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25章:寻人

第25章:寻人

中元生!
  中元生,鬼投胎,既非人,也非鬼。我记得师傅臭老头这样说过。没想到我出生的时候也有道士这样说过。师傅臭老头说我应该早就死了,虽然这话听着让人火冒三丈,但是恐怕他说的是真话。
  那我为什么能一直活到现在呢?会不会是我出生的时候抱过我的那个道士做了什么呢?
  我又赶紧问道:“那个道士还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吗?”
  老爸有些奇怪地看着我,忽然惊声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这下反倒是我愣了下,好奇地问道:“什么意思?”
  老爸有些紧张地说道:“当时那个道士说你的命不太好,可能不好养,还容易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我一听就很生气啊,但是那天请村里人吃饭,大伙都高兴着,所以也就没跟那个道士计较。”
  我连忙追问:“那后来呢?”
  “后来?”
  老爸皱了皱眉,想了想,才说道:“那个道士好像在你手里面画了什么,不过我看你手里面什么也没有。后来,道士没吃饭就走了,走之前还说,如果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
  这些事都过去二十多年了,我想老爸他们当时可能也没多在意,所以记得也不太清楚了。
  “去哪找他?”
  我又问道。老爸似乎更加奇怪了,瞪着我问道:“你问这干嘛?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啊?”
  我连忙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好奇。”
  老爸显然不太相信,仍旧是紧紧地瞪着我。在问老爸这些问题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对策,于是说道:“好吧,前一阵子,我被吓着了,正好我上班的那里附近有个比较有名的‘老神仙’,我就去看了看,他说我撞了鬼,还说我命不太好,小时候可能遇到过什么。”
  我们那边的山村,也出现过有小孩子撞了鬼,我们那边俗话叫“被吓着了”,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高烧不退,严重的还会胡言乱语。看医生,打针吃药,打吊瓶都是治不好的。只能去找那些专门解决这种问题的人,我们那边称呼这种人为“老神仙”。
  “你被吓着了,严不严重啊?”
  老爸担心地问道。我摇了摇头,笑道:“我命硬着呢,小鬼想害我,恐怕他们没这本事。嘿嘿。”
  老爸瞪着我喝道:“胡说什么呢。对鬼神要敬重,别乱说话。”
  我们那种乡下的山村其实比较迷信的。就算不相信鬼神,那也是不敢乱说什么不敬重的话的。我连忙嘿嘿笑了笑,然后又问道:“老爸,当年那个道士有没有说去哪找他啊?”
  老爸骤起眉头,想了想,忽然问道:“你想去找那个道士?”
  我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那个老神仙说我小时候可能遇到过什么,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所以我想去问问那个报过刚出生的我的那个道士,还有你不也说他好像在我手心画了什么吗。我正好去问问,他当年对我做了什么。”
  老爸似乎有些犹豫,好一会之后才说道:“你等着,我去拿个东西。”
  说完老爸就起身向卧室走去,老妈已经睡着了,所以老爸轻手轻脚的。不多时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木盒子。
  “当年那个道士离开的时候,给了我一个东西,说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了,可以拿着那个东西去找他。”
  老爸说着,打开了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块小木牌子,递给我。我连忙伸手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这东西。它有五六厘米长,三四厘米宽,几毫米厚。看着就像是普通的木头削成的木牌子,没什么特殊的。
  木牌子其中一面刻着两个十分工整的字,长生。我心里不禁暗笑:你还不老呢,长生不老。
  “道士说可以拿着这个东西,去淮阳县的一个叫做安鸣镇的小镇子去找他。”
  老爸又说道。
  我心里默念了几遍这两个地名,然后收起木牌子,说道:“正好,离小妹放假还有不短时间,我明天就去这个地方找那个道士去。”
  “明天就去?”
  老爸惊了声。我想了想,今天才回来,明天就走,确实有些急了,恐怕老妈也会担心的。接下来,我就在家待了三天,将村子转了个几遍,然后就找了个借口跟老妈说,离小妹放假还有一阵子,我就去找朋友玩几天再回来。老爸自然是知道我去干嘛了,偷偷地叮嘱我一定要小心,找不到那个道士就赶紧回来。
  到了县城后,我随便找了家网吧,上网查了查那个什么淮阳县的地方,离我们这里还挺远的。得先坐客车到市里,再坐火车到淮阳县所在的那个市,然后转汽车才能到淮阳县。
  转了几趟车之后,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到了这个淮阳县。我又找人打听了下那个安鸣镇,然后再次坐车来到了安鸣镇。这个镇子并不大,而且位置也挺偏的,虽然比我们那种山村好了些,但是也只能算是普通的农村。
  因为不知道那个道士的名字,我只能向人打听镇子里面有没有道士。没想我只问了一个人就得到了答案。原来这个道士在这里还挺有名气的呢,他除了平常给一些去世的人做些法式,有时候也会帮助一些撞了鬼的人驱鬼。他从未失手过,而且每次驱鬼都不收钱。
  唉,这年头干事不收钱的人不多了啊。
  我问了道士家的位置,然后就向他家走去,路过一个水果摊,买了些水果。上门找人,带些东西东不会有错的。
  道士家在镇子比较偏的地方,已经是镇子的边缘了,他家屋后就是一片农田,农田之后是一片小树林和一座山头。他家就两家瓦房,四周拉着一个篱笆墙院子。
  我还没到他家门口,一只大黑狗从院里猛然窜了出来,它这大如小牛犊一样的身体竟是直接从比我还高半个头的院墙上窜了过来。
  “汪汪汪!”
  大黑狗狂吠着向我冲了过来,把我吓得差点一屁股跌倒在地。我赶紧转身,想要逃跑,不过身体还未完全转过来,眼角就瞥见这大黑狗已经扑了过来。
  尼玛,这下完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