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27章:疑云

第27章:疑云

“老伯,我的小命是你救的。我替你养老吧。”
  我忽然冒出了一句,话刚出口我就觉得这话有些古怪。不过一想,以后跟着陆小凤和臭老头师傅捉鬼,肯定能挣大钱,多养一个老头也不是什么问题。
  “哈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虽然看不见了,但是生活还能自理,用不着你替我养老。当年我救你也只是举手之劳,况且我那个阵法也只能保你十几年平安。我当初是想着,等十几年后,我再去找你的,不过后来我自己发生了很多事情,就将你的事情忘了。”
  “不管怎么样,老伯你都救过我的命,这样的大恩肯定是要报答的。”
  老头摆了摆手,摇头说道:“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虽然你活到了现在,不代表你以后就不会有事。你的右手开了月轮,应该是能够吞噬那些鬼魂,也许能够缓解你的情况,但是也非治本之法。”
  我心头一紧,关乎小命的事情一定的注意啊,我连忙问道:“老伯,我最近太阳穴老是疼,严重的时候感觉就要死了一样。你说我的右手中的月牙能够吞噬鬼魂,有两次好像还真是这样唉。”
  之前在张大头的办公室,那个人皮脸里面的小鬼应该就是被我手心的黑色月牙,也就是月轮给吞噬了。还有就是那天晚上的小巷子,那个大婶的鬼魂应该也是被月轮给吞噬了。
  “中元节出生的人有很多,但是只会有极少数人像你这样,非人非鬼,俗称阴阳人。你想要活下去,也只有通过右手的月轮继续吞噬鬼魂。不过如果不开启左手的日轮,终有一天你会因为体内阴气过剩,要么死亡,要么直接变成了恶鬼。”
  我浑身一个激灵,急忙问道:“月轮是我右手手心的月牙,那么日轮又是什么啊?左手手心的太阳?要怎么开启啊?”
  老头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急,既然月轮已经开启了,你暂时就不会有事了。你的月轮已经开启了好几年了,日轮应该也快了。”
  好几年?不对啊,这个黑色月牙出现才几个月啊。
  “不是啊,老伯。我右手手心这个黑色月牙是几个月前才出现的,这都还不到半年呢,而且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它是怎么用的。”
  “几个月?不可能啊,我当年留在你手上的阵法最多只能保护你十三四年的平安。如果你的月轮是最近才开启的,你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呢?”
  我扯了扯嘴角,这叫什么话啊?
  老头忽然一个闪身,瞬间贴了过来,左手一掌拍在我的胸口。我浑身不禁一痛,我心中大怒,张口就要骂人,不过转念一想,老头当年救过我的命,应该不会要害我的。于是问道:“老伯,你这是干嘛啊?”
  我话刚出口,胸口忽然一热,这感觉就好像一口热水灌进肚子里一样。紧接着这股热量从胸口快速涌遍全身,整个身体就好像要燃烧了一样。
  “啊!”
  我本能的痛呼了声。老头忽然闷哼了声,整个人弹射出去,直接砸在他家的篱笆院墙上。大黑狗狂吠着冲了过去。而我已经被身体上这股热量烧得在地上打起了滚。这尼玛什么情况,这特么要变成烤串了啊!
  就当我感觉被烧得迷糊的时候,老头从那边冲了过来,拐杖不知道被他扔哪去了,他双手快速捏动法印,口里念叨着什么,随即双手按在我的身上。一股冰冷得感觉从胸口处向其他部位散开。我的身体也从被火烧的感觉慢慢变成了泡在澡池里的感觉。
  “噗!”
  老头忽然身体一颤,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溅得我一身都是,他那小身板更是一头栽倒在地上。我吓了一跳,连忙爬起身,将老头扶起,惊声问道:“老伯,你怎么了?”
  他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
  我靠,这还叫没事?喷了一大口血,嘴角还在流着血,而且身体还颤抖不止。我赶忙扶着他走回屋子,顺手将落在倒在地上的篱笆中的拐杖拿着带回了屋。老头家十分简单,不过却很整齐干净。我将他扶着坐到床上,然后问道:“老伯你感觉怎么样?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老头喘息了一会才缓缓回过劲来,然后才说道:“我当年留在你手上的阵法只能保护你十几年平安。所以我怀疑你身上可能发生过什么,于是就检查了下你的身体。没想到你的体内竟然还隐藏着一个阵法。”
  我体内隐藏了一个阵法?什么鬼?
  “什么意思?”
  我问道。
  老头又缓缓地喘了几口气才继续说道:“这个阵法能够自动吸取阳气,难怪你能活到现在呢。而且你月轮开启后,吞噬了鬼魂,体内不仅维持了阴阳协调,而且阴气似乎仍然占了上风,你说你头疼也是因为阳气过重,这些全都是因为这个阵法的缘故。”
  我皱了皱眉,问道:“老伯,你到底在说啥啊?什么阵法,是法术吗?我身体里面怎么会有这玩意啊?”
  看老头这惊讶的神情,应该不是他弄的,更不可能是天生就有的。根据他的意思,这个什么阵法应该在我体内至少有好几年了,那也就是说不是臭老头师傅和陆小凤那丫头干的。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靠,又有谁对我的身体做了手脚啊?
  我紧紧地盯着老头,等着他的回答,不过他却是摇了摇头,我心里不禁一沉。
  “你体内的这个阵法不仅很隐蔽,而且十分高明。别说破解它了,我刚才只是想探知一下它,结果都被它反噬震伤了,若不是我及时脱离,恐怕我已经一命呜呼了。”
  老伯脸上神色有些心有余悸。而我的心沉得更深了,当年他一个法术保护了我十几年,他竟然都看不出来我体内的阵法是什么玩意。还有臭老头师傅应该也没有察觉到这个阵法,不然干嘛不跟我说呢。
  这么想来,我体内这个阵法真的不是一般的东西啊,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留下的,到底是谁呢?谁在我的身体上动了手脚啊?
  听老伯的意思,应该是这个阵法接着他的法术维持了我的生命,那么应该不是为了要害我的吧?可是我心里总是有种十分不安的感觉。
  ;