间房。
  “爸,妈!”
  我大喊了两声。随即老爸从房里出来,老妈从厨房出来,两人都是惊讶地看着我,肯定都是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忽然回来了。
  “小云,你怎么回来了啊?”
  老爸奇怪地问道。虽然他奇怪,但是我看得出他和老妈的眼中的欢喜。唉,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父母不担心远行在外的孩子的。
  “哦,我今年换了份工作,年底活不紧,所以公司就提前放假了。”
  我随便编了个借口。当然是不能将我去跟着陆小凤捉鬼的事情告诉他们了。我一个人在外,他们本来就担心,要是再让他们知道那些事情,他们肯定更加担心害怕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老爸点头说道。老妈也是满脸的笑容,说道:“怎么回来也不说一下啊。我赶紧再弄两个菜。”
  晚饭的时候,老爸告诉我,小妹已经上了初一了,因为只有县城有中学,而县城离我们村子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外加一个多小时步行路程,所以小妹在学校住校了,每个月回来一次。再过半个月时间估计就要放寒假了。
  因为害怕他们担心,所以我也不敢说我现在已经存了有十来万的钱了。我将一个存了两万块钱的存折交给了老爸,告诉他们里面的存款是我这两年存的。这山村根本就没有什么收入,有了这两万块正好可以给小妹上学开支了。
  晚饭过后,老妈早早的睡觉了,我和老爸在看电视。我想了想,犹豫了好一会,还是问道:“老爸,我出生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我那个便宜师傅臭老头说过,像我这样的命格,早就应该是死了的,不过我却一直活到现在。而且我是什么小鬼投胎,我想我出生的时候肯定会有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吧。
  “奇怪的事情?啥奇怪的事情?”
  老爸却是反问了句。我抓了抓脑袋,想了想,说道:“反正就是一些和别人家小孩出生的时候不一样的事情,总之就是有没有你觉得奇怪的事情发生啊。”
  老爸也抓了抓脑袋,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我想起来,你出生的时候,咱们家请人吃饭,那天正好有个道士路过,在我们家吃了饭。他还抱过你呢,说什么中元生什么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